笔趣阁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根子原来在这

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根子原来在这

    姜松一个趔趄向后退了几步,抬起头便对姜离一声怒喝:“姜离!你目无尊长也就算了,如今竟还公然袒护商会的仇敌,你还当你是流金商会的一份子吗?!”

    “哼——!仇敌?!”姜离一阵冷笑,“一平先生乃是我流金商会最尊贵的的客人之一,这早已是长老会共同认定的事实,倒是你姜松,你试图袭击商会贵客,依照会规,该当何罪?!就算此罪不论,来到我万珍阁,那便是商会的座上客,你身为商会管理人,不招待客人就算了,竟然还出口威胁客人,并想要以武力袭击客人,这件事传出去,会对我商会的形象造成多恶劣的影响,会给商会带来多少的损失,这,你姜松又该当何罪!?”

    “你——!”姜松被姜离一番话噎得哑口无言,一张猥琐的老脸被气得一阵通红,却找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反驳姜离,忽然他眼珠子一转,转而凶狠的望向林铮,“他是什么身份我不管,现在我不以流金商会的名义,只以我个人的名义行事,这狗东西不知好歹,竟敢当街羞辱与我,若不让他付出代价,我以后还有何脸面立足诸天神界!”话音一落,这厮身上便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之前被林铮那般羞辱,对他的打击相当的大,此时此刻,他恨不得将林铮剥皮拆骨,生啖其肉!

    一声嗤笑从林铮口中响起,鄙夷地盯着姜松,林铮说道:“原来你还有脸皮这种东西啊!抱歉,我眼神不好,没看见!”

    姜松的涵养显然远远不足,闻言,头上立刻便飘起了几缕白气,随即咬牙切齿地说道:“牙尖嘴利,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救得了你!”

    “够了!”姜离一声怒喝,“姜松,你以为这种掩耳盗铃的把戏就能把你和商会的关系撇清吗?!你是商会的副会长,不是普通的员工,如果你想要以个人的名义行事,那就退出流金商会!不然的话,你就给我滚出万珍阁,万珍阁拥有独立的经营特权,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姜离的话把姜松给呛得脸色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红,抖着身体哆嗦了半天,这才撂下狠话:“好!好!这些话你给我记住了姜离,总有你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姜松也没必要把话说得那么含蓄了,撂下狠话之后,这厮便愤愤离场,临走前还杀气腾腾地瞥了林铮一眼,其威胁的含义不言而喻。

    可惜在场并没有人将姜松的威胁放在心上,姜松一走,姜离便一脸歉意地对林铮说道:“很抱歉一平先生,没想到居然让您撞上如此不堪的一幕!”

    “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也是为了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才特意过来的!”林铮一脸揶揄地说道。

    姜离却向林铮鞠躬道歉,说道:“不管怎么样,姜松始终是我们流金商会的人,他的错,便是我流金商会的错,在此,我代表流金商会,向先生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和我不对头的是他姜松,你来替他道歉就没意思了!”说着林铮便是一笑,“行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出去宣扬,我没那么无聊!”

    “我从没担心先生会这么做!”姜离有点儿不好意思,随即便认真了起来,说道:“先生再次光临,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呢?”

    “这次不是来买东西的!”说着,林铮便将装着天元固神丹的玉瓶扔给了姜离,“上次你托我找永琳炼制的药,已经炼制好了,拿好了!”

    姜离有些紧张地接住了玉瓶,听到林铮的话,这就攥着玉瓶,激动得有些颤抖。姜离的反应在林铮的预料之中,之前听到她和姜松的对话,林铮便已经知道,需要丹药救命的,是姜离的老爹,如今救命良药到手,她要是不激动那才奇怪!

    “谢谢先生!谢谢!谢谢!这仙药对我太重要了!”姜离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平时那种女强人的气势,如今荡然无存,在林铮面前的,只是一个因为父亲得救了而显得有些欣喜若狂的女儿。

    不管林铮他们和流金商会之间有什么纠葛,至少林铮觉得,姜离的孝心没有瑕疵,可以成全她的孝心,也算是一件稍有意义的事情,总比救了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强多了。

    “看你这么紧张的模样,恐怕你父亲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吧?那就赶紧把药给他送过去,我这边没有其他事情了!”

    “多谢先生谅解!”姜离很是感动地冲林铮鞠躬致谢,随即便匆忙地跑出了大厅,行动相当之急促,可见她心中有多么的急切,

    摇了摇头,林铮这就准备带上伊比丝和林四娘离开,但这时总管却感激地走了过来,又是拱手作揖又是鞠躬行礼的,“谢谢大人!多谢大人您给会长带来的救命的仙药,我代表我万珍阁全体上下,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哦?”林铮停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总管道:“你们流金商会内部的竞争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吗?万珍阁再怎么说也是流金商会的产业,就算姜松得势,总不会把万珍阁给铲平了吧?”

    “哎——!”总管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姜松这个人,睚眦必报是出了名的,我们万珍阁虽然名义上是接受流金商会管辖,但产业的所有人,却是大小姐而不是商会,一旦姜松得势,万珍阁虽然不至于片瓦不留,但姜松必然会对万珍阁严厉打压,到时候我们这些大小姐的亲信,自然也得跟着遭殃!”

    说着,总管这就精神了起来,感激地对林铮说道:“幸好,大人您给会长送来了救命的仙药,一旦会长伤势恢复,必然可以重整商会内部,而他姜松,自然不再有机会去谋夺会长的位置,我万珍阁,也能保持平安,所以,非常感谢您大人!”

    “听你这口气,姜松现在已经在流金商会里面掌握了很高的话事权吧?就算姜离小姐的父亲伤势恢复,你确定你们就有了胜算?”

    “胜算不敢说百分百,但八成左右还是有的!”总管心情不错,这便一脸轻松地和林铮侃侃而谈,甚至谈到了姜家的八卦!

    据总管所说,姜离的父亲姜竹,本是商会中另一名姜姓干事的独子,遗憾的是,在姜竹尚且年幼的时候,封神大战爆发,他的双亲运气不好被卷入了大战中,又因为封神榜上无名,结果便身死道消。孤苦无依的姜竹姜家家主相中,成为了他的养子,但要说和姜松所说的那样待他不薄,那就是胡说八道了!

    “姜家的家主,便是那封神的姜子牙!”总管爆出来一个让林铮惊诧的消息,而后在他好奇的表情下,总管接着说道:“姜子牙在封神大战时,坑死了大量的截教教徒,而这些教徒却全部成了天庭仙官,虽然他们还得受到玉帝管束,但通天圣人还在,玉帝也不敢过分弹压他们,您说,有这么一群对姜子牙心怀怨愤的人在诸天神界,而他姜子牙又没有什么高深的本事,还能有好日子过?!姜竹大人跟了他,简直就是倒了大霉!”

    面对诸多仙官的刁难,姜子牙和姜松选择了自暴自弃,而姜竹却相反,他在逆境中奋勇而上,修炼出了一身强大的神通。而后他便通过双亲生前的熟人,再次加入了流金商会,并在流金商会中屡立奇功,最终问鼎会长的宝座!

    成为了流金商会的会长,姜竹自然就有了丰富的修炼资源,他一边提供资源让姜家父子修炼,一边又和截教的仙官疏通关系,让他们放弃了对姜子牙的报复,如此,姜家的窘境,这才彻底结束!

    然而,世间之恶,多起源于贪婪,姜子牙知道自己罪业缠身,便找了一处洞天过上了隐修的生活。然而姜松,每次看到姜竹掌握着几乎无尽的资源,他心中的贪婪便更强烈了几分,纵使姜竹不断地扶助他,让他一步步坐到了流金商会副会长的位置,可他依然没有满足,自从坐上了副会长的位置之后,他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谋夺会长的宝座!

    但他的贪婪,终于还是引起了姜竹的警觉,是以姜竹对他的行为多有限制,这又加剧了两人关系的不和,只是姜竹手握会长大权,姜松纵然对姜竹百般不满,却也无可奈何!但后来一次突发的情况,却让事态有了巨大的变化。

    流金商会的猎人发现了一处混元晶矿脉,那处矿脉的储藏量非常惊人,惊动了流金商会所有高层!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天辉商会也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而后带着大量的高手和流金商会抢夺矿脉,虽然最终矿脉的争夺战以流金商会取胜,但姜竹却也在大战中受到了难以痊愈的伤势!

    “不会是姜松那个家伙把消息捅出去的吧?”

    “证据!证据很重要!”总管无奈地说道,“尽管我们都怀疑是他泄露的消息,可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光凭猜测,长老会是不会罢免一个副会长的!”

    姜竹受伤严重,自然难以顾及到商会中的方方面面,而这时候,姜松的机会就来了!他以丰收的回报,收拢了大批的散修加入流金商会,而后通过各种极端的手段,从诸天万界各地掠取珍稀的资源!

    他的行为固然和流金商会的会规不符,但长老会的成员从不干涉商会的经营,而姜竹又身受重伤,没有余力去管制,这种情况下,姜松自然肆无忌惮地去掠夺资源,以此来充当自己的业绩,作为竞争会长的资本,同时他又利用掠夺过来的资源和部分长老会的人交好,以获得商会内部的支持。姜松谋划还是非常顺利的,他用资源,获得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支持,一旦他能召开长老会议,那么重伤的姜竹必然会下台,而他,则将成为新一代的会长!

    说到这里,总管不由感慨了起来,“大人您不知道,其实他姜松早就想要发动长老会议了,不过,前阵子以来,他所管辖的业务不断地出现问题,这才被迫停止计划。先是和蓬莱蝶皇的合作忽然中止,接下来,又因为进攻虎啸界,而导致大量精锐全军覆没,连天青灯那种重要的宝物都给弄丢了,更麻烦的是,之后消息走漏,还招惹了白虎圣君前去总部问罪!之后各种小麻烦就不说了,最严重的一次,居然把龙皇给惹怒了,总算龙皇大人只是小惩大诫,将我们商会前往蓬莱的空间标识转移了一个地方而已,虽然因此死了一些人,却也比龙皇到总部问罪来得强!”

    听着总管的感慨,林铮不由眨了下眼睛,这……怎么感觉听来听去全是哥的杰作呢?

    “上天还是眷顾姜竹大人的!”总管很是虔诚地说道。

    “咳唔——”林铮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一下,打断了总管的思路。喵了个咪的,难怪姜松和他会一见面就互相不爽,原来根子在这儿!积攒了许久的因果,还以为会全应在流金商会上,现在看来,应该是应在姜松那个猥琐男人身上,想到这儿,林铮这就开始琢磨着,是不是找个机会把姜松给干掉了,也好一劳永逸,彻底了结和姜松的因果!不过那家伙怎么说也是个九转,加上还是流金商会的副会长,身上不知道藏了多少宝贝,行动的时候还有暗灵卫陪同,想要干掉他,貌似难度不小!

    哎——!林铮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将这种美好的想法给压下去,而后对总管说道:“非常感谢你和我说了这么隐秘,不过,我也该走了!”

    “啊!抱歉抱歉!居然浪费了您这么多的时间!”

    “没事,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其实也挺感兴趣的,那么,我们这就告辞了!”说罢,林铮便带着伊比丝两人离开了万珍阁。

    “主人,你是不是想要杀了那个叫姜松的家伙?”林四娘认真地看着林铮,“如果您要杀他的话,我可以帮忙的!”

    林铮闻言先是一愣,四娘的感觉也真是敏锐,他之前不过是微微地散发出一丝杀气,结果四娘居然就察觉到了他的想法,想到这,林铮这就笑了出来,“虽然我很想干掉他,但不是现在,走吧!我答应了带你们进天帝城逛一圈,总不能食言而肥!”说完林铮便大步地向前迈进,看着走开的林铮,四娘和伊比丝对视了一下,而后便追着林铮跑了过去,主人的话就是最大的真理,既然主人说了不去杀人,那就不去了,和主人逛一圈似乎也不错。

    伊比丝和林铮一块来过天帝城好几次,对这里的一切已经有了免疫力,所以全程就只有林四娘一个不断地为天帝城中神奇的事物发出惊呼,由此也招引来大片行人轻蔑的眼神,让林四娘都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见状,林铮不由撇起了嘴,而后满不在乎地对林四娘道:“别管那些蛋疼的家伙,咱们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来,谁也没权利对咱们叽叽歪歪!”

    “哦!”林四娘一脸笑意地点了点头,只要林铮认可她,她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呢!这就开心地拉上伊比丝,两人边走她边叫,祥和的仙路上到处都充斥着她欢快的叫声,让林铮看得心情那是相当的轻快。

    忽然,林四娘拉着伊比丝一块回来了,见她脸色泛红,林铮便有些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那个,主人,我饿了!”林四娘很不好意思地说道。要塞级的食量可是很大的,之前虽然吃了不少螺丝钉,但那种东西质量还是差了点儿,不顶饱啊!

    “喏,先垫垫肚子!我们再去看看哪儿有卖吃的!”说着林铮便拿出来一面金属盾牌递给林四娘,见到这盾牌,林四娘立刻就像是见到了美食一般两眼发光,一声“谢谢主人”之后,便抱着盾牌当大饼一样啃了起来,让四周那些行人看得那是瞠目咋舌。

    林铮可没工夫理会四周那些家伙,在看了下地图之后林铮发现,不远处便有一家天辉商行,好极了,在那里应该可以弄到不错的金属给四娘当口粮。

    当下,林铮便带着两人一块朝天辉商行走去,不多时,天辉商行华丽的门面便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看看那进进出出的人流,不愧是天帝城的门面,果然生意要比造化仙城红火多了!而且这里的服务态度看上去也不错,至少林铮一路看下来,那些负责接待的员工都是笑脸迎人,没有因为进入者的模样而为难过人家。

    既然服务不错,林铮也就带着上前了,一名负责接待客人的迎宾少年看到林铮带着两个美人过来,顿时便双眼一亮,立刻便将林铮打上了大款的标签,而后笑容满面地朝林铮他们迎了过去。

    “欢迎各位光临,有什么可以为各位效劳的吗?”迎宾少年很是热情地问道。

    林铮没有废话,直截了当地说道:“我需要买一些金属材料,你带我看看去!”

    在诸天神界,稀有金属一直都不是比较昂贵的材料,听到林铮要买金属,这少年就更开心了,赶紧说道:“好的先生,请随我来!不是我吹嘘,我们商行内收揽了诸天万界超过九成的金属种类,我想您一定可以在我们这里买到您心仪的材料!”

    收揽了超过九成的金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吹牛皮,不过林铮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太过稀有的材料他也没办法批量供应给林四娘吃,先看看再说呗!

  http://www.biqudiao.com/9/9267/3155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