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的武力值又爆表了 > 020:虽然有点体重超标

020:虽然有点体重超标

    异能系啊。

    席千岁一直都对这种认知之外的力量感到好奇,说来许是灵物一贯的冷漠与自傲,她并不认为人类能制造出与自己相比拟的武器。

    她的力量是天道允许,自然馈赠的,而人类却是漫长经年才从别的东西上借来的。

    这是自己的和不是自己的,差距自然无可比拟。

    转身朝自己走来的地方走去,耳畔忽的起来一阵风声,眉眼沉了沉:不过是看了一眼,这杀气重重的干啥子呢!

    抬手就要拦下飞速过来的东西,却是误算了自己现在的身高以及体积。

    “砰——”

    “啪——”轰隆一阵掀起地面大片的灰尘,树是仿生树,可地是真地面,灰尘也是真的灰尘。

    席千岁被压扁在地上,小小的身体只露出个脑袋,冷不防吐了一口气,背上厚重的毛绒蹭的她一身热乎。

    “起来。”席千岁咬牙蹦出两个字。

    身后的毛绒滚了滚才反应迟钝的退开来,等席千岁爬起来转过身,它又伸过脑袋来蹭着席千岁,一蹭把她推出去半米远,鞋子摩擦地面带起“吱啦”声。

    席大佬一片面无表情,这短暂的声音也引起那边异能系的注意,已经结伴朝这边走来。

    “!!!”众人目光一片呆滞,傻愣愣的盯着这只巨型毛绒,其实也不算多巨大,约莫两米高,尾巴一甩一甩的,赶来的异能系同学被迫吃灰尘,然而她们都没法注意这扑面而来的灰尘,她们只是惊讶的盯着这只巨型异能宠物。

    异能宠物的大小与该人异能强弱有关,从小到蚂蚁,大到象虎一类的都有,也与异能宠物的虚实度有关,宠物身形越凝实就代表异能精神力越强大。

    而像这只白狼一般身形凝实若真物,体态巨大的异能宠物还是第一次见,至少这种情况要异能八级才能见到,今天就这么突然的看到,她们都觉得好不真实啊。

    席千岁看了看这只白狼,emm,我感觉好像更像白猫一点,虽然有点体重超标。她这么想着。

    异能系的同学们这才看见白狼身前还有个小孩,紧接着她们左看看右看看,愣是没再看到一个人,所以,这匹白狼是这个小孩的?

    “不可能吧,说不定是哪位导师的异能宠物跑出来玩了。”这人呢喃了一句,其余人附和的点点头。

    “是了,许是导师的宠物吧。”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确定下来,还似乎是坚定自己的认知似的使劲点点头。

    几人好一顿安慰自己的心灵,才想起来席千岁的模样看上去不是她们异能系的学生,难不成是机甲系的?

    嗯~不像,机甲系那群野蛮人的课程怎么适合小孩子?

    “小弟弟,你是洛尼亚的学生吗?”走来的小姐姐雾蓝色的长发微卷,眼里夹着浅浅的蓝色,整个人都像水一般温柔。

    神特么的小弟弟!

    一种植物。

    席千岁暗嘀咕了一句,本饕餮前凸后翘,面容精致,哪里像个男孩子了?!

    这是来自席千岁灵魂深处的疑问。真是太过分了,一个两个的,个个一见面都爱喊小弟弟,这也太……过分了!

    脑海里怎样的翻天覆地都不为外人知道,外表稳如老狗,内心飞的一批。

    “是的呢。”席千岁小黑脸上露出一片白牙,格外的傻。

    异能系学生听到这几个字全都松了一口气,毕竟洛尼亚军校两千人,她们哪里一个一个的都记得清楚?还不都是认识的点点头笑张脸,别的一律微笑面对。

    席千岁侧耳听了听风声,耳朵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从仿生树林里慢慢走出来一人,长腿裹在微贴身的军裤里,墨黑色军装出乎意料的好看,额前细碎的发随风轻扬,琉璃棕的眼眸下一点泪痣,整个人真是又欲又纯。

    男孩子穿军装的那一刻是女孩信息素飙升最快的时候。

    她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欲念,确实没错,这句话很对。

    例如她现在也很想扒掉这人一身禁欲的军装,若是能伏在塌上温声细语就更好了。

    等等——这人有点眼熟。

    席千岁赶紧拉住自己跑了八百米的脑海步调,明明是抬头的动作,阳光刺眼正好被那人走来的路线挡住,眯上的眼又睁开来。

    “你好,我是闽如行,从现在起就是你的老师了。”说罢手上动作温柔却很娴熟的抱起席千岁,格外有种相配的感觉。

    你从时空尽头逆向而来,我顺此间锦瑟为遇华年。

    与墨黑的军装相比,席千岁倒是显得没有那么黑了。

    在异能系的同学们看来,就是这个小孩和这位军装男子认识,你看,不熟会一见面就抱上吗?一个男的,抱小孩姿势那么娴熟,肯定是抱惯了的。

    闽如行的面上浅浅温和,心跳声不给面子的出卖他,“噗通噗通”的很是紧张。

    “我是席千岁。”她顿了顿,还是没抹开这根竹子精的面子,她记起来了,这是那天逃票的竹子精。

    看着人模人样的,要不是穷的伤心,也不会逃票了吧。

    听赑屃说,竹子最穷了,一身衣服素的,瘦瘦弱弱的细个儿,一看就没有貔貅有钱!

    原话还要不给面子些,但是席千岁自认是个风流女子,万绿丛中过,点花不沾身。

    有一张好看的脸,话都不舍得重三分。

    闽如行对于自家阿辞的小习惯还是摸得差不多的,爱吃的爱好看的。

    既然不能做个好吃的,那就做个最好看的,好看到阿辞心甘情愿把自己叼回屋子里藏起来。

    一想到某些场景,闽如行唇角的笑就越发荡/漾了,左眼下的红色泪痣晃了晃,迷了眼。

    席千岁本来还打算挣脱两下,但是抱的还挺舒服的,至少比费斯那个小崽崽要抱的舒服,一个多大的崽崽了,一天到晚装熟,真是幼稚。

    轻轻嗤笑一声,席千岁都没有发觉自己对一个仅两面之缘的竹子精这么熟。

    看傻了的异能系学生们问好后就接着去练习异能去了,哪怕千百倍的不舍,也只能含泪练习,谁叫过些时候的比赛特别重要哩。

    原本还摇尾巴摇的欢快的白狼一见到主人来了,瞬间就焉了吧唧的,耳朵的耷拉下来了,一双狼眼盯着主人怀里的小孩:嘤嘤,我只是想和夫人提前打好关系而已呀。

  http://www.biqudiao.com/82/82567/28029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