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的武力值又爆表了 > 015:你舍得吗

015:你舍得吗

    班可·米粤是洛尼亚军校的六级机甲铸造师,机甲铸造统分九级,依次排序,只是自三十年前云水大师失踪后就在无人能碰到九级屏障。

    班可·米粤笑了笑,哪里有人隔着屏蔽器还能看出里面是什么东西的。

    几个老师一哄过来,都给了席千岁见面礼,乐呵的像是席千岁就是他们自己家的小孩似的。

    等席千岁收完礼物,费斯才露出一张笑脸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家小孩了,姓席,名千岁。”

    ???这是什么迷惑性发言?席千岁瞪大了眼:哪个兔崽子敢当本饕餮的父母?

    不过才五十岁的迷你崽崽,怎么就这么大言不惭呢?

    席千岁一双黑幽幽眼扫过眼前这几人:都是些小崽崽啊。

    “这话什么意思?”班可·米粤抓到一点苗头,开口问到。

    费斯得意一笑:“多亏你们了,小岁终于是我家的了。”

    “so?”班可·米粤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该不会……

    “小岁就是和君懿水,裴穆,司浔那三个臭小子打架的那个受害者。”费斯谈起这个还颇有些骄傲。

    席千岁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下来:“我们不熟。”除了吃东西外不熟!

    “再者,我不是小孩,我已经一……十九岁了,我没有父母,我来自辐射星。”席千岁目光执着,嬉笑两声,终是有了孩子的模样,“我姓席,也只会姓席。”而后摊开双手,将刚刚收的礼物一一退回去。

    班可·米粤着实有些痛心,但是都怪费斯没有说清楚!

    费斯其实算不得很心软的人,只是昨夜见到这个小孩后,莫名奇妙的心上发酸,所以便是什么都没敢问,到了现在才知道她出自辐射星。

    辐射星,对于老师们来说都不陌生,毕竟那场战后才成了辐射星,辐射星上的任何东西都存在一定量的辐射,包括许多常见温和的生物在辐射星上也会变得狰狞,凶残。

    那儿的人,多是流浪者或是罪人星盗等待的地方,包括他们日后诞下的生命也一直都无法离开辐射星。

    正常飞船航道不会飞往辐射星,所以明确她是从黑飞行器来的,而黑飞行器票的价格高昂,她又是怎么买的票?

    他们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很多疑惑,堵在嗓子眼又不知怎般开口。

    费斯这下才注意到席千岁反复重复的年龄:十九岁,依照辐射星的情况,她这个模样确实很有可能是十九岁,不过好在,还有机会改变。

    被挑了一句嘴的辐射星上,等待飞船着陆的人覆上脸上的疤痕,低眉笑了笑:“真是没想到我还有主动回去的一天,那个小子一直都在惦记着我欠他的那顿饭呐。”

    却是是否忘记还有一道幼年的救命之恩?

    “季上校,好久不见。”有人一身挺拔的军装从飞船上下来,每一步都走的铿锵有力,姿势标准的军礼,言语里藏不住的激动。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季情拨动一下手腕上的光脑,看到被自己签收拦下的三封邀请函,唇角三分无奈这小子就会给我添麻烦。

    随手一一将邀请函发了回去,并附上席千岁已经不在辐射星的消息。

    谁也不会猜到那在交易阁里时常开腔,语言轻佻的小员工会是帝国机甲陆军上校季情。

    传言中的季上校军姿挺拔,举止严谨,不言苟笑,眉目冷淡……总之能有多冰山就多冰山的词都放在了他身上。

    比他高冷更出名的是那副容貌,堪称高岭之花,曾听说他在与星盗对战时,星盗头子看到季上校的面容时,顿时惊为天人,果断抛弃了星盗伙伴们,自我投降了。

    虽然有点点夸张的成分,但是这已经可以证明季上校的面容是怎么怎么的美丽,只是在十五年前季上校再一次救援之中被利刃划伤,利刃上不知涂了什么,在帝国连人没了一半都能救活复原的医疗下愣是没有一点变化,只能等他慢慢结疤,留下一道伤痕警醒他。

    世人多唏嘘感叹,只有他自己不大在意,却是暂时请了休假,暂居幕后,就在这辐射星上待了十五年,直到如今才甘心再次走到幕前,为那个小家伙赚一餐饭钱。

    甭问他怎么知道席千岁能吃的,问就是猜的!不接受反驳。

    飞船启动,掀起外界一连串的黄沙飞舞,透明屏障的视线都变得浑浊不清,直到飞向高空,飞向宇宙之间,那一切才消失不见。

    席千岁退礼物退的很顺畅,只是到了班可·米粤这里有点卡住。

    班可·米粤一会皱眉头一会弯嘴巴一会笑一会苦着脸,最后才下定决心看向席千岁:“算了算了,这礼物送出去我就没打算收回来,我班可·米粤从来不收二手东西。”说的豪气冲天,实则心底真有些滴血和心疼,本来是费斯家的也就算了,搞了半天还不是费斯家的小孩,但是礼物送出去就算了,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辐射星那种地方真是苦了他了。

    是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席千岁是个女娃娃,一直都是先入为主的以为她是个“他”。

    班可·米粤安慰了自己两句,就很是大方的没有收回手链,这个机甲会等到她有足够精神力的时候去使用去激活。

    席千岁看到班可·米粤身上的气色泽变来变去,最后白色占了上风,她歪了歪脑袋,黑乎乎的脸还是没有很大表情:“你舍得吗?这个机甲看上去很……”值钱。最后两个字默默咽回肚子里,班可·米粤“唰”的亮起眼睛,比自己还要更精神些。

    “你说什么?!”声音如惊雷一般炸响在耳边,“你刚刚说手链里的是什么东西?”语气里全然是惊喜,不顾其他几个同事看向自己的奇怪眼神,也全然忽视了费斯的低气压。

    席千岁重复了一遍,声音还是平平淡淡:“你舍得吗?这个机甲看上去很值……”钱。说顺口了,差点就明晃晃的告诉大家我很贪财。

    emm……这好像是貔貅的爱好,许是待久了有点被传染吧。

    席千岁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贪吃在花钱程度上和貔貅贪财无二区别。

  http://www.biqudiao.com/82/82567/27958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