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的武力值又爆表了 > 013:天为席的席

013:天为席的席

    不消几分钟,这美食街的一角散去热闹,只是他们都不会想到便是如今还素不相识的四人未来会成为云水星的荣耀。

    直到他们再次出名,才恍然笑道那日夜里被警署员带走的闹事斗殴者就是这四位。

    只是此刻他们的未来无一人知晓。

    四人排排坐,一个赛一个的乖巧听话,警署员小姐姐边摇头边笑着:“你们这是打架斗殴了?”

    君懿水默不作声,使劲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动作太过明显,被席千岁注意到,她黑乎乎的眼盯着这人,看得他几乎是羞红了耳朵,才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转回脑袋,正好和警署员小姐姐来了个面对面,一愣,低下眸子慢吞吞道:“没有打架。”

    手心上的美食锦囊都随着时间褪去热度,糕点微凉,添了分硬度,却是不减美食风味,腮帮子鼓动,嘴里的甜味让她眯了眯眼,脾气也好了点。

    警署员小姐姐还打算听这小孩多说两句,结果就这四个字后就没有下文了,她颇为疑惑的盯着这小孩,莫名来了句:“你多大了?”

    君懿水/裴穆/司浔:!!这还是个小孩子!

    他们怎么好意思和个半大小孩动手吵嚷的,这也太欺负人了。

    裴穆和司浔齐刷刷的看向君懿水,眼神严肃的指控他。

    君懿水偷偷咽了一口口水,梗着脖子看回去:这小孩太不要脸了!吃我东西还吃的光明正大。

    警署员小姐姐说完后抬手捂了一下耳朵,转身出去了,没过多久门再次打开,来人一身黑西装,连袖口都理得整齐,只是发丝上带着两分风尘仆仆。

    他一进来什么话都不说,往对面的椅子上一靠一坐,神态悠闲恣意,手搭在椅背上,一双眼眯的细长,轻轻挑过几人,在看见席千岁时脑袋上的青筋蹦跶两下,语气不大好:“你们倒是长进不少啊,都敢无视校规翻墙出来了,出来安安稳稳的也就算了,居然还打架?”

    那人很是头疼,“你们打架也看一下对手是哪个好吗?你们说,就这?”抬手点向席千岁,“一个小孩子你们怎么好意思的?日后毕业别给我打着洛尼亚军校的名义在外头招摇撞骗!”

    三人越发心虚,脑袋都快低到桌子底下去了。

    席千岁咬住最后一块糕点,含糊不清道:“没有打架,我不是小孩子。”

    那人似乎这回才想起来一件事,头疼的看向小孩:“你家大人呢?还记得叫什么名字吗?”忽的就变软了的语气,小孩子嘛,别太凶吓到就不好了。

    席千岁咽下糕点,拍了拍手掌心:“我们没有打架,是他们请我吃糕点的,还有,我今年十九岁,不是小孩子,家里没有大人。”

    那么多个世界都玩过来了,结果倒是栽到这里了。

    她有些苦大仇深,那些世界里从没去过警署这些地方,倒是这个新世界真心有点八字不合,一来就是孤儿不说,还长不高!这对于向来能有一米七的席千岁来说是个耻辱。不过听过世界解说也算是明白等离开辐射星后就会慢慢恢复的,一出辐射星吃点东西还莫名其妙的进了警署,这简直就是有人在背后搞我啊!

    少行法这个狗头!

    (闽如行:默默被扔了一锅。)

    洛尼亚军校的校长可没发觉这个小孩的脑海里百转千回了多少趟,只是有点诧异这个小孩的情况:居然是个孤儿……这几个学生也是太过分了点。至于席千岁解释的没有打架自然被他想当然的忽视了。

    还有三个月就是各大军校的争夺战了,他这次出门是为了核对首战名单,先是在云水星上和各个军校对战,再是择优选择去与别的军校对打,最后会在这场混战里选出六个军校去进行考验。

    至于怎般的考验这个时候还是未知。却一回到云水星就接到警署的联系,说是有洛尼亚军校的学生在外打架斗殴,欺负的还是个小孩……当场就气的他脑袋充血。

    别看费斯校长的模样年轻,其实他已经有五十多岁了,只是星际年龄下,人老的也慢了。

    费斯校长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东西,眉眼带笑,语气温柔到滴水:“那你叫什么名字呢?要不要先去我哪里?”

    被无视的三人不敢吭声:校长!我们真的没有没有动手啊!

    裴穆:我只是看戏的。

    司浔:就是跑慢了一步,快一点就肯定不会被逮到。

    席千岁本体为饕餮,对世人喜恶感知的很明显,对这位陌生人身上突然的喜爱值就更是迷糊了,这些人类真是奇奇怪怪的。

    饕餮爱吃美食,这些美食只是给予她精神的慰藉与饱意,她更爱的还是那些灵魂,极善和极恶就是最佳,不过身为一个有追求有思想的饕餮,她很挑食,看了一千年也不过看中一个人罢了,还是个天上明月,死活捞不到的。

    少行法。他的灵魂半黑半白,既是善到极致,也是恶到难以想象,就是很好奇他是怎么把善恶对半分的那么明显均匀的?

    回过神,席千岁声音还是嘶哑,听着就像是男孩的声音:“席千岁,好。”回答简洁明了,答应的也干脆,毕竟身无分文,有人管吃喝住行最好了。

    “噗呲”君懿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在云水星我还没听过这么奇怪的呢。”

    裴穆和司浔捂住双眼,有些无法直视:天,这人还懂不懂什么叫不作不死?

    费斯校长瞥了一眼他,成功止住他的笑声,转而温柔细声:“你别怕他,有我在他不敢凶的,你告诉我是哪三个字可以吗?”话一出口,费斯校长就有点后悔,看这小孩的模样,应当还没有机会去学习。

    “天为席的席,个十百千的千岁。”席千岁如此解释,又是一愣,这个说法还是少行法告诉她的。

    不光她本人是少行法出门捡到的,就连这个名字也是他取得,本来应当取名闽千岁的,只是他想了想,还是换成了席,听说往生界的界主姓席。

    隔了老远,席千岁被迫碰瓷那位大佬的姓氏,许是席千岁还不大出名,那位大佬从来就没见过他。

    “席千岁,一个很有古韵的名字。”费斯校长点点头,眼里越发开心,上前抱起席千岁,转身就离开这个屋子。

  http://www.biqudiao.com/82/82567/279587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