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洋港社区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只有经历过的才能理解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只有经历过的才能理解

    韩晓武正在汉武抗疫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首先报道的不是官媒,而是安海网、安海零距离、安海楼市网和网络文化协会的几个微信公众号,程会长等几位喜欢玩抖音的朋友,甚至把许冬梅提供的视频,配上音乐发抖音。

    被冒总、宋总和程会长他们抢了先,张莉莉很郁闷,正准备让宣传文化干事李亚娟问问街道怎么回事,街道的公众号和统战部的公众号几乎同时发布了这个消息。

    紧接着,安海发布、安海播报等官媒开始报道。

    社区的姐妹们之前总是为完成上级任务转发,现在自己人上了新闻,不用上级布置任务就疯狂转发起来,不但转发到朋友圈和微博,而且转发到包括亲友群在内的所有微信群!

    可惜韩晓武没时间看朋友圈,也顾不上看她们相继转发来的链接,不知道已经成了“最美逆行者”中的一员,不知道正处于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他忙得连轴转,每天光接电话就要四五个小时,一直忙到二月九号,忙到所有人都快崩溃之时,终于迎来转折点。

    随着火神山、雷神山和方舱医院陆续投入使用,上级要求应收尽收,不但不用再为没床位发愁,而且市区两级的机关干部纷纷下沉社区,一个网格员配一个干部,开始了第一轮清查。

    之前因为交通不便上不了班的张星明,也已经回到了安海。

    忙完本职工作就关上门给韩晓武这个人不在安海,但这段时间在安海风头正劲的老同学打电话。

    “现在怎么样?”

    “这两天好多了,”韩晓武目送最后一位发热病人上了区里派来的大巴车,举着手机如释重负地说:“能收治的全收治了,几个想住院不愿意去方舱的病人的思想工作也做通了,接下来进行第二轮清查。”

    张星明追问道:“流调呢,要不要做流调?”

    “确诊的和疑似的太多,这流调怎么做?”韩晓武一边往回走,一边苦笑道:“不过上级早考虑到了,直接下达任务,寻找密切接触者,每个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至少要报六个密切接触者。”

    “只是上报?”

    “不只是上报,找到之后就居家隔离。”

    张星明沉吟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也只有这样才能控制住。”

    韩晓武实在不想聊汉武这边的情况,立马换了话题:“张市长,安海那边怎么样?”

    “这边还好,就刚开始几天确诊了五个,防控及时,没让病毒扩散。但造成的经济损失很大,市里正在研究复工复产。”

    “控制住就好,至于经济,等汉武这边解封了,有个三五个月应该能慢慢恢复。”

    “哪有你说得这么容易。”张星明走到窗前,俯瞰着依然没多少车辆和行人的马路,无奈地说:“我们中国不惜一切代价在防控,别的国家可下不了这么大决心,安海的企业又大多是外向型的,出口订单越来越少,企业家们的日子不好过。“

    “这是你们领导考虑的事,我就盼望疫情早点控制住,等汉武解封了带张枚回去结婚。”

    “就是你以前的那个漂亮秘书?”

    “我哪有什么秘书,我们以前是搭档。”

    张星明下意识问:“你跟搭档结婚,统战部的小储怎么办?”

    韩晓武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不禁笑道:“我承认我是追过储婵娟,但只是追过,并且只追了几天。她没答应,我后来也就没追。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好像不需要负什么责。”

    “你们没发生什么?”

    “没有。”

    “没有就好,不然你就是始乱终弃!”

    “张市长,你管得也太宽了吧?”

    张星明笑骂道:“我才懒得管你呢,我也没资格管你,我是担心你玩弄了人家,然后一走了之,人家在背后怎么骂你也不在乎。可我还要在安海呆一年多,我要是见着人家,你说我尴不尴尬?”

    “你尴尬什么?”韩晓武笑问道。

    “我是你同学啊,你做陈世美,我这张脸也挂不住。”

    “说来说去还是想着自己,自私,真自私!”

    “那我说个不自私的。”

    “说!”

    张星明不想再跟他绕圈子,直言不讳地说:“晓武,通江市今年的目标是进入万亿俱乐部,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光靠市区很难实现这个目标,各区县一样要出力。我知道你对安海有感情,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忙。”

    韩晓武就知道他打电话来没好事,不假思索地说:“这种事应该找徐胖子!”

    “胖子的日子不好过,这个时候你让我怎么跟他开这个口。何况正如他去年在群里说的,像他家那样的企业,安海还真不想引进。”

    “可找我又有什么用?”

    “你认识的大老板多,很可能比胖子认识的都多,过段时间市里想搞个经贸洽谈会,能不能帮着邀请一些老板朋友参加?”张星明想想又补充道:“不一定非要投资,甚至都不要签什么投资意向书,只要能参加,能了解了解我们安海就行。”

    “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

    “几个电话的事,你不是帮不上,你这是不肯帮!晓武,我之所以拉下脸求你,一样是为了安海,并不是为了我自己。别人不知道,你最清楚,像我这样的需要靠这个刷政绩吗?”

    韩晓武相信他不是为了他自己,一是他只是个挂职的副市长,两年挂职期满回原单位妥妥的正处;二来就算靠招商引资刷点政绩,也刷不到他这个挂职副市长身上,但想了想还是意味深长地说:“老张,你是要面子的人,我一样是。打几个电话容易,可这个面子挂不住。”

    “你怕你那些老板朋友笑话?”

    “我承认我有这方面担心,但更重要的是不但你们这些领导看人下菜,那些上市公司老总一样看人下菜。我要是还在投行干,他们或许会给我几分面子,毕竟今后需要增发或重组之类的可能还用得上我,可我早离职了,在人家眼里我什么都不是。”生怕老同学不相信,韩晓武强调道:“我要是开了口,人家却不给面子,我是不是很没面子?”

    “你在投行干那么多年,你签保荐上司的公司没三十家也有二十家,就没几个朋友?”

    “有,徐胖子算不算?”韩晓武反问了一句,又笑道:“老张,那些老总跟你们这些领导差不多,在饭桌上谈笑风生,甚至称兄道弟,可下了酒桌就另当别论了。反正他们说得那些场面上的话,只是听听而已。”

    “你女朋友呢,她好像没离职。”

    “我老婆的客户是不少,并且那些客户也都很给她面子。不过她的那些客户,一个比一个穷,全等着她帮着借新债还旧债呢。如果市里需要几个老总帮着撑撑场面,并且招商引资的经费够多,我可以帮你跟她说说,让她帮着请几位,哈哈哈。”

    “这种老总还是算了吧,就算有经费不能这么花。”

    “所以说这种事找我没用,不扯了,我得干活去。”

    “忙去吧,等汉武解封了,等你回来了,市里会给你庆功。”

    “庆什么功?”

    “你不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韩晓武一头雾水。

    张星明意识到他真不知道,不禁笑道:“我们安海说是往北湖派三批医护人员,但每次去的人都不多,加起来也不到十个。你虽然不是医护人员,但你一样在汉武抗疫。亓部长昨天还转发了你在汉武抗疫的新闻链接,街道那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等汉武那边的疫情控制,等支援汉武的人都回来,开表彰大会时肯定有你韩晓武一个。”

    “有没有搞错,我就是在这儿帮了几天忙,怎么能跟张主任他们相提并论。”

    “没搞错,你在汉武抗疫视频我都看到了,真的很不容易,真的很感人,我为有你这样的同学骄傲。”张星明顿了顿,又似笑非笑地说:“何况你现在不只是代表你自己,你既代表安海街道洋港社区,也代表安海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和安海市海外留学归国人员联谊会,我估计统战部已经把你的事迹材料报到省委统战部了。”

    “我有什么事迹?”韩晓武被搞得啼笑皆非。

    “能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汉武,能在最危险的时候做志愿者在一线抗疫,这就是事迹。”

    “这么说我韩晓武也成了最美逆行者?”

    “当然,你现在是英雄,回来之后肯定要表彰,要宣传。”

    “我是英雄,那汉武这边的同行呢?”韩晓武遥望着正在跟李小慧等小姐姐布置任务的姜琳,追问道:“别的我不知道,光我现在做志愿者的这个社区,就有一个大姐和两个志愿者感染上了,还有一个疑似,今天中午刚去的方舱。她们都没经过专业培训,都不是医护人员,拿着最低的工资,坚持在抗疫第一线,她们是不是英雄,她们要不要表彰?”

    张星明知道他所说的那些社区工作人员,跟他都是如假包换的生死之交,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也是英雄,也应该表彰,不过她们不是安海人,我们安海只能表彰我们安海的英雄。”

    想到刚刚过去的十几天是怎么过来的,韩晓武眼眶一热,噙着泪哽咽地说:“老张,说了你可能不信,她们谁也不想当英雄,也不在乎表不表彰,只要能把病人全送进医院,只要感染上的同事能痊愈,只要疫情能控制住就心满意足了。”

    张星明楞了楞,低声问:“汉武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想的?”

    “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理解,我该干活儿,回头再聊。记得帮我给嫂子问个好,这个年过的,我都没顾上给你们打电话拜年。”

    “忙去吧,回来我请你喝酒。”

    

  http://www.biqudiao.com/76/76850/270942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