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荒客栈 > 第二十七章-人以群分

第二十七章-人以群分

    一条淙淙流泉自晋阳峰峰顶蜿蜒落下,泉水落在山崖上,荡起一簇簇濛濛的水雾。

    沐峰仰头望去,这道流泉的上方就是晋阳峰峰顶了。

    他被眼前这种瑰丽的景色所吸引,索性停了下来,驻足观望。

    蓦然,他听见流泉之后有谈话之声隐隐传来。

    他不是长舌好奇之徒,只因为他们的谈话中不仅含有“张猛”的名字,还有他的名字。

    张猛正是沐峰的发小,昔日落日村的小胖墩儿。当日他被晋阳峰的王峰主带走。

    这让沐峰产生了兴致,他背靠崖壁,屏气凝神,侧耳听去。

    “你说的这沐峰的确可恶,他仰仗着齐峰主的关系,将水云峰搞得乌烟瘴气。”

    “哎,别说了,水云峰上哪个练气士不恨他入骨,可人家是齐峰主的私生子,你有什么办法。

    现在水云峰的练气士十之去五,已经走了一大半了。”

    “齐峰主的私生子?竟有这种事情。齐峰主是万万不能得罪。这可就苦了你们水云峰的练气士了。”

    “这有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受不了那个鸟气的练气士都出走了。”

    “走了也好,都来我们晋阳峰也行。我们王峰主待弟子还是很好的。”

    “那师兄你可否与王峰主说下,多分些修炼资源自给我。”

    “放在以前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可是几个月前,我们王峰主忽然变得吝啬起来。对修炼资源卡得很紧。”

    “师兄,你莫不是诳我吧。我刚来这晋阳峰,怎么会正好遇到这种事情。”

    “我怎么会诳你。我后来听说是王峰主的宝贝葫芦出了问题,他那一葫芦药酒不翼而飞了。

    你可知道我们的王峰主,他的灵药啊,灵草都放那葫芦里泡药酒了。

    那葫芦药酒就是他的家当,他的宝贝啊。你说一下子全部没有了,他能不急嘛。

    他丢了如此好东西,想不吝啬也办不到啊。以前他还会经常赐下药酒与修炼出众的练气士。

    现在嘛,嘿嘿,他自己都没得喝,你说怎么还大方得起来。”

    “竟有如此事情!早就听说王峰主葫芦里的药酒神秘了得,居然被人给偷了去。”

    “我们那水云峰的沐峰也时常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要是他在晋阳峰,我定然以为是他偷了王峰主的宝贝药酒。”

    “你可知葛长老的灵禽,羽灵鸡?”

    “有所耳闻,那只灵禽据说神妙无比,它的血液中含有不菲的灵气。”

    “那你可知龟鄂图腾守护的那颗灵果树?”

    “那对于我们来说,更是了不得的仙物了!你为何会问起这些?”

    “它们都被偷了。”

    “什么!”

    “吃惊吧,小偷是沐峰。可没人能制他。”

    “我觉得王峰主的药酒丢失,那个叫张猛的嫌疑很大,听说他与沐峰一路来的。

    正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张猛与沐峰很可能是一路货色。”

    “这话可不能乱说,张猛毕竟是我们晋阳峰的练气士,他还是很受王峰主看重的。”

    “切,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刚来晋阳峰,自然要为你们晋阳峰着想。

    将这些腌臜小人的真面目揭穿,还你们一个清净。不然晋阳峰早晚也变成水云峰的样子。

    这事其它几个师兄也赞成,我们已经去找那张猛理论过了。”

    “嗯,师弟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张猛这伙人来历不明,的确应该严加防范才是。”

    ...

    这两人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最后消失不见。

    沐峰踩着崖壁上的一块凹印,他的背部紧紧贴在崖壁上,他将流泉后两个练气士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心中一声叹息,没想到他在水云峰的形象比他想象之中还要不堪。

    虽然那个自水云峰出走的练气士将王峰主药酒的失窃归于了张猛,但他说的大部分都是实情。

    小蜥蜴在水云峰为非作歹,先是吃了葛长老的羽灵鸡,又是偷了龟鄂图腾的守护的灵果。

    虽然两件事的波澜都平息了下去,但对他不满的练气士肯定大有人在。

    而他现在才知道水云峰的练气士竟然出走了一大半,还都是因为他,这让他更加汗颜。

    虽然小蜥蜴才是始作俑者,但他也脱不了关系。

    他对小蜥蜴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小蜥蜴丢山崖去。

    沐峰登时脚下发力,他辗转腾挪,几个起跃间便蹿进了流泉中。

    流泉后是一个三两丈长宽的崖洞,腾腾的水雾不断涌入其中,水汽蒸腾,氤氲袅袅。

    沐峰很警觉,他左右探查,确定在没人之后,他才准备唤出小蜥蜴。

    他将小蜥蜴唤出,小蜥蜴打个哈欠,正要张开问沐峰,蓦然一个脑瓜崩敲在它的头上。

    “沐峰小子,你活腻歪了是吧,连我都敢打。”小蜥蜴跳脚,它很生气。

    “咦,这是哪里,怎么不像是在水云峰。”小蜥蜴被新的坏境所吸引,不再理会沐峰。

    “这里是晋阳峰。”沐峰哼道。

    “切,那多没意思。还是在水云洞天这个穷旮旯里。”小蜥蜴不满道。

    沐峰黑着脸,将刚才听到之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小蜥蜴。

    自然他是将自己主角的位置换成了小蜥蜴。

    “什么!这些练气士无法无天了,龙大爷我好心留给几百瓶灵草液给他们用。

    他们不但不知道感恩,还在背后重伤我。看龙大爷不荡平这鸟不拉屎的狗屁水云洞天。

    让他们连一根毛都得不到。”小蜥蜴气哼哼道。

    “咦,不对。这水云洞天修为最高的齐小子仅有化灵境修为,他看不出我的存在。

    那其它练气士那三个什么狗屁峰主自然更是看出我的存在了。

    沐峰小子,你在诳我!哼哼,你当你龙大爷是白痴啊。”

    小蜥蜴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似乎想到了问题的关节之处。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同气连枝,荣辱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沐峰耐心劝说道。

    “呸,现在知道与你龙大爷攀高枝了,我回青铜里睡觉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带着真难受。”

    小蜥蜴打了一个哈欠,凭空消失。

    沐峰头大如斗,这两个月忙于修炼,竟然忘了水云洞天灵药液再有几个月就会枯竭的状况。

    到时候他肯定会成为众矢之,比现在的处境更加艰难。

    再看现在的情况,肯定会连累莫小雨和张猛季刚,这种情况他不愿看到。

    他想着小蜥蜴神秘异常,说不定能解决此事,没想到小蜥蜴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吃干抹净不认账了,这小蜥蜴真是个混球。”沐峰骂道。

    “阿嚏。谁又在念叨你龙大爷了,一天天的睡个觉都不省心。”

    小蜥蜴睁开一只眼睛,撇嘴道。

    “还是先去看看小胖墩吧,他爹昔日在落日村战死在兽群中,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沐峰不在犹豫,这些事情他总要去面对,不能让同村的小伙伴替他遭罪。

    他走出崖洞,施展罗烟步法,兔起鹘落,几个纵跃之间便来到了晋阳峰峰顶。

    沐峰见到一个练气士跏趺坐在山石上,他吞吐之间,餐霞食气,腹部弥漫着氤氲灵气。

    这些氤氲灵气徐徐转动,不停弥漫,交织缠绕,变化不停。

    蓦然,这些灵气疯狂流转,交织穿梭,形成了一个淡淡虚影,仔细看去,那竟是一只兽爪。

    这是一个开辟了气泉的练气士,他正在修炼自己“纹”。

    沐峰眸光灼灼,静静观看,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有练气士在修炼“纹”。

    那练气士凝成的兽爪虚影越来越淡,噗的一声,消散无踪。

    沐峰叹息,这“纹”的参悟果然不是轻易之事,他转首看向别处。

    蓦然,他眼睛一亮,他看见了一个晋阳峰的杂役,正在一汪山涧处取水。

    沐峰徐徐走了过去,他清了下喉咙,弄出一些响动。

    那个取水的杂役被声响惊到,他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沐峰身上所穿的衣服后,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脸上的慌张变成了淡定,他将手中的木桶放下,伸直了腰杆,看向沐峰:

    “新来的吧,是不是包管事让你来找我,带你做杂役差事?”

    说话之人是晋阳峰的杂役米松,他在晋阳峰的地位很低,故而一直小心翼翼行事,生怕不小心之下惹着了哪个练气士。

    当他看清沐峰的杂役服饰后,自然放松下来,他在杂役处是能说上话的人。

    “这位师兄,我想问问,你可知道张猛住在哪儿?”沐峰抱拳揖礼。

    米松对沐峰的客气很受用,但他听到张猛的名字后,面色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原本他是不知道张猛之名,可是最近张猛这个名字在晋阳峰蓦然炙热起来。

    很多练气士都在私下议论这个张猛,他耳濡目染之下,自然知道了张猛的存在。

    据说张猛是晋阳峰峰主亲自带回来晋阳峰的。

    而这个张猛有很高的修炼天赋,不仅开辟出了气泉,而且对“纹”有很深的领悟。

    可是最近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几个年轻的练气士,他们来到晋阳峰后,“沐峰”这个名字便在晋阳峰流传开来。

    传着传着,不知道谁抖出了张猛和沐峰认识,并且关系很好的事情。

    这让晋阳峰的练气士们议论纷纷,在背后时常对张猛指指点点。

  http://www.biqudiao.com/76/76607/258659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