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255扎他(二更)

255扎他(二更)

    青衣男子随意地掸了下袖子,把手中的空纸包藏了起来,然后悠然从人群中退出。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他还得赶紧去王爷王妃那里复命呢!

    青衣男子快步朝西城门那边去了。

    顾玦、楚千尘一行人此时已经出了城,沿着官道前行。

    楚云逸直到四下无人,才喊着车夫停车。

    没等马车停稳,他就跳了下来,从江沅的手里接手了他挑的那匹马,整个人好像又活了过来,神清气爽的。

    偏偏他的那匹白马仿佛又不认识人似的,又开始扭着马首不听他的使唤,傲娇得不得了。

    楚云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评价了一句:“‘霜月’可真像大哥!”

    他哪有这匹马别扭!楚云逸不服气,正想反驳,就听楚千尘淡淡地接口道:“你要是不想再在床上躺半个月,就别瞎跑。”

    楚云逸:“……”

    他胯下的白马转了个半个圈,不驯地打了个响鼻。

    看着这对“姐友弟恭”的姐弟俩,顾玦觉得有趣极了,忍不住笑了。

    与她在一起,他的心情总是变得很愉悦,其实哪怕是成亲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可是他笑的次数远比他过去这么多年还要多。

    楚千尘笑盈盈地看着顾玦。

    青年的脸轮廓鲜明,五官深刻,平日里不笑时气质冷峻,眉宇间隐隐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亲近的气质,犹如那天上的冷月。

    此刻,他沐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五官的线条显得柔和了不少。

    她从侧面看过去,覆在他眼眸上的睫毛又长又翘,浓密的睫毛上有点点金色的微光轻轻闪烁着。

    楚千尘看着顾玦,笑容明媚,心情愉快。

    她最喜欢看王爷笑。

    嗯,楚云逸这蠢小子总算还有点彩衣娱亲的功用!

    “弟弟太蠢,王爷请见笑。”楚千尘说得一本正经,还特意拱了拱手。

    楚云沐捂着小嘴直笑,决定等回侯府的时候一定要学给娘听。

    “……”楚云逸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将楚云沐从顾玦的马上,拉到了自己的马上,“你不是要学骑马吗?我教你!”

    “我们去翠霞山附近玩玩吧。”顾玦抬手指了个方向。

    翠霞山离京城不远,正适合他们几个遛遛马,散散心。他家的小丫头这两个月也闷坏了吧。

    楚云逸应了一声,白马就自己往前去了。

    楚千尘正要策马跟上,那个青衣男子终于赶到了,对着她拱了拱手,笑眯眯地复命道:“王妃,康鸿达刚刚在大街上突然就大呼小叫起来,骑着马横冲直撞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后来马受惊了,把他从马背上甩了下去,他的头撞到了墙角,晕厥过去了。”

    楚千尘乐不可支地笑了,赞了那青衣男子一句:“很好。”

    她轻轻地拉了下顾玦的袖口,傲娇地挑了下弯弯的柳眉,漂亮的凤眸里漾着星星点点的笑。

    那清丽的面庞上似乎潋滟着璀璨的春光,顾盼之间,流转着几分明媚的风韵。

    之前在西城门附近时,楚云逸与楚云沐兄弟俩谁也没注意到楚千尘塞了个纸包给江沅,可是顾玦是看到的,他对楚千尘一向采取放任的态度,由着她去。

    反正就算她弄死康鸿达,也有自己兜着。

    他微微地笑,抬手拂去落在少女鬓边的一瓣花瓣,动作温柔,仿佛在说,你厉害。

    她也觉得自己很厉害!楚千尘笑得更愉快了,对着他招了招手,顾玦配合地耳朵凑向她。

    楚千尘凑到顾玦的耳边,附耳对他小声道:“赤麟菇的粉末有致幻的作用,看来效果不错。”

    谁让康鸿达不知量力,想要跟王爷动手,让他受点教训也好,省得老惦记着王爷,没几天又来作妖一回。

    楚千尘知道顾玦。如今身体虽然比先前好多了,但也不过是全盛时的三成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少动手就少动手,不然胸口的那个残刃指不定会挪动,万一向心脏移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康鸿达敢招惹王爷,就是活该!

    下次他要是再来,她就拿针扎他,扎他,扎他!

    她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吹上他冰冷的耳尖,让他感觉像被火灼烧了一下似的,耳朵轻颤了一下。

    楚千尘注意到了,抬手捏了一下顾玦的耳垂,入手冰凉。

    这才十月初呢。

    楚千尘皱了皱眉,道:“王爷,回去我给你艾灸吧。”

    她一边说,一边给他按了几个耳朵上的穴位,不过外人看着,更像是她在给他揉耳朵。

    江沅默默地移开了视线,那青衣男子也悄悄地退下了。

    前方,楚云沐回过头,见二人还留在原地,喊道:“姐夫,姐,快来啊!”

    “来了来了。”

    楚千尘与顾玦这才策马跟了上去。

    他们又不赶路,于是这一路,都是停停走走。

    有时候是因为楚云沐贪玩,连人家在河边钓鱼都要去张望一下;

    有时候是楚千尘吩咐江沅去给她摘野花,她手巧,这一路骑着马都能编出一个花环,戴在了枫露的头顶;

    大部分时候,是由于楚云逸与他的霜月至今还未合拍,霜月性子傲,又随行所欲,经常不听楚云逸使唤,跟着别的马跑了。

    这一来一回,就这一人一马彼此斗气,就够楚千尘笑了一路。

    当他们再回京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这个时候,进城的人多,出城的人少。

    楚云逸和楚云沐都被塞进了马车里,前者郁闷,他觉得再让他多骑一个时辰,肯定可以驯服霜月;后者是兴奋,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

    “大哥,我还是第一次骑那么久的马呢,姐夫说,再骑下去,大腿明天肯定要疼。”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练。”

    “大哥,你说我给我的马取什么名字?”

    “它是绝影和月影的兄弟,名字中怎么也得带一个‘影’字吧?”

    “……”

    虽然从楚云逸地方只能得到一些“嗯”、“哦”、“是吧”之类的回应,楚云沐却全不在意,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直到在侯府大门外下了马车时,嘴里被楚云逸塞了一个喉糖。

    “二姐,姐夫,大哥,我走了。”

    含着喉糖的楚云逸声音变得含含糊糊的,兴冲冲地从侯府的角门进去了,吩咐小厮牵好他的马。

    他急着去找沈氏,想跟他娘炫耀一下他今天的收获。

    结果,他在仪门处先遇上了楚千凰,楚千凰正要离开,一手扶着抱琴的手,打算上马车。

    “大姐!”

    他像是一阵风似的冲向了楚千凰,脸上露出了惊喜万分的笑容。

    楚云沐好些日子没见楚千凰了,应该说,自楚千尘三朝回门那日沈氏带着他回了国公府后,他就再也没见过楚千凰。

    前几日,他跟着沈氏又回了侯府,而楚千凰已经又进宫去了,于是姐弟俩再次错开了。

    楚云沐年纪小,长久不见楚千凰也有些想她了,快步走到她身旁,亲热地拉着她的手问道:“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楚千凰回握着楚云沐的小手,唇角含笑,温和大方,可是笑意却是不及眼底。

    楚千凰本不想回来的。

    她早在上次离开侯府时就下定了决心再也不回来的,只等着护送三公主远嫁南昊。

    但是她不想回来,自有人逼她回来。

    午后,皇后把她叫去了凤鸾宫,不冷不热地训了一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对她这个公主伴读很不满意。

    楚千凰很是担心,她费了这么多心思才保住了伴读这个位置,而且在这个紧要关头,她怎么也要熬下去,她距离她现在的这个目标只差一步之遥了。

    从凤鸾宫出来时,她悄悄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塞了个镯子,对方委婉地告诉她,二皇子今天得了招待南昊使臣的差事。

    楚千凰思来想去地考虑了一番,有点明白过来了。

    这些年来,太子顾南谨的地位稳若泰山,楚贵妃一直以来都是唯皇后命是从,但是现在风向转变了,太子还在太庙跪着,二皇子突然就领了这么大的差事,皇后恐怕是着急了,怕皇帝会废太子改立二皇子。

    楚千凰给皇后的大宫女塞那个镯子其实是一个试探,如果皇后真的厌了她,大宫女也不会收她的镯子,更别说给她透露消息了。

    所以,皇后是想让她回侯府打听一下,想看看楚贵妃和二皇子是不是有别的心思……

    以楚千凰如今的处境,她没有别的选择。皇后一句话就可以撤了她的公主伴读,将她撵回侯府,一旦她回到侯府,她对太夫人而言,也没有任何价值了,太夫人一定会顺着沈氏的意思,把她变成庶女。

    那么,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大齐终将亡国,覆巢之下无完卵,她在国家覆灭之际能活下来吗?!

    

  http://www.biqudiao.com/75/75228/27882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