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陵夭 > 亚洲卷·单车女王与轻灵魔法·风 第二十三章 中国站(三)

亚洲卷·单车女王与轻灵魔法·风 第二十三章 中国站(三)

    几乎是黑色光球刚一形成,漫天的攻击就落下了。

    看过被挤压的皮球吗?想撑回去却撑不回去,因为自身力量不足;想爆掉也爆不掉,因为挤压的力量不够。

    不让好好地活,也不让尊严地死,像是上帝在蹂躏乞丐。

    此时的光球就像极了皮球,在攻击的揉搓下成了不规则的扁形,唯一不同的是,想要乞丐死的令行部扮演了假上帝。

    “加大攻击力度!”看到黑色光球,安德烈就明白了——黑暗王殿出手了。

    脸色没有因为黑暗王殿的现身继续“恶化”下去,恰恰相反,看清了状况的他反而松了一口气。从画面中那被挤成了扁形的光球来看,黑暗王殿抵挡攻击非常吃力,这说明黑暗王殿没有如风王殿那般用特殊方法加快力量的恢复。

    事实上从晨韬与水王殿在新加坡的试探性一战,质门就基本确定了那种特殊的恢复方法是恶性的。

    只不过想要从黑暗王殿身上证明一遍比较难,毕竟那位黑暗之主很难让黑暗王殿暴露出真正的实力,哪怕一丝。

    好在如今证明了,这才是王殿正常的恢复速度,安德烈心想。

    黑色光球在这一刻展现出了超凡的韧性,任由攻击力度加大,始终处于一种将爆不爆的状态,总感觉再加大一点力度就会爆掉,但加大一点力度就会发现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就好像老虎机前的赌徒有种再玩一把就会出现“同花顺”的错觉。

    “搞那些青光!搞它!”安德烈盯着青色匹练气急败坏地骂,他感觉到了黑暗王殿无声的挑衅。

    随着安德烈下达指令,以黄色光幕为首的攻击将目标由黑色光球改为了下方的青色匹练。

    攻击的改变显然在黑暗人的意料之中,黑色光晕从光球内落下,巨大光罩形成的刹那,黑光变为了深邃的紫黑色。

    紫黑色光晕流淌,如降临世间的罗刹,散发着神秘又诡谲的气息,令本就狰狞的天空又添一笔说不出的邪恶。

    紫黑色的半球形光罩挂在天空,像护住幼鸟的羽翼将青色匹练尽数笼罩。

    青色和银色光束射到光罩表面止步不前;黄色光球落到光罩表面也只产生了密集的光晕涟漪。

    至于黄色光幕,不论是对黑色光球还是对紫黑色光罩,自始至终都没有发挥出它真正的作用,就像是拔了牙的老虎,毫无威慑力。

    “质门确定,流失之力针对的是能量,包括生命能量在内的所有能量。”即便是紧要关头,格子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文尔雅。

    不过在这种时候,越是温和的声音越会惹人反感。

    “你说话能不能快一点、急一点!”安德烈捶着桌子大吼的行为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

    .

    .

    被大风摧残得不成样子的公园,一处空旷的平地,天空璀璨的光将眼前的水泥地面照得如死人脸般煞白。

    四根铁链的一头连接着重摩,一头分别连接着消防栓、石椅等还算结实的物体,配合重摩上吨的“体重”,勉强挡住了要把以辰掠到天上去的狂风。

    事实上,真正出力的并非铁链和重摩,而是纤薄的黑色光膜,正是黑色剑息和【道剑·夜束】的守护,以辰才没有体验上天的“快乐”。

    望着远处被风尽数拦腰折断的大树和灯柱,贴在重摩冰凉车身上的以辰知道,他的征程止步于此了。

    能走到这里,已经万幸了,路上他不止一次险些拥进大风的怀抱,超级台风不是闹着玩的,即便这只是前奏。

    积水已经没过了平地的边缘,这里已经算是公园地势最高的地面了,但也终逃不过被水淹没的结局,逐渐增高的水面正从平地的边缘向重摩所处的中央侵袭。

    说起来他还要感谢单车女王,如果没有那条深入地底的裂缝吞噬了大量的积水,恐怕他早就成了崇明岛洪灾的受难者了,而且是唯一的受难者。

    想对付风王殿,却连走到人家面前的实力都没有;想原路返回,所有的路又全被大水封死,以辰现在的境地可谓是进退两难。

    一旦“风神”登陆,不要说重摩,移动炮台都不起作用,风速超过15级的超级台风几乎能把任何阻碍它的东西卷走,就算是船舰都会被愤怒的它刮到天上去。

    他现在能做的好像只有坐以待毙,或许等不到“风神”登陆,他就先毙命,上帝不会让一个只能勉强算会游泳的小子在浑浊的洪水里长久活下去。

    “‘风神’距离崇明岛只有120公里,预计半个小时后登陆!”微米耳机里格子“尽情”地汇报着坏消息。

    “以辰,快给老子回来!”格子之后是安德烈的大喊。

    “主管,回,回不去了。”以辰苦着脸。

    “我看你是要死在莫凯泽前面了!黑暗之剑怎么选了你这么个蠢货!”安德烈破口大骂。

    “莫凯泽没死?”以辰敏锐地捕捉到了重要信息。

    “当然没死!”

    “怎么可能?就算没被炸死也该被紊乱的风元素流绞死了。”

    安德烈没好气地吼:“你是不是盼着老子的学生死?”

    “呃——我没那个意思。”以辰略显尴尬,虽然是就事论事,但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像是在盼莫凯泽尽早投胎。

    “莫凯泽还活着,怎么知道的不用你操心。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立马给老子回来!立刻!马上!喀……”安德烈吼得嗓子疼。

    扫视一圈,视线所及全是浑浊的积水,没有一条路可走,以辰脸色凄苦:“主管,我也想回去啊,可真的……回不去了。”

    “那你就等死吧!”

    “别啊!主管,救命啊!救命……”

    在以辰凄惨的喊叫声中,气急的安德烈挂断了电话。

    他当然不会不管以辰的死活,在打电话前他就派出了防风机,挂电话完全是想让那小子尝一尝绝望的滋味。

    安德烈的腹黑出乎了以辰的意料,以辰的乐观同样在安德烈的意料之外。

    莫凯泽还活着,害我白为那家伙难过了一阵子;俱乐部居然有知晓道剑之主生死的方法;安德烈应该会派人来救我的吧……一个个想法从以辰脑海里冒出来。

    他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冲动是魔鬼!下不为例!冲动是魔鬼!下不为例……”

    十分钟后,当救援行动以失败告终,安德烈终于忍不住对以辰破口大骂,能想到的脏话一股脑全部抛了出去。

    风力过大,防风机无法靠近,沉重的话语在以辰脑袋里作响。

    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青色匹练轰击裂缝,以辰看向空中的紫黑色光罩,苦涩的眼神中强行挤出一点决绝。

    “主管,我要舍身成仁了!祈祷我能把暗王拉下水!还有,我的墓碑一定要最大的!”以辰神情凄苦地大喊。

    轰隆隆!

    巨响盖过了以辰的“遗言”,地面剧烈的震动使得刚从重摩上站起来的以辰又摔了回去,脸与机身紧贴在了一起。

    在一道道青色匹练的轰击下,裂缝终于深入到了一百三十米的地下,贯通了地面与“新能源线”。

    大片青光从地底涌出,沿着裂缝向地面疯狂攀爬,灌入的积水被青光染成了青色,紊乱的风元素流逆流而上,大地的震动加剧。

    嗡!

    浓郁如实质的青光从裂缝中直冲云霄,宛若厚重的光幕,将强盛的黄光压下一头,成为昏暗天地间的新主。

    以光幕为中心,一股强烈的大风如冲击波般沿地面向四周席卷,花草、树木、凉亭、木楼尽皆毁于一旦。

    罩在水泥地面的黑色光膜大幅摇晃,一副随时都会被吹跑的样子,躲在光膜里的以辰心神忐忑。

    单车女王结束了仅有新秀欣赏的舞蹈,“中国站”落幕。

    从黑色光球中踏出,倩影升入高空,一步来到光幕前方,玉手轻挥间,如光幕的元素流分出一道细长的凝聚光束,如一杆擎天长枪,横扫向漫天的攻击。

    在空中留下阵阵青光残影,青色光束所过之处,接连的爆炸声在天空响起,令行部的一切攻击化为了乌有。

    明亮的空中,黑色光球化为了漫天光点消失,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身影虚浮的黑暗人。

    显然,此次出手令本就没有恢复多少力量的黑暗王殿又产生了不容忽视的消耗。

    青色光束延伸,随着玉手挥动,以极快的速度劈向远处的定波机。

    面对单车女王那如臂使指的光束,飞行员再高超的技术、定波机再灵活的躲避都无济于事。每当光束闪过,就会有一架定波机的机身被切开,随之而来的就是爆炸的声响。

    崇明岛一角的青色光点也没能躲过厄运,在青色光束劈下的一刻,一门加强版元素聚能炮被切为了两半,平滑的切面下是光束留在地面的一道细长裂缝。

    只是凭借风元素流极少的一点力量,风王殿就挡住了令行部所有攻击并解决了大部分攻击力量。

    “时隔四十年,一点长进都没有。”空灵的声音在天空回荡。

    回应风王殿轻嘲的是天际传来的轰鸣声,在机场补充完航空燃料的第三批定波机及时赶到。

    “三二阵型,定波能抵挡光束,争取躲避时间。欧阳琪,一人一队。”居中的一架定波机,坐在驾驶位操纵的亚当说。

    “好。”驾驶另一架定波机的欧阳琪回道。

    十架定波机分为两队,一左一右分开,呈两翼飞向崇明岛。

    倩影一声轻哼,玉手挥动,细长的青色光束贯穿空间,射向右翼居中的那架定波机。

    黄色光幕从定波器射出,迎上光束,远比之前强盛的黄光虽然依旧不敌青色光束,但黄色光幕却成功挡住了光束一瞬间。

    凭借短暂的时间,那架定波机身体倾斜45度,机身底部沿着青色光束滑过,虽然过程惊险,但却成功躲过了攻击。

    驾驶那架定波机的正是亚当·奥古斯丁。

    “你也没我想象中那般厉害。”驾驶舱里亚当游刃有余地操纵着飞机,甚至还有空闲拨弄一下额前略显乱的金色短发。

    虽然这般说着,但他却没有丝毫小看风王殿的意思,前提是不追究他拨弄头发的举动。

    薄纱上方的美眸波动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那架定波机居然躲过了她的攻击,尽管那只是她随意的一击。

    玉手往回摆,数千米长的青色光束划过天空,跨越超长距离,横扫向左翼的定波机。

    “定波能发射!拉高!”欧阳琪下令。

    安装了新型稳定仪的定波器抑制风元素的能力确实大了不少,五台定波器发出的黄色光幕竟挡住了青色光束数秒的时间。

    利用这数秒的时间,五架定波机向上拉升,成功躲过了攻击。

    接连两次攻击落空,看着像苍蝇一样乱飞的定波机,彡柚有种受到蝼蚁挑衅的感觉,心里产生了丝丝怒意。

    “不知天高地厚。”她玉手挥下,青色光束劈落的速度陡然快了起来。

    

  http://www.biqudiao.com/73/73522/27895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