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神狐契 > 第十章 玩闹

第十章 玩闹

    集市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不时还有孩童的嬉笑声传来,十分热闹。

    洛奕青抱着青丘白晓,慢慢地走着,不时与青丘白晓交谈几句。

    “小白,你想吃什么?”洛奕青看青丘白晓好奇地四处张望,问道。

    “嗯,吾不知道。”青丘白晓有些害羞,“吾以前没来过汝们人类的集市……”

    “这样啊……”洛奕青看了看四周,突然快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走的近了,听得吆喝声:“冰糖——葫芦,葫芦——冰糖……”

    “葫芦冰糖?那是什么?好吃吗?”青丘白晓不解地问道。

    “你尝尝不就知道了?”洛奕青宠溺一笑,将刚买来的冰糖葫芦递了过去。

    青丘白晓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楂被串成一串的东西,两只小爪直接捧住了冰糖葫芦,不想却是沾在了上面。

    “是我疏忽了……”洛奕青有些愧疚地说道。

    “没有,没有……”青丘白晓一惊,急忙摆手,“啪”洛奕青的衬衫上又是多了一对小爪印。

    “吾……帮汝擦擦……”

    百般折腾,反而越弄越糟糕。

    青丘白晓看着洛奕青白色的衬衫上它的杰作,不由得低下了头。

    何其尴尬……

    “哈哈哈哈哈……”这时,一阵魔性的笑声传来,“洛奕青,没,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啊!哈哈……”

    洛奕青抬头望去,看见莫雨儿捂着肚子,在不远处哈哈大笑,莫珏则是使劲憋着笑,涨的脸通红。

    青丘白晓更加愧疚了……

    莫雨儿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走到洛奕青跟前,更加仔细的看到了他的情况,徒然又是一阵肆意的笑。

    “有那么好笑吗?”青丘白晓懊恼地小声嘀咕。

    “嗯,哈哈哈……”莫雨儿还是在笑。

    “奕,她是不是生病了?”青丘白晓抬头问道。

    “嗯,病得不轻。”

    “你才病了呢!”莫雨儿一听这话,顿时感觉自己要炸。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出来一回,就别吵架了。”莫珏劝道。

    “哼!小狐狸,我记住你了!”莫雨儿放了句狠话。

    “……”

    三人一狐在街道上走走停停,不一会儿,两个男生就大包小包的提溜着东西。青丘白晓也被莫雨儿以洛奕青提东西抱着它不方便的理由,抢了过来。

    “小狐狸啊,你说,我们该怎么算算刚才的那笔账呢?”莫雨儿盯着青丘白晓,一脸奸笑地说道。

    “……”青丘白晓没有说话,但身体却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同样的感觉……

    青丘白晓觉得自己浑身冰冷,心里却似火烧一般,青丘白晓难受得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青丘白晓晕了过去……

    奄奄一息的小白狐晕倒在灰狐村的村口,一只小灰狐发现了它,便把它带回了家,救了它。

    小白狐和小灰狐成了好朋友,每次小白狐在受到其他灰狐的欺负时,总是小灰狐在保护它。

    但,自从狐使选拔开始,一切都变了……

    小灰狐要参加狐使选拔,小白狐想要陪着它,便偷偷报了名,跟着他一起去了。

    阴差阳错之下,小白狐成为了十大候选者之一,小灰狐则失之交臂。

    小灰狐再也不会在小白狐受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它了,到最后,竟然也成为了欺负者中的一员,甚至变本加厉。

    小白狐知道小灰狐有多么想成为狐使,以及它为此所付出的有多少。都是因为它,小灰狐的梦想破碎了。小白狐从来没有心生怨恨,在它的心中,有的只有亏欠。

    直到那一天,它失去了它最好的朋友,它们再也不会见面了。“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小白狐叫青丘白晓,小灰狐叫灰羽……

    “小白,小白!”

    青丘白晓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正在焦急呼喊它的洛奕青,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衣服,青丘白晓两眼一红,扑进了他的怀中,“奕!”

    “吾做了个噩梦……”青丘白晓忍住颤抖的身体,抢白道。

    它不想让洛奕青知道它的过往。

    “没事了,噩梦,醒了就没事了。”洛奕青安慰着青丘白晓。

    莫雨儿和莫珏四目相对,感觉,不做点什么,对不住自己……

    “我做了个噩梦……”

    “没事了,噩梦,醒了就没事了。“

    “欧……”两人一齐假装呕吐。

    然后,

    “啊!我们错了!”“别打脸啊!”“洛奕青,你下手太重了吧!”“老娘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病猫。”“我们错了还不行吗?”

    场面一度混乱。

    青丘白晓坐在床上,看着这一切,突然有种老父亲看着自家熊孩子的既视感。

    “少爷,不好了!家……”门外突然闯入一个人,看到这一幕,话,戛然而止。

    “……”青丘白晓和来人对视,眨巴眨巴眼睛。

    “这怎么回事?”“如汝所见,在打架。”“你怎么不去帮少爷?”“汝怎么看热闹不嫌事大呢?”

    “因为我是看热闹的啊!”

    “汝来干什么的?”青丘白晓岔开这个尴尬的话题。

    “奥,对,我还有事呢!什么事来着?”

    “……”青丘白晓一阵无语。怎么能比它还迷糊呢?

    “我想起来了!老,老爷正在家举行祭祀仪式!”

    “什么!”闻言,洛奕青等人都是停了下来,三脸震惊。

    “怎么回事?”洛奕青走上前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

    “……”洛奕青不再理会他,转身抱起青丘白晓,就向门外走去,“我们回去。”

    莫珏和莫雨儿急忙跟上。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很严重,严重到关乎未来。

    祭祀仪式,是洛家特有的一个仪式,不仅是将家主之位的交接仪式,更是《死神契约》的传承仪式。

    但传承者必须找到自己的契约灵兽,并且至少得经过一位神袛的承认才行。

    这一任传承者是洛奕青,可他现在不仅没有契约灵兽,就连他本人都是没有在仪式现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传承者另有其人?不可能啊,只有洛家血脉才有契约能力啊!难道?

    一路上,莫雨儿都在胡思乱想,不时向洛奕青投去疑惑的目光,但洛奕青却是从都至尾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洛家,洛奕青直接推门而入。

    “少爷,你回来了。”门丁恭敬地说道。

    “父亲在哪?”

    “回少爷,在主厅。”

    青丘白晓看着额头微微见汗的洛奕青,心里莫名的有些心慌,“奕。”

  http://www.biqudiao.com/64/64267/222671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