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门异闻录 > 第三十一章 祝由科(一)

第三十一章 祝由科(一)

    没过多久,小辫子才对着宋老板说道:“说说吧,你女儿是怎么回事,从头到尾说一遍,我要的是细节。”小辫子对宋老板的态度明显不冷不热的。

    只不过宋老板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计较这些,开始讲述起了他女儿的遭遇。宋老板大名宋青,广东人士,早年丧双亲的他差点没饿死街头,后面跟随他舅舅去香江闯荡,没曾想到还真让他闯出一片天。

    只不过老天好像只是点了他的财缘,对他的香火传承却不闻不问的。一直到了四十的时候,宋老板才算有了个宝贝女儿,从小到大一直是当掌上明珠养的,用那句老百姓的俗语——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两年前过完清明节的第二个礼拜结束了,那天正赶上祭祖的日子。宋老板即使是家财万贯,也依然延续了老祖宗的传统,从香江赶回广东祭祖。

    早上去了老祖宗的阴宅拜山(扫墓),下午在祠堂一直呆到晚上吃饭。也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宋老板的女儿宋甜田有了异样,一个人呆滞的站在一边不说,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山峰上。

    只不过那时候村委会的李主任正给宋老板敬酒,感谢他投资村里新开发的旅游项目,宋老板忙于应付也没怎么在意。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晨,宋老板还在床上打着呼噜的时候,一声尖叫划破了早晨的寂静。

    最先冲出去的是宋老板的老婆,宋老板胡乱套了件衣服紧随其后。到了他们宝贝女儿的房间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女儿双手捂着眼睛,正不停的在床上打滚,嘴上还叫嚷着疼。

    无论宋老板和他老婆怎么安慰,准确的说是连哄带骗,宋甜田都没有要松开手的意思。后面宋老板还以为这是自己女儿在闹脾气,准备呵斥她的时候,冷不丁突然看见女儿的下巴有了血迹。

    还没有等宋老板反应过来,宋甜田捂着双眼的手掌也跟着见了血,从手指缝中流了出来。当时宋老板的酒劲就醒了,他也顾不上自己只穿着一件T恤和短裤,抱着自己的女儿就往卫生所里赶。

    只不过到了卫生所里没多久,宋老板和他老婆就被泼了一盆冷水。据卫生所里的大夫所说,他们卫生所的医疗条件有限,压根就没设眼科这个科室。要是眼睛有个什么常见的小病小灾他们还能看看,但是宋老板女儿此时的情况太严重,他们也不敢妄下定论。

    当下宋老板又带着女儿往市里医院赶,一路上油门都踩到了底不说,红绿灯闯了多少个宋老板都记不清楚。没想到到了市里的三甲医院,十几个检查项目做下来,宋老板的女儿竟然一点毛病都没有。

    对于宋甜田眼睛冒血的症状,医院的专家给出的解释是眼睛周围的毛细血管网破裂,这才导致了大面积出血。为此宋老板差点没在医院里大闹一通,冲着医院里的专家吼道:“你家毛细血管出血像割了大血管一样?还他妈往眼睛冒?”后面要不是有医院的保安拦着,宋老板怎么着也要出手教训那个所谓的专家。

    之后就和宋老板之前说得那样,夫妇俩带着宋甜田满世界的到处求医,只不过结果仍然不如意。随着时间的消逝,宋甜田的眼疾越演越烈,到最后的时候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眼睛里的瞳孔消失的一干二净。

    为此宋老板的老婆心急如焚,一口气没缓上来也倒在了病床上,要不然这次来首都也不会只有他们父女俩。到了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宋老板就开始寻找一些偏门,什么萨满巫医之类的找了一堆。只不过他们的治疗手段听着太玄乎,动不动就请什么巫祖山神上身,更有甚者还要请神治病。这可是自己的亲闺女,宋老板不敢让他们胡来。

    后面转辗反侧,宋老板在一个生意伙伴的口中,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过的词语——祝由科。据那位生意伙伴的描述,自己的表外甥也是患了罕见的疑难杂症,全世界有名的医院去了个遍,但都查不个所以然来。最后这个令无数专家都摇头的病症,在香江贫民区一栋老楼里,被一个老头画几道符,喝了碗符水竟然奇迹般的好转。

    宋老板当时也顾不上谈什么生意了,拉着那位生意伙伴就找到了那位老头,没想到老头在听了宋老板女儿的症状之后,连看都不愿意去看,明确表明了自己没有这个本事。任凭宋老板如何加价,老头都没有松口的意思,直到宋老板把价格抬到了一个连我都想去试试的份上,老头这才给宋老板指了一条明路——大陆首都有一位祝由科的大拿。

    后面的事情不用宋老板细说我也能够猜到八分,就凭刚才小辫子的那副态度,估计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主。肯定是宋老板又绕了个大圈,请那个什么瞎子让我师傅做媒,这才见到了这位小辫子。只不过还有一点我没有弄明白,祝由科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小辫子听完了宋老板的话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香江的……是单老四吧?”一听这话,宋老板立马就认为自己是找对人了,之前朋友带着去找那个老头的时候,张口闭口的都是单(shan)前辈。现在小辫子张口就直呼人家大名,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级别的。当下宋老板连忙笑着回答道:“正系单前辈。”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小辫子便不再理会宋老板,扭头冲着我师傅要了纸笔。不一会儿的功夫儿,刘昊就端着小辫子要得东西小跑了过来。问清楚了宋老板女儿的生辰八字后,小辫子拿起了纸笔,低着头在上面一阵写写画画,时不时的紧皱眉头,好像是在算着什么东西。差不多过了一根烟的功夫儿,桌上的那张白纸已经被小辫子写得满满当当。

  http://www.biqudiao.com/58/58530/204053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