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深义重重几两 > 第二十七章 深夜会谈

第二十七章 深夜会谈

    咯吱一声,木门开合的声音响起,程砚秋走进来,问道,“你在做什么?”

    “以毒攻毒,”武幸道,“我让它更疼,它就不疼了。”

    先生奇异的听懂了她的意思,叹了口气无奈笑道,“你这傻丫头。”

    他走过来坐到武幸旁边,她才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绘着精致花纹的瓷瓶,瓷瓶打开,里面是白色的膏体,有着好闻的花香。

    “喏,别动。”先生按住她的腿,将流动的膏体倒在她的伤口上,清清凉凉,让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先生用指腹帮她把药膏揉开,不多一会儿,就觉得伤口发热,有些暖暖的,却不怎么疼了。

    先生把瓷瓶盖子合上,放到床头,道,“天色不早,睡吧。”

    武幸知道自己要和先生一个房间,边往里滚落,卷起被子蜷缩成一个小包,占据床里侧的小角落,留出一大片空地给先生。

    先生合衣躺在床边,“不必如此,想如何睡便如何睡。”

    武幸应了一声,翻了个身,伸直了双腿,可她人小小一个,便是展开了大字睡在床上,也占不了多大地方。

    听着先生平稳的呼吸声,武幸试探着问了一句,“先生,睡着了吗?”

    “嗯?睡不着?”

    “睡不着,”武幸老实道,“先生给我讲讲故事吧。”

    骤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睡不着也是正常,程砚秋略一犹豫便满足了这个要求,“想听什么?”

    不过他可不会讲故事,希望他讲的东西不会把阿武吓到才好。

    “讲讲先生以前的事,就白天那个修罗扇说的,玲珑书生风流剑客,还有那个万壑松风。”武幸白天时就有些好奇,她可从没见过扇子样的东西出现在先生身旁,扇子是死物又不像是鹦哥会死,难不成是丢了?

    先生沉默了一下,没有应声,武幸有些惴惴不安,迟疑道,“若是不方便讲,就算了,我也不是特别想知道。”

    “呵,”先生轻笑一声,“没什么不能讲的,只是觉得你可能不大能听懂。”

    “玲珑书生是我的江湖诨号,风流剑客是另一个人的,他成名比我早几年,名叫李扶忧,只是因为我们两个当初志趣相投,一见如故,经常同时出现,便将我们的称号连在一起了,他那时还一时兴起考了个秀才,旁人便笑称我们是两个才子。”

    顿了一下,不知为何,武幸感觉先生的声音有点低落。

    “八年前,他来找我,说他欺负了旁人的女儿,不想负责,那人要为女儿报仇杀了他,我虽不赞同他的做法,却也觉得他罪不至死,便帮了他,可是那人武功太高,我敌不过,万壑松风便在那时毁了。”

    武幸咂舌道,“还有先生也敌不过的人?”

    “江湖上能人辈出,武功高强者不知凡几,我不过是其中沧海一粟罢了。”他苦笑一声,继续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个妹妹,与我年岁相差不大,我们一同长大,自幼对她宠爱至极,若有人敢欺负我的妹妹,我也是决计不肯轻饶的,我劝他早日回头,对那女孩儿负责,他不愿,我便以万壑松风为引对他道,扇毁,我们的交情便断了,他听罢便离开了。”

    “后来呢?”

    “他离开后,就死了。”程砚秋有些怅然的道,“我不知道他是因为我没帮他所以他死了,还是因为他命中注定该有此一劫。”

    “万壑松风扇毁后,我便闭门不出,再也没用过任何武器了。”

    若不是妹妹的儿子出生了,恐怕他直到现在也走不出来,也就遇不到阿武了。不过后面这句话没有必要说,等阿武再长大些,便让她去跟小侄子好好相处一段时日,培养些感情出来。

    武幸心头有些酸涩,原来先生不用武器,是这样的原因,她偷偷顺着被子握住先生的手指,道,“先生不用武器也没关系,以后我学了武功,我保护先生。”

    感受到指尖传来小小的温度,程砚秋心中慰藉,笑道,“我还用不着你保护,不过,我倒是需要你去保护另一个人。”

    “谁?我都听先生的,先生让我保护谁,我就保护谁。”武幸一脸认真。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等到时候告诉你。”先生捏了捏她的指尖,将被角给武幸掖好,“现在听话,乖乖睡觉。”

    武幸乖巧的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月朗星稀,深秋的夜里,寒风呼啸着拍打窗沿,木质的窗檐被欺负的呜呜作响,远处传来更夫的打更声,在风中细碎的飘荡开,几不可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敲过了三更的梆子,年迈的更夫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家睡觉,突然看到夜色中一个阴影飘然而过,不禁有些害怕,不过守着最后的职业道德,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谁?”

    一个身着深色衣裳的青年人走进,圆脸细眉,一双桃花眼没了精神满是疲惫,腰间别着一把折扇,身后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同样垂着头无精打采,和它的主人神似。

    青石板路的大街上一片寂静,只剩下脚步声和马蹄声嗒嗒作响,更夫眯着眼睛小心凑近,松了口气,是人就好。

    那人清亮的少年音有些沙哑,“老伯,请问你有没有看到好多个穿黑色斗篷的人经过啊?”

    更夫想了想,傍晚时似乎是见过这么一群人,答道,“有。”

    何书客本是随意一问,没想到这老头真的见过,桃花眼瞬间亮了起来,急切问道,“他们在哪?”

    “似乎是住下了,在镇上的客栈。”更夫有些不确定的道,“具体住哪了,我就不知道了。”

    “没事没事,多谢啦!”青年拉着马小跑离去,他视程砚秋为偶像,自然知道他的一些习惯,住哪里?一定是最大、最好的那家客栈!

    他拍打着客栈的大门,“开门!开门快开门!”

    一个伙计披着衣服拿着烛台把门闩打开,看着眼前的青年明显江湖人的打扮,小心的道,“这位客官,我们已经打烊了……”

    何书客不耐烦的挤进门去,掏出一锭银子连着手里的缰绳一并塞进伙计手里,“去把厨子叫起来给我下碗阳春面!不要葱不要辣,快点!”

    伙计剩下的话被憋了回去,愣愣的接住银子和缰绳,习惯性的应道,“好嘞!”

    随后反应过来,见人都已经大喇喇的自己卸下桌上的板凳坐了下来,也不敢再吱声,老老实实去把马拴好,把厨子叫起来。

    “哦对了,再要一间上房!”

    伙计赔着一张笑脸,讨好道,“客官,今天上房没了,您看不如?”

    何书客拿着扇子一敲脑袋,自言自语道,“对哦,先生住在这里,上房肯定是没了。”双手托着下巴懒怠的道,“那算了,随便一间能住人的得了。”

    “哎!是!小的这就给您收拾去!”伙计高兴的应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应付的江湖人。

  http://www.biqudiao.com/57/57464/20151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