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隐身江湖 > 第三十章 火

第三十章 火

    行罢礼,二人各自摆出起手式。

    白越左脚横跨出一步,双手向上画圈,左手停在胸前,右手高举过顶,一招“金刚震塔”使得俊雅非凡。

    再看对面的万书楼,双手攥拳,平置体前,双腿左弓右直,站定之后似不会武功的孩童一般,姿势十分滑稽。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白越皱眉道。

    “我……我也不知道……”万书楼被白越问得慌了神。

    台下人看到万书楼如此姿态,说话又战战兢兢,又是一阵大笑,还夹杂着几声起哄,弄得万书楼羞得满脸通红。

    “得罪了!”白越也不多管,说罢猛出一脚,直奔万书楼而去。

    万书楼见来招速度极快,正想用风雷心法中的“惊雷震天”正好抵挡,转念又想到,自己不能使用任何西武坛的武功,不然会暴露身份,于是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正犹豫之间,白越这一脚已经踢至,结结实实地踹在万书楼胸口,万书楼吃痛倒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白越也吃了一惊,开始见万书楼的起手式如玩笑一般,以为这人在扮猪吃虎,心里还有些忌惮,却没想到这一脚下去居然轻易得手,原来他果真的不会武功。想到对手这么弱,也就没尽全力,怕踢伤了这人。

    万书楼咬着牙揉了揉胸口,只感觉虽然这一脚速度迅猛,力道却不是特别大,长舒了一口气就没有大碍了。

    “小子!你在干什么?我教你的东西都忘了?”台下“佛爷”责怪道。

    “没有忘!看我的!”万书楼挺了挺胸说道。

    万书楼滑步向前,左手虚探,右手紧跟出拳,直奔白越面门,这一拳虽是直拳,却绵软无力,白越左掌一推就轻松化解。

    万书楼手上不停,将“佛爷”所教的“沈家拳法”“赵氏掌谱”“罗汉长拳”等等功夫一口气全部使出,招招虽然使得规规矩矩,却不敢运气发力,只是对着白越一顿猛攻。

    白越见对方攻势虽猛烈,但招式十分粗浅,有时平平一拳,有时斜斜一掌,有时直直一脚,全无威胁,就像健身时的表演拳法,一点威力都没有。

    白越左闪右挪,前突后移,万书楼的招式全部落空,连衣袖都没沾到。万书楼看似进攻得十分激烈,但却被动已极。

    台下众人见场上二人实力相差悬殊,完全没了兴致,只是白越的身法十分好看,才勉强看了一会儿,很多人都转移视线到别的擂台上了。

    打了一会儿,万书楼也觉得自己仿佛胡搅蛮缠一般,手上的招式完全没用,却一直在跟对手纠缠,感到自己特别难堪,却也不好收手认输。

    “我教你的就是这些?”“佛爷”十分不满地瞪着万书楼说道。

    “对啊,这些招式我记得熟透了,就是不怎么好用啊!”万书楼边打边说道。

    “你真是不成器的废物,一点不懂变通。”“佛爷”听了万书楼辩解更加生气。

    “这种直拳勾腿,还能怎么变出花样啊?”万书楼也有些生气地说道。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这明显是个人不努力,却怪起我来了啊!”“佛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道,“你试试,把‘罗汉长拳’第三式和‘黄河刀法’第九式融在一起使用。”

    万书楼听了这话,脑中想了一想,就在他思考的片刻,白越已经攻到,只见白越绕到万书楼身侧,左掌直劈下来。

    万书楼来不及多想,就用“佛爷”说的招式反击。万书楼左手使拳,右手化刀为掌,从两个完全不同的方位出招,这两个方位恰巧攻至白越两侧,白越来不及防守,只得撤掌后跳,才勉强躲过。

    这一招打得白越猝不及防,心中一惊,但随即想到,这招可能是巧合,便也不当回事,继续准备进攻。

    而万书楼万万没想到,两个平平无奇的招式,融合在一起却有如此效果,于是他又在脑中搜索出几招可以用在一起的招式,准备用出来试试。

    白越左手虚掩,右拳随即击出,万书楼伸臂轻轻一格,但此时白越又矮下身子扫出一腿,这一腿由前两个虚招做掩护,意在攻其不备。

    “‘沈家拳’第六式和‘枯木逢春’!”“佛爷”在台下又喊道。

    万书楼听了会意,他突然左膝下沉,压在白越腿上,然后身子倾斜,重心向左,同时疾出左肘,狠狠撞出。

    白越腿被死死压住,万书楼这一肘已经避无可避,正中白越后背,白越向前一趔趄,趴倒在地上。

    万书楼这一肘一触即收,并未用全力,因为之前万书楼已经感觉到,对方手下留情,所以这一招也有投桃报李之意。

    白越狼狈地爬起身来,喘了喘气,发现这一肘虽然招式精妙,但力度甚轻,自己被击中了也没什么大事。

    白越此时已经不敢轻视对手,虽然不知什么原因,但对手的招式突然发生质的改变,每每出手都精妙无比,总能找到自己的出招的间隙。最捉摸不透的是万书楼运气的方式,总是若有若无,时轻时重,探不明方向,

    而万书楼两次得手,心中信心大增,手脚更加放得开了。与白越再次斗在一起,局势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万书楼同样是在不断进攻,但招式上却全面压制着白越。

    虽然万书楼有时招式不是很纯熟,但也只是偶尔出现破绽,转眼又能奇招频出,看得台下人心中纳闷,搞不清万书楼武功究竟是深是浅。

    十几招过后,白越终于招架不住,被万书楼一脚踹中小腹,飞出了场外。

    白越被击败后心有不甘,万书楼不经意间似乎看见他眼中闪过一丝泪花,但转眼即逝,也就没放在心上。

    白越败下阵来后,接着又先后上台两位年轻人挑战万书楼,但他们的功夫都不及白越,不过几招,万书楼便轻松取胜晋级。

    “怎么样,这几招用得可还可以?”万书楼从擂台上跳了下来,跟“佛爷”说道。

    “你反应太慢了!”“佛爷”抱怨道,“我要是再晚提醒你几分钟,你就要被那个姓白的一拳揍趴下了。”

    “是是是……‘佛爷’教训得对!”万书楼满脸堆笑地恭维道。

    “少在那拍马屁,别小瞧了我的功夫,我好歹在江湖混迹了这么多年,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就学去吧!”“佛爷”骄傲地昂了昂头说道。

    白越输了之后并没有直接跟工作人员离开,而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赌气,万书楼见白越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好意思,又不能上前安慰,只好远远躲开。

    比试又进行了几场,留下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工作人员也随之越来越少,到后来,就算有人败下阵来,也没有工作人员将人领走。

    大家正自奇怪,却发生了骚乱,有人议论起来。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哦……好像是有啊。”

    “似乎什么东西煮糊了。”

    “的确,难道是准备晚饭?这厨师的手艺可不怎么样!”

    “不对,这味道有点呛鼻……”

    越来越多的人闻到了奇怪的味道,有好事的人跑到楼梯间里查看,只见楼梯间里缕缕青烟,再往下跑几层,则是浓烟滚滚,隐约有火光四溅。

    “着火了!着火了……”楼梯间里的人惊慌失措地边跑边喊。

    楼内众人一起跑到楼梯间处查看,果真里面散发着刺鼻的烟气。众人回到楼层,打开窗户往外看去,下面的楼层已经冒起浓浓的黑烟,有消防队的人赶来正在灭火,但消防栓里的水浇上去,却如杯水车薪,根本不起作用。

    火势蔓延得非常快,以迅猛无比的速度向楼上猛窜,这座楼的墙体里似乎夹藏着易燃物,大火越烧越猛烈,毫无衰减的势头。

    浓烟已经窜至三十层,很多人呛得剧烈咳嗽起来,众人慌忙往楼上跑去。

    这座大楼一共四十层,众人很快便跑到了顶层,顶层有一扇铁门,铁门上的锁牢牢锁死,旁边有一扇透气窗,也是完全封闭的。这扇铁门能通往天台,如果到达天台,浓烟散发开来,就不至于被憋在楼里窒息而死,还会有一线生机。

    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猛撞那扇铁门,但铁门纹丝不动。

    万书楼也过去试了试,他双手运气,抵住门的边缘,全力推出,铁门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有人建议,大家齐心合力,一起运气推门,于是门前站了七八个内力充沛的高手,有人喊着口号,大家同时运气,但这铁门如同长在墙壁上一般,仍旧毫无动静。

    还有人见旁边的通气窗口,便想将手伸出去,从外面打开铁门。窗口虽然不大,但足够伸出手臂。于是众人将窗口的玻璃打碎,手伸了出去,可无论谁伸出去,却还差了很远,始终摸不到铁门。

    经过一番努力,大家对这铁门还是毫无办法,只得无奈地坐下。

    楼下的浓烟渐渐逼近,在楼梯间里往下瞧去,已经隐隐能看清火光,再过不久,众人便要被活活呛死或者烧死。

    “那是什么?”白越眼睛直视前方,发现楼梯间内的墙壁上有一块巨布,布的下面似乎盖着什么东西。

    众人将巨布掀开,下面有一块铁板,铁板上清清楚楚写了几行大字。

    “下武林人士,自诩名门正派,其实皆是猥琐小人,以卑劣手段,害我‘书宫’宫主路崎先生,今日聚众鬼在此,杀鸡儆猴,焚尔身躯,以告路先生在天之灵!”

    这几行字言辞犀利,笔锋逼人,直看得人心惊胆寒,再加上众人深陷如此绝境,许多人都已瘫倒在地,一些胆小之人不由得大哭了起来。

    万书楼和“佛爷”早意识到中计,可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白越坐在楼梯间的角落里默默抽泣,而张荣却拄着拐傲然站立,脸上全无惧色。

    “怎么办?”万书楼向“佛爷”问道。

    “没办法,没想到我活了七八十年,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居然会死在这里,真没想到啊……”“佛爷”叹息道。

    “老先生,人生在世,多有不测,你算是够本了,你看这里,还有那么多年轻人,岂不是比你亏多了?”张荣听了“佛爷”的话,突然接口道。

    “呵呵……”“佛爷”冷笑,“这板子上写的不错,咱们这里面的确有许多卑鄙小人,我感到不值,是因为我要跟这些卑鄙小人一起去死……”

    张荣本来想稍微安慰一下这位老人,却没想到被他冷嘲热讽,张荣不禁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佛爷”。

    “我跟这个小子那天也在餐厅,你做了什么我们很清楚。”“佛爷”见张荣不服,心想马上就要死了,说什么都无所谓,便告诉他道。

    张荣先是垂下了头,随后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我的确是卑鄙小人,做了一些卑鄙之事,但我问心无愧!”张荣越笑越放肆,这次轮到“佛爷”和万书楼开始疑惑了。

    “我从小就是孤儿,七八岁时从孤儿院跑了出来,遇到了你们在餐厅里看见的那三人……”张荣停止了大笑,目光深邃,开始回忆起往事,“他们在我饥寒交迫的时候救了我,可是,我那时真的还不如饿死算了。他们把我救回去,虽然供我吃喝,但都是最差的,见我有了些力气,就让我去偷去抢,不然就不给我吃喝……”

    “那你也不能杀了他们啊……”万书楼强调道。

    “后来有一天,我们认识了一位高人……”张荣并没有理万书楼,继续说道,“这高人教我们四个武功,他们学了拳脚,而我因为负责出去偷抢,经常会被人逮住,就学了轻功方便逃跑。那三人学会了拳脚上的功夫,便仗着那些功夫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我。”

    “佛爷”听了张荣的经历,有些后悔刚才对他说了那么严重的话。

    “再后来,我们的仇家找上门,这三人想都没想,就将我抛弃,先行逃跑,而我被仇家抓住,下了剧毒导致双腿萎缩,成了现在这个残废的模样……”张荣目光呆滞地继续说道,“我知道我敌不过仇家,只好选择了卧薪尝胆,投靠了他们,更重要的是,我也想对那三人报仇!”

    万书楼听了那三人的行径,自己虽没有亲身经历,却也对他们恨之入骨,张荣的仇恨可想而知。

    “我暗中跟仇家学了用毒的手法,并答应帮仇家报复那三人。于是一天夜里,我先用迷香将老大迷晕,准备砍去他左手,因为他总是用左手抽我的脸,但最后一刻,我还是心软了,只砍去了他三根手指。之后我又用毒弄瞎了老二的眼睛,毒药剂量少了点,只弄瞎一只眼。再后来,我偷偷给老三服下‘通猿丹’,让他浑身发痒长毛,看着他们痛苦的表情,我心里才得到一丝宽慰。”张荣十分得意,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万书楼在一旁却听得十分震惊,人如果被复仇的心蒙蔽了双眼,手段居然可以如此毒辣。

    “这三人分别受伤后,居然仍旧不知悔改,却变得更加变态,对我的欺压变本加厉,我那段日子苦不堪言……”张荣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于是,我没有办法,只能在那个餐厅里再次下了毒药,这次是致命的毒药……”

    看着张荣落寞的神情,万书楼百感交集,张荣内心当中虽然对那三人有恨,但还是可以看出,选择杀了他们也是情非得已,毕竟这四人在一起那么久,多少会有些不舍,而且那三人也算是张荣的救命恩人。

    “或许这就是命吧,即使当时我没有杀了他们三个,今天他们在这里也会被活活烧死。而我似乎做了件好事,服毒而死远远没有被烧死痛苦……”张荣感慨道。

    此时,楼梯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痛哭的行列,大家心中也由开始的胆怯害怕,一点点转为绝望。许多人开始絮叨起自己的过往,做起了临终忏悔。

    万书楼见众人横七竖八地瘫坐在地上,耳边哭声不绝,再看楼下火势不断蔓延,真如临人间地狱。自己本来就不知所措,此刻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你去东面的窗户往下看一下。”“佛爷”这时突然跟万书楼说道。

    万书楼看了一眼“佛爷”,不知他又有什么想法,但此刻,无论什么办法都值得尝试,于是万书楼马上飞奔到东面的窗口,往下看去。

    只见离六艺宫大楼不远处,也有一座高楼,那座高楼虽然没有四十层这么高耸,但三十层左右还是有的。万书楼又向两边看了看,对面大楼的天台处再往北走一些,与六艺宫大楼离得就很近了,但那个位置没有窗口,只有一根长长的室外管道。

    万书楼想了想,便有了主意,于是他转身下楼去,在楼下的几间屋中扯下了许多窗帘,然后将窗帘结成长长的绳子。万书楼比量了一下绳子,又看了看两楼间的距离。

    “大家听我说,我有办法打开铁门!大家快脱下上衣!”万书楼大喊道。

  http://www.biqudiao.com/57/57273/20151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