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直播出个天帝 > 第二百零二章 历史的迷雾

第二百零二章 历史的迷雾

    “呜嗷、呜嗷!”

    四周一片嘈杂,尸兄咆哮。

    姜歌混迹其中,犹如一只混入狼群的哈士奇。

    雄狼脚扑朔,二哈眼迷离。

    狼哈傍地走,谁怂谁是狗。

    姜歌自然是超勇的。

    他不仅丝毫不慌,甚至还和尸兄们勾肩搭背,进行直播采访。

    姜歌道:“这位尸兄,对于飘渺城遗迹的形成,你有什么看法?”

    尸兄:“哇哇哇,哇!”

    “哈哈哈哈!”

    姜歌仰头得意大笑:“说得好!”

    “哈哈哈哈草,主播你太骚了!”观众[24口K纯沙雕]。

    “说得好,说得妙!我听懂了。”观众[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对于尸兄的发言,我总结了以下三点…”观众[一脸懵逼,是什么体位]。

    “哈哈哈哈,你们够了!”

    嬉笑怒骂,

    直播间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除了一旁吓得瑟瑟发抖、不停贡献表情包的蓝玲儿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怪谈之夜,亡者狂欢。

    在直播间观众们目瞪狗呆的注视下,一群只剩下执念的尸兄,竟然玩起了棺材板。

    扑通、扑通!

    宛如多米诺骨牌一般。

    一具具棺材,接连倒下。

    整个喜堂的地面,都随之裂开深渊。

    烔、烔、烔!

    一簇簇鬼火点亮,映照出一个通向幽冥的惊悚过山车。

    四周,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声不知何处起,曲不知何处终。

    原本喜庆的景象。

    主人公换成了一群揭棺而起的尸兄,场面就显得十分诡异。

    直播效果,简直炸裂。

    半推半就之中,姜歌、蓝玲儿,随着尸兄大潮,齐齐涌上过山车。

    “逛吃、逛吃!”

    以白骨堆砌,以血为燃,以棺材为位置。

    一只只尸兄,笨拙而又坚定地归位。

    过山车启动。

    一霎那间,仿佛天地颠覆、乾坤倒挂。

    时间、空间,如若不存。

    仿佛一趟,行走于历史之中的时光列车,在追溯、在还原、在讲述。

    讲述一段支离破碎的历史。

    一座城,一群凡人,一段抗争。

    一幅幅画面,从一只只尸兄身上浮现。

    姜歌的目光,落在一旁,一只枯瘦如柴的尸兄身上。

    这尸兄身旁,还有一匹老马。

    画面中,浮现的是一座城,一座深陷战火的……飘渺城。

    苍天泣血,大地诅咒。

    没有支援。

    没有退路。

    没有未来。

    ……大劫之下,绝望之中。

    这名菜农,骑着老马,他抱着头、缩着身子,穿越百里火线,把24箱蔬菜,送到一线。

    他坚持不要钱。

    他不是武者,脸和手都在寒风中冻得通红、炸裂。

    但他很开心,告诉战沟里的子弟兵:“这是最新鲜的!我只有这么多了。”

    在场有武师、大武师,有许许多多武道者。

    但所有人都哭了。

    ……

    直播间一片沉默。

    姜歌的目光,又徐徐挪动。

    ……

    这是一位胖胖的尸兄,生前是一位炼器师。

    飘渺城中,他的技术,闻名遐迩。

    这一天,他收到了一笔千万灵石的兵器订单。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飘渺城,牧家军要急用的。

    他连忙接单:“不用付钱,我们免费捐赠!”

    由于自家储备不足,胖师傅把这个消息扩散到了炼器师公会之中。

    公会的人看到消息,竟相捐赠。

    数千炼器师、数万炼器师学徒,一夜之间,就凑齐了订单。

    ……020读书

    还有一位女尸兄,她是一位母亲。

    因为拥有治愈系武魂,她义无反顾,报名了医疗兵。

    “妈妈要去打怪兽,很快就回来……”这位母亲,忍住泪水,告别女儿。

    ……

    不仅是他们,不仅是他们。

    放眼望去,尸兄成千上万。

    他们都是人,是闪闪发光的人。

    他们站在一起,没有造型,没有妆容,没有美颜。甚至每个人的脸,都被岁月模糊。

    他们只想活着。

    ……失败了。

    “……”姜歌忽觉胸闷。

    历史书太小,画面太碎,装不下一个人波澜壮阔的一生。

    历史书又太大,装下了灵武大陆千万年,他此刻翻过的一页、看过的一眼,就是许多人的一生。

    姜歌以为,自己能一直保持穿越者的淡然心态。

    直播间观众以为,自己能一直保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

    他们都错了。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就在这时。

    尸兄们,似乎寻到了一丝记忆,找回了一丝执念。

    他们咧着嘴,努力地回忆,要怎么笑?

    怎么说话?

    哦,想起来了。

    他们还会唱歌。

    “生……生前尽欢,死又何妨?”

    简单的词句,笨拙地唱出。

    姜歌心神俱震。

    他忍不住站起身,拔剑四顾心茫然。

    少年眸中,泛着不可思议的光。

    他极目远眺,看到了一台花轿。

    火红的花轿。

    清爽的香风。

    仿佛有一位婉约美人,巧笑倩兮,端坐在花轿之中,等郎来。

    可是,在这暗无天日的遗迹之中,她能等到谁?

    姜歌奋力想要上前。

    但他的身体,却不断后退、远离。

    一切仿佛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

    咫尺天涯。

    “咄!”

    姜歌怒目,舌咤惊雷,吐出一口劲风。

    大风起兮!

    花轿摇。

    火红的帘子掀开一角。

    露出……

    ……一个空无一物的水晶棺。

    姜歌愕然,旋即强光一闪。

    姜歌从原地消失。

    ……

    在姜歌消失之后。

    一声轻叹,荒凉、落寞,从深渊之中传出,令闻者黯然神伤。

    有人发问:“……将军,是他,他来了!”

    “我们为什么不出去?”

    “我们为什么还要隐忍?”

    “等了太久,吾辈的热血,都快要冷却了!”

    “……”

    之前发出轻叹的声音顿了顿,娇喝道:“飘渺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他是他,但还不是他!”

    “那究竟要等到何时?”有人怒声。

    女声道:

    “等到他过去,等到他未来。”

    “等到灯火通明,等到灵武大陆人族崛起,等到他需要我们!”

    “届时,只需他振臂一呼,吾辈,揭棺而起,抬棺死战!”

    “你们,已经不能战了吗?”

    话音未落。

    一双双眼睛睁开,强大的气息撼天动地——

    “恨入骨,仇难消!”

    “吾辈人族,何惜一战?”

    “一切,仍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中!”

  http://www.biqudiao.com/54/54672/214996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