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直播出个天帝 > 第五十三章 可敢比试?

第五十三章 可敢比试?

    “姜大师,好久不见!”鲁海道。

    姜歌道:“不是昨天才见?”

    的确是昨天才见。

    但鲁海这老小子,满脑子,整天就想着偷师姜歌,态度近乎舔狗,张口就舔,哪里还管逻辑?

    而姜歌虽然拒绝了丹师协会的邀请,但和鲁海这个拥赤子之心的老小子却是臭味相投,结了忘年交。

    为此。

    姜歌可没少在鲁海昔年丹徒,如今天方城主,沈千仞面前晃悠,各种得瑟、各种骚操作,气得后者至今一病不起。

    “鲁大师,这小子……您认识?”

    见姜歌和鲁海两人如此套近乎,斜眼青年露出一脸的惊讶。

    “当然认识,姜大师可了不得,年纪轻轻,就是二品九纹丹师。”

    鲁海一脸舔狗模样,出声赞叹,看着姜歌的目光宛如看着一个绝世美人。

    “什、什么,二品丹师?!”

    听到这话,斜眼青年眼都瞪直了。

    他驻守丹师协会也不是一天两天。

    凡是来到这里的丹师,不是中年就是老头老太,这完全就是一种常态、一种定律。

    而姜歌这般少年,他还是第一次见。

    所以他按习惯、主观上就认定,姜歌不可能是一名丹师。

    但!

    现在,鲁海却告诉他,对方不但是丹师,而且还是一名二品高阶丹师,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如何能不震惊?

    眼前的这一幕,已经彻底颠覆了斜眼青年的三观。

    此时此刻,他真是恨不得挖掉自己的眼睛,眼瞎啊这是!

    “姜大师,走,里面请!”

    然而对他的震惊,无论是鲁海还是姜歌,都视而不见,两人并排走入丹师协会。

    此间,遍地丹香、袅袅不绝。

    一个个穿着宽松丹袍,胸口绣着炼丹炉,袖口纹着百草灵药的丹师,或站或坐,在争执、吵闹。

    姜歌的到来,立即吸引了不少目光。

    “鲁海,这小子是你新收的徒弟?”

    “废话,这么年轻不是他的徒弟,难不成是他师傅?”

    “有事徒弟干,没事干徒弟……狗徒,你特么又炼丹失败了,过来挨打!”

    几名与鲁海相熟的丹师,见鲁海带着姜歌走来,如此调侃着道。

    还有一个暴躁老头,吹胡子瞪眼的扛着炼丹炉,在追打自己的徒弟。

    场面非常和谐。

    鲁海却是面色一囧,有些尴尬:“咳咳,别乱说,这位小友可不是我的徒弟。”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否认三连。

    “老鲁,你就别谦虚了,不是你徒弟,他能进丹师协会?”

    “就是,就他这个年纪,顶天就是一个丹师学徒呗!”

    然而闻言,众丹师都是不信,一个个嬉皮笑脸,让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鲁海,这才几年不见,凭你也敢收徒了?”

    不等鲁海继续否认三连,身后突兀的传来一声冷笑,众人循声转头,只见一名麻脸老者,带着一名少年走了进来。

    麻脸老者满脸麻子,坑坑洼洼宛如月球表面,双眼透刻薄、恶毒,显然不是善茬。

    而少年约莫十七八岁,年纪和姜歌仿佛,但不同的是,这少年时刻双手抱胸,脑袋始终高高扬起,看谁都是俯视的角度,一副我很牛,谁都看不起的傲慢模样。

    “麻麦皮,你怎么会在夜谈城?”

    目光盯着麻脸老者,鲁海脸色渐冷。

    “怎么,夜谈城你家开的,只许你来,就不许老夫来了?”

    “哼,手下败将!”

    “你……”

    麻麦皮话音刚落,鲁海一张脸当时就黑了。

    丹师之间,斗丹是常事。

    当年,鲁海和这麻麦皮就有过一场龙争虎斗,两人都是一品高阶丹师,比试的结果,却是麻麦皮丹药成色略胜一筹。

    从此以后,对方只要见到他,都要狠狠嘲弄一番。

    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病。

    也正因如此,他才疯狂的向姜歌偷师学艺。

    而嘲讽完鲁海,心情愉悦的麻麦皮又把目光看向旁边的姜歌,上下打量。

    然后,他竟被姜歌帅了一脸。

    剑眉星目,轮廓棱角分明,双眸漆黑如墨,站如劲松气如龙……妥妥的男神范儿。

    相比之下,麻麦皮和自家徒弟,是如此的粗制滥造,简直是造物者难辞其咎的败笔。

    嫉妒使他质壁分离。

    妒火中烧之下,麻麦皮看着姜歌,忍不住一脸讥讽道:“长得倒是挺靓,做男人可惜了,这种人,你收他做徒弟,莫非是某种不良嗜好?”

    呃,

    又有实力又长得帅,是本主播的错?

    姜歌眉头一皱,正伸长脖子边缘群众吃瓜呢,突然躺枪,自己招谁惹谁了?

    这老家伙,脑子有病?

    “麻麦皮,你误会了,他真不是我徒弟。”

    见麻麦皮针对姜歌,鲁海连忙解释。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怂得很。”

    麻麦皮当时就不信了,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道,“装,你接着给老夫装,你是不是怕我叫徒弟跟你徒弟比试?怕我打你脸?

    你越怕,老夫越要比!”

    见鲁海解释,麻麦皮以为鲁海怕他,当即看着姜歌道:“小子,你是鲁海的徒弟吧?会不会炼丹,敢不敢和我徒弟比一比?”

    “师傅,我看不必了。”

    不等姜歌说话,麻麦皮身旁,那个一脸傲慢的少年,双手抱胸,用俯视的角度看着姜歌,道:“我虽是土生土长的夜谈城人,但也听说过废物姜歌的鼎鼎大名!”

    “天生废武魂,百无一用!”

    “被大禹宗驱逐,贻笑大方!”

    “笑话传到夜谈城,甚至被编撰成童谣,口口相传。”

    “甚至连他的画像,都被红楼风尘女子悬挂,用于嬉笑怒骂……这种人,看他那熊样,能比得过我吗?我巴季晓,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品丹师!”

    听到这话,丹师协会顿时有些哗然。

    显然,前段时间的大禹宗驱逐风波,众人都曾有听闻。

    只不过,没想到当事人就在眼前。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姜歌的眼神里,都不免带着七分轻蔑,三分不屑,满目鄙夷。

    连带着鲁海也左右为难,窘迫难言。

    另外。

    听闻巴季晓如此年纪,竟然已经踏入一品丹师行列,整个丹师协会都有些吃惊。

    可别小看这一品。

    大多数人,如沈千仞之流,缺乏天赋,终其一生,也无法成为真正的丹师。

    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

    踏入一品,如荣登殿堂。

    更别提,巴季晓如此年纪,如此成就,可见其天赋是何等的不俗。若无意外,他以后必然能成为二品丹师,荣耀无边。

    “果真英雄出少年!”

    “厉害了,麻麦皮!”

    “如此天赋,若是悉心培养,一年后的炼丹盛会,你师徒二人,必定要大放光彩!”

    一时间,众人纷纷出声恭维。

    场面话,马屁言,很舒心。

    麻麦皮被夸得飘飘然,但这并不是他放过鲁海师徒的理由,他冷冷道:“不比也可以,但从今往后,你师徒见我师徒二人,要鞠躬行礼、见道让行!”

    “麻麦皮,不要欺人太甚!”

    听到麻麦皮的话,鲁海满脸怒容。

    姜歌的炼丹天赋,他心知肚明,肯定是百倍于人,但是姜歌并不是自己的徒弟,不仅如此,反而是鲁海经常向姜歌援疑质理。

    如此天才,岂可轻辱?

    鲁海愤愤不平。

    姜歌却忽道:“师傅。”

    鲁海猛一愣:“师傅?”

    姜歌咧嘴一笑,装作一副很为难、很扭捏,很不情愿的样子道:“师傅,既然人家都打上门来了,大不了比斗一场!”

    “这……”

    鲁海还想说什么,却被姜歌叫停。

    “小子,够胆,不过条件得改一改,若是你输了,我要你师徒二人从这里爬出去,你可敢比?”

    见姜歌答应,麻麦皮一脸阴谋得逞的微笑。

    而姜歌笑得比他还要开心,道:“可以,但若是你们输了,我也要你二人从这里爬出去。”

  http://www.biqudiao.com/54/54672/199812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