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 第3096章 潘美珍缓缓入睡了

第3096章 潘美珍缓缓入睡了

    VIP章节内容,

    这一晚,安晚做了一个梦。

    更确切的来说,是一个有傅君的梦……

    彼此滚烫的身躯紧紧贴在一起,她躺在床上,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脖子,耳边是他一句又句话的我爱你。

    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他问她爱不爱他。

    安晚翻身把他压,在自己的身下,用行动来回答着他的问题,特别凶猛的动作,坐在他的身上,安晚几乎要觉得那个人不是自己。

    摇摇晃晃的,在这场梦里,她占主导的位置,甚至连着最后,她都在他的身上,最后时刻,她醒了过来。

    睁着眼睛,望着一片黑暗的房间,脑海里,还是刚才梦里的场景,特别特别的真实,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脸烫烫的。

    她怎么做了个这样的梦?

    她有这么欲求不满吗?这个年轻,还做春,梦!

    身上全是汗,而且那个位置很不舒服,湿湿的,她羞得不得了,然后半夜起来去洗澡换衣服。

    肯定是那天在车里,他对她的举动刻在了脑海里,今天叶清来送她邀请函,回来的时候,她还想着他还真的说话算数,说过一个月就一个月,连面都不见。

    也许,这才是今晚梦到他的原因。

    再次躺下床,安晚没有了一点的睡意。

    便出了房间,看到江晨橙所在的客房还亮着灯,这个时间点,还没有睡觉?

    安晚过去敲门。

    江晨橙打开门,灯光下,她的脸红红的。

    “橙橙,你怎么了?”

    “晚晚姐,我有些不舒服。”

    安晚急忙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非常的烫,紧张的说,“橙橙,你发烧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江晨橙摇头,一想到江晨皓在医院,她就不要去。“晚晚姐,我不想去,你家里有没有退烧的药,我吃了睡觉,明天醒来就会没事了。”

    “不行,你的额头这么烫,要是真烧出毛病来,我怎么付得起这个责任?”安晚急忙拒绝,额头这么烫,应该属于高烧类。

    “晚晚姐,求求你了。”江晨橙抱着安晚的手臂撒娇,“我不想要去医院,晚晚姐,就给我点药吃好不好?”

    江晨橙说着,眼睛都红了。

    安晚看着心疼死了!她脖子上的痕迹还那么清楚,那江晨皓怎么也下得了嘴?在她身上发泄着欲,望,却还要虐待着她。

    简直就是人渣。

    “那我去叫医生过来,你在家里等着。”安晚记得别墅区这里有个医院,急忙换了衣服,拿着车钥匙出门。

    隔着院子里的铁门,她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马路上的车子。

    还是黑色的路虎,停在正对面,跟那晚在海苑湾一样,只是这一刻,没有下雪,她也不是来给他送钱包。

    白色的宝马开出去,坐在路虎车里的男人瞬间下车。

    这是,那晚后,俩人第一次碰面。

    傅君挡在车身前,安晚按了一下喇叭,大深夜的,也不敢狂按,怕吵到别人,只能摇下车窗,“我要出去,麻烦让一让。”

    “去哪里?”

    “橙橙在发烧,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我打电话叫人过来。”傅君说完,已经掏出手机,安晚坐在车里,只听到他对电话那边说了这边的地址。

    “大晚上,一个女人出去十分不案例,你就不知道安全?”傅君挂了电话,便皱着眉头对安晚说教。

    “情况不一样,怎么能相提并论?你呆在那里干什么?”

    “路过。”

    “……”敬亭山跟这里,可是一个南一个北,这样的理由难道他不觉得牵扯吗?安晚把车子退回院子里,傅君自然也跟着进来。

    她下车,他便站在她身边,然后把手里的风衣披在她身上,温和的说道,“晚上出来也不知道穿厚一些,你看,脸都冻红了。”

    这不是冻红的……真实的原因,安晚当然不可能说。

    大衣上,渗着男人淡淡的味道,跟她梦里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那些露,骨的画面顷刻间涌出在脑海里。

    安晚觉得脸发烫。

    难道,真的是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吗?她还没有到呢,竟然就开始做这种梦了!

    紧绷着身体往旁边挪了一下,拉开俩人的距离,她才问道,“傅先生,医生有说什么时候来吗?”

    “十五分钟到。”

    站在门口,安晚总觉得要是请他进去坐坐这样的话,说出来不太好,所以,就一起站在门口等吧。

    她有些局促的站在那里,傅君一双眼睛却像粘在了她身上似的,那种目光,让安晚觉得自己如同初生的婴儿,毫无任何遮掩的在他的视线里,望着,浑身的不自在,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傅先生看到别人,都是这样看对方的吗?”安晚有些不自在的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侧边的头发垂下来,遮去了她半张脸。

    这模样,给傅君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一种欲还欲找的娇羞模样。

    眉角微微弯了起来,“不。”

    “我只这样看你!”他向着她走近,安晚后退,很快,身后已经没有了跳,傅君修长干净的手指挑起安晚的下巴,让她的视线这样正对着他。

    指尖滚烫的热度让安晚急忙别开脸,躲开了他的碰触,双颊泛红的红色,让傅君身心都是愉悦的。

    “阮医生很快就会到。”

    “哦,谢谢。”

    刚说完,大门口一道车灯便直接照向这里,安晚闭了闭眼,车灯很快熄灭,接着停在那里。

    阮医生提着医药箱进来,“病人在哪里?”

    鼻梁上挂着一副黑色边框的眼镜,阮禹诺身上还穿着白马卦,应该是从医院赶过来!安晚觉得穿着这样的衣服,挺帅气的。

    女人看男人,总是格外喜欢制服类的,比如空少装……警察之类的,医生服较为文气一些。

    “在里面,麻烦医生了。”

    阮禹诺说了一句没事,跟在安晚后面走了进去。

    江晨橙还躺在床上,房间里关着灯,安晚一开灯,她就叫道,“晚晚姐,我难受,开着灯灯光让我更热。”

    “不是灯光让你发烧,是你的身体本身就在发热。”阮禹诺走了进去,打开自己的箱子,从里面拿出出诊的用具。

    “发烧的病人,最忌盖最被子,你把被子换薄一点的。”阮禹诺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命令着安晚,拿出体温计给躺在那的江橙晨,“先测测体温。”

    “不用测了,刚才我自己测了39.2度。”

    “烧得这么狠,你还系个围巾?”阮禹诺来听心肺的时候,看着江晨橙脖子上的围巾,伸手就去取。

    “你看你的病,我系我的围巾,有关系吗?”江晨橙反问了一句,紧紧抓着脖子上的围巾不让他拿掉,上面的痕迹,除了安晚,还有江晨皓本来,她还没有到敢给别人看的份上。

    何况,还是个陌生的男人。

    阮禹诺没有再管江晨橙,做了一翻检查后,给出结论——-扁桃体发炎肿大。

    立刻打点滴。

    安晚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别的问题就好,江晨橙特别让她心疼,想到江晨皓对她所作所为,不是平常的女人能接受。

    打点滴的时候,江晨橙缓缓入睡了……

    阮禹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轻轻的把她脖子上的围巾给解了,当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时,眼镜下的黑眸眯了眯。

    打点滴的手刚才把腕套给拿下,手腕上的伤,他自然也看到了。

    提着医药箱出了房间,客厅里,安晚跟傅君面对面坐着,听到脚步声,安晚直接过来,“现在没事了吧?”

    “点滴打完后,把针给拔了,明天上午我再过来一次,基本没问题了。”说话的时候,阮禹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一瞬间,安晚好像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便听到他继续说,“病人好像受到了虐待。”

    “那个……”

    “这是起病的原因,身体是自己的,你让病人多注意,实在不行,可以找警察。”阮禹诺说完,对着傅君点了下头,便走了。

    很快,车子消失在外面。

    客厅那里,男人原本坐着的,现在竟然躺在沙发上,就在安晚跟阮禹诺说话的空间,她走过去,带着警惕似的声音说,“今晚的事麻烦你了,只是,现在这么晚了,你该走了。”

    “我今晚睡沙发。”傅君闭着眼说道。

    “这不方便。”

    “我那天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说过一个月的,你现在是出尔反尔。”

    “橙橙不舒服,我要看着她,你一个大男人,不管怎么样,呆在这里都不太方便,如果你回敬亭山觉得远的话,你可以让叶清来接你,或者你去外面酒店开个房休息都是可以的。”

    安晚细细碎碎说了好一会儿,躺在那里的男人都没有反映,甚至安晚都听到了他轻轻的鼻鼾声。

    睡着了?

    安晚有些错愕。

    就算家里开着暖气,但在沙发上睡一晚,还是可能会着凉的。

    算了。

    安晚叹了口气,去房间里拿了个薄的被子出来,从沙发尾端那里慢慢拉着盖在了傅君身上,她想的其实就是既然他是孩子的爸爸,就当为了孩子吧。

    被子盖在他脖子上时,安晚的动作微微一顿,因为,原本闭着眼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

    Ps:书友们,我是若安陌,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http://www.biqudiao.com/49/49998/17713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