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 第2717章 别跟我这么客气

第2717章 别跟我这么客气

    手机阅读

    “谢谢你,孔雀。”紫若兮微微有些感动。

    “别跟我这么客气。走,我送你回家。”萧宁枫笑了笑。很自然地拥揽住她的肩膀。

    紫若兮倒也没有拒绝得那么刻意,只是轻轻地移过身体,淡笑着,“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可以。”

    “我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童若岚不再是我的影子了。”

    “那我……做你的影子?”

    萧宁枫笑着说道,看到对方脸庞了那渐渐映出的红霞。本以为她心底已然心动。

    却没料她下一秒的回答还是让他意外了,“死孔雀,你想都别想!”

    “哈哈……是你说的,那你也不准想。”萧宁枫接下话去。

    “想什么?”紫若兮看向他皱了皱眉头。

    “想我做你的影子啊。”萧宁枫将话又绕了回去。

    紫若兮听了先了一愣,继而也好气又好笑,“没发现,你还有说绕口令的本事。”

    “没发现的本事……还多着呢!不急,慢慢发现。”萧宁枫抛给她一个完美笑容。

    “懒得跟你说了,我真得走了。”紫若兮言道。

    “那好,我送你。”萧宁枫看着她,眼底透着她的影子。

    “你真不用送我的,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紫若兮婉拒道。

    “那好,不送。”萧宁枫倒也不勉强。有时候太急进只会让猎物逃走。

    猎物……想到这个词时,眼底透出一抹难以捉磨的深意。

    她若是他的猎物,那他是什么,是猎人?然后呢?打到这猎物,宣告完美的胜利,再抛弃?扔掉?

    不,不会,应该是收藏,而且是永恒地珍藏着……

    萧宁枫笑意颇深,面具下的眼底透尽那抹华色,璀璨如星辰,看着十分诱惑。

    萧宁枫目送她离开了房间,直到她的背影消逝的那一会,他的眼神仍是有些收不回来。

    这一夜注定扰神,紫若兮回到了丞相府,倒头就睡,可人虽累,却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眠。想到了孔雀,更也想到了母亲之死的复杂。

    再回想今晚之事,只能说一个惊险,幸好那童若岚没事,不然那她还真不好向父亲交待了。不过,倒是想也能想得到若是童若岚死了,那么这笔烂帐定会又栽到她头上来。

    那幕后之人的黑手就像要不断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才甘休!

    哼!很了!越是这样,她越是有些拭目以待呢!

    现在,童若岚搅了进来,紧接着四小姐童心雨也跟着卷进来,那么接下来,还会有其它的人一个个碌续进来。

    紫若兮闭着眼睛,眼皮子下的那双眸子跳动得厉害,仿佛这场看似乎平静的湖面很快就要掀风鼓浪了。

    过两天正好去那季王府一趟,顺道也替欧阳千花去办了那件事情。

    “哎……还真是扰人。”紫若兮闭眼喃语着,微有些后悔答应欧阳千花的所托之事。

    ……

    突然一阵风从窗户灌了进来。

    紫若兮一惊,“谁!”反射性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一抹红纱掠影驰入,然后那红影就到了自己的床头。

    对方身形飘渺高挑,头顶扎着一个花苞式的冠髻,用一根发簪扎住,其余墨瀑般的长发随疾风飘起,扬起一阵飘逸的弧度,给人一种甚是冰艳的感觉。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遇到穿红索命的厉鬼了。

    这份身形都如此完美,让人更加无法去忽视“她”的脸,那绝美的脸庞上更透着惊艳之色,清冽如琉璃的眼神映出温和的点点红光。

    “花宫主?”紫若兮一下子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今夜你去了哪里,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欧阳俊叶言道,声音甚是平淡,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

    紫若兮愣了下,忽而有种错觉。这女人怎么像个怨妇似的,搞没搞错这可是自己的房间,她怎么就这样一声不响、不邀自请地进来了?再说,她就算回来晚了,又关她什么事情?她有必要向对方交待么?

    想到这些,紫若兮微微有些不悦,“花宫主,深夜前来,找我可是有事。”

    “兮儿,家弟的事情……还希望你能放在心上。”欧阳俊叶像是没话找话说。的确,他来找她,他自己都有些困惑。总之,就是想要见她。现在见到了,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没有忘记我答应你的事情,花宫主,你真的不必特意来提醒我。”紫若兮说罢,从床上起身,就穿着白衣的亵衣亵裤走向那桌案,然后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本来她也没觉得有问题,毕竟都是女人,没穿外袍,穿着亵衣也没关系。

    “后天,我会依你所说的去趟季王府,顺便把那萧宁枫给哄骗出来。”紫若兮看着她,眼神掠过淡淡的光芒,“你就可以趁机去季王府救你弟弟了。”

    欧阳俊叶眼动也未动,语气轻柔,“可以,就这样办吧。”

    紫若兮站在那桌旁,余光扫了她一眼,她似乎并未有立即的意思,“花宫主,还有事?”

    “没有。”欧阳俊叶答道,继而走向她,“兮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紫若兮再次愣了下,还未有回过来她的意思。

    “我说,你刚才那么晚去哪了?”欧阳俊叶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紫若兮眉紧蹙了下,抬起头来看着这人,忽而就觉得有些烦躁,但是要在开口的那一霎她又忍住了脾气,漠然答道,“我没去哪里,只是四处散散心。”

    “兮儿很闷么?”欧阳俊叶语气甚是温和,随即很快拔下了头上那根黄金珍珠簪子,递给了对方。索性他头顶的发髻缠得很牢,也并未有散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紫若兮疑惑地看着对方,完全不解他的举动。

    “你跟我过来一下。”欧阳俊叶笑了笑,接着一手拉住了她的胳膊肘儿。

    紫若兮倒也没有挣脱,任她拉着来到了窗边,随后欧阳俊叶拔下了簪子上的那颗珍珠,将簪子竖对着天空。

    忽而一只只极小的蝴蝶便从簪子里飞了出来,飞向了那黑暗的天空。

    本书来自

    

  http://www.biqudiao.com/49/49998/17713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