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 第2484章 只是沉默着

第2484章 只是沉默着

    “斗气!该死的斗气!该死的修炼!”

    夜已经开始变得有点粗的声音回荡在卡塔河的上空,娜的眼里,泛出了泪水。

    “爸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夜?其实我知道,你是爱他的……”娜的视线模糊了,那个在水中痛哭的影子,渐渐融入了一片漆黑。

    ……

    一个战士,如果没有斗气,是不能叫战士的,斗气,才是战士的灵魂,才是他们力量真正的源泉!

    体质,是为了斗气而服务,战士锻炼身体,只是为了让肌肉经脉更加强悍,可以容纳更多的斗气而已。

    那是一种爆发性的纯物理能量,举个例子:一个只有二级实力的战士学徒,哪怕他只能凭借肌肉力量举起两三百斤的东西,只要他使用了斗气,瞬间的爆发力就可以达到上千斤!

    人类普通的体质,却拥有被阿修罗血脉改造的奇怪经脉……

    这太离谱了。

    假如他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就算体质再普通,只要修炼了那些高级功法,加上悟性高运气好的话,在有限的生命里还是有可能成为战圣,最差也是个战师。

    可是,他却无法产生任何一丝的斗气——这就决定了,他的成就,最多可以欺负一下没有炼过体的普通人。

    不止是灭龙剑气,妖族内,甚至是整个冰雪峡谷内,任何的斗气修炼方法,夜都无法修炼!

    他的身体,像是一个磁场的另一极,排斥一切的外来能量……

    第十九章离去

    夜……

    要记住,无论怎样,你都不能倒下!

    这个坚毅豪迈的声音,夜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艰苦的炼体一直在继续着,虽然对于他的体质来说,那并没有多大作用。

    日复一日,枯燥而且乏味,很快又过去了两年。

    “啊!”

    十岁的夜已经开始发育,抽条的身形看上去很不协调,寒冷的雪地上,他的腰上拴着一条皮绳,拼命拉着一块巨大的岩石。

    天气很冷,可他光着的上身依旧冒着热气,汗水从肌肉轮廓已经有点明显的上身上滴落,将地上的积雪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洞。

    “嘿嘿!夜加油啊!”一个又粗又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见比他高了起码两个头的道格拉斯一手举着一块巨岩,从他身边飞驰而过,那粗壮的腿踏在雪地上,哐哐哐的,标准的一脚一个深坑。

    “唉,这家伙的身体真好,又学会了斗气。”夜叹了口气,咬紧牙关,继续拖着身后的巨岩,皮绳深深勒进了他腰上的皮肤,周围的毛孔已然充血,表皮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啪!

    皮绳断了,夜的身体猛地朝前扑去,重重砸在了坚硬的雪地里……

    脸埋在冰雪中,一抹嫣红从两侧渗出,和雪混杂在一起。

    腰上已变的淤青,夜静静地趴着,一动不动,疼痛和疲劳袭来,让他的身体几欲崩溃。

    “夜。”一个看上去异常凌厉的黑衣男子走了过来。

    “唔……阿里斯门迪叔叔……”夜吃力的撑起身体,额前的伤口已经被雪的温度凝结。

    “你知不知道什么才是身体的完美状态?”阿里斯门迪低头看着他。

    “道格拉斯的身体与众不同,肌肉力量天生就强,所以他用这种方法没错,不过那绝对不是最好的炼体。”阿里斯门迪接着说道,“和道格拉斯那个种族比,我绝对算个弱者,但我却成了圣级强者。”

    “因为你会斗气!”夜突然激动了起来。

    “是的,没错。”阿里斯门迪淡淡的道,“可我的身体,却是平衡的,即使我的对手斗气比我强,依然有机会赢。”

    “平衡?”夜愣了。

    “是的,那才是炼体的完美状态,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筋络,甚至是每一根骨头,都发挥出了最大作用,它们配合着,让身体达到了一种极限的平衡。”阿里斯门迪道。

    夜没有说话,只是眼里闪着光……

    “如果你不放弃修炼的话,那就找到一种方法,让身体平衡。”阿里斯门迪说完便离开了。

    这小子的悟性很好,至少比我那个蠢笨的道格拉斯强百倍,真不知道烈那家伙是怎么想的……

    远处,他回头望了一眼雪地上静静思考的夜。

    ……

    时光飞逝,夜一天一天的长大。

    阿里斯门迪的话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炼体过程越来越苦,可他却始终注意在这其中找到速度、力量、爆发性、持久性各方面都具备的平衡点……

    那面自己曾经坠落的峭壁下,十三岁的夜已经长到了一米七,身体也强壮了不少,此时,他蹲下身,将两把匕首缠在靴底,刃尖伸出,十分锋利。

    嚓嚓,他在雪地里踢了两脚,确定牢固后,从腰带里抽出了两把短刀。

    锵,刀尖插进了雪白的岩层,接着,夜左手的短刀也插了进去,然后右腿朝岩壁一踢,靴上的匕首尖没入了岩壁,最后左腿也固定在了岩壁上……

    他是在攀爬这面峭壁,三年来,他就是用这种方法炼体的,从一开始只能爬几米高就摔下来,到可以攀上十米、二十米……

    无数次跌落,无数次站起,无数次受伤,无数次咬牙。

    因为一个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让他牢记在心,而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高大身影,却又是他心中最敬爱的人!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夜养成了一种坚忍不拔、不愿倒下的性格。

    峭壁的岩层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风雪,很坚硬,夜每爬一步,都是在用尽全力,除此之外,他还要注意到身体的平衡感,受力的均匀,四肢都要协调,不然就会摔下去——

    虽然他已经习惯,但那浑身散架的感觉的确很不好。

    一百米了,夜感觉到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二百米,他有点累了,三百米,四百米……

    从清晨到日落,夜已经快爬上了一千米的地方,这是他新的高度,握着刀把的手开始颤抖,脚也软了,呼啸的冷风从他脸上刮过,生疼生疼的。

    夜真的快要支持不住了,于是,他开始一步一步的向下爬去。

    就在离他头顶不远的一块伸出的岩石上,站着两个人,正探出头朝下望着。

    “这小子居然找到了这种方法,我都没想到,看来他修炼的悟性的确很强!”左边那个古铜色头发的黑衣男子笑道。

    “阿里斯门迪,你叫我来,就是看这个?”男子身旁高大的红发男人转过头,“而且,你也不用这么说,悟性再高有什么用,无法产生斗气,就不能叫修炼。”

    “我说烈,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阿里斯门迪皱起眉头。

    “没有……”烈的声音软了下去,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

    突然,他面色大变,身体猛地朝下一跃!

    因为即使他在和阿里斯门迪说话,眼角的余光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峭壁上的那个身影。

    不止今天,几乎每一天,烈都会待在一个夜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他。

    夜失足了。

    从将近一千米的高处摔下去……要知道,他已经不是两岁时那个体内充斥着灵魂残存的木偶人……

    耳边的呼呼声很急促,身体完全失重,不变的白色在眼前晃动的很快,恐惧和惊吓的双重刺激下,夜昏了过去。

    不要说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了,就算是一个成年人,遇上这种情况,也没几个不吓晕的。

    就在他的身体快要砸到坚硬无比的地面时,一个人影接住了他……

    啪的一声,阿里斯门迪落到了烈身后,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烈将夜轻轻放在地上,然后转身离去。

    “这个固执的家伙……”阿里斯门迪蹲下身,手上多出了一瓶治疗药剂,掰开夜的嘴,给他灌了下去。

    不一会儿,夜醒了,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张凌厉瘦削的脸。

    “阿里斯门迪叔叔……”他挣扎着坐起来,“是你救了我?”

    阿里斯门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摇了摇头。

    夜不再问了,有些发青的脸上,渐渐流露出一丝希翼……

    荏苒的时光不会为谁停留,它的脚步,总是那样坚定不移的向前,再向前。

    夜依旧每天攀爬着那面峭壁,到达的地方也越来越高,又过了几年,他最终站在了峭壁顶端……

    奥丁圣日历3028年。

    从夜来到塔罗纳,已经过了十六年。岁月,真像一个无情的画家,无论画笔怎样精妙,它留给世间的,总是真实,真实的幸福,以及,真实的伤害……

    今天,是妖族少年们的**礼。

    这是塔罗纳的节日,最盛大的节日。

    妖族的繁衍能力很差,有可能,这样的日子,几年都赶不上。

    可是,今年,却有十多个少年要渡过这美好的一天。

    包括,夜……

    一米八五的身高,修长的身形,肌肉显得那样匀称,充满了柔韧性和爆发力,那是他每天攀爬、平衡炼体的结果。

    皮肤白皙,不像其它族人是棕色的。脸上,一双眼睛细长而深邃,像夜空中的星辰,并不高挺却恰到好处的鼻子,配上微微翘起的嘴唇,五官并不精致,搭配起来却很好看。

    黑色如瀑的长发随意的扎起,搭在背后,有些凌乱,有些倔强,仿佛一首情诗念到了最后,隐隐散发着伤感。

    他十八岁了,今天过后,他就是正式的**,他要靠自己的力量在冰雪峡谷中生存了。

    不止他,塔罗纳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只要成年,就必须要自力更生,不得再依靠亲人。

  http://www.biqudiao.com/49/49998/17712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