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妃同反响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触怒龙颜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触怒龙颜

    只听萧月熹用更加无辜的口吻道:“臣妾没听皇上说起过这件事啊……”

    陆锦绣暗自咬牙,堪堪维持住面上的从容,冷声道:“萧夫人何必装傻?你如此聪慧,怎会不清楚本宫是什么意思。”

    萧月熹淡然一笑:“皇后娘娘太抬举臣妾了,臣妾哪里聪慧?分明愚钝得很!”

    最先绕弯子不好好说话的是陆锦绣,最终却也是陆锦绣最先沉不住气了——绕来绕去,反倒是让萧月熹占据了上风,无论你说什么,她都能迎着一副笑脸装得天衣无缝。陆锦绣开始后悔,早知道一开始还跟她绕这些圈子作甚?最终的结果不还是撕破脸?

    陆锦绣凉凉地开口:“萧夫人,就算你装傻充楞也改变不了什么结果,今日本宫给你的是昭阳殿不是寒殿,你应当知足!”

    不等萧夫人开口,便有人为她说话了:“朕竟不知,皇后可以私下将正一品后妃送进寒殿?”

    一道明黄的身影徐徐走进,面色阴郁,声音凛冽,仿佛将外头的霜气一并带了进来,瞬间让周遭空气都变得冰冷无比。

    萧月熹见到他,唇角的笑意便愈发柔和起来。她就知道,陆锦绣把她带到昭阳殿的事,慕云轻不会不知道,至于她的用意,也不算多么难猜,只要慕云轻猜得到,就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他果然来了,一来就不留情面地讥讽道:“且不论萧夫人功劳如何,单是得罪了平南侯府,陆锦绣,南境贼人打上门的时候,你打算以你己身抵御千万铁骑吗?”

    陆锦绣迎上慕云轻的怒气,不卑不亢地道:“臣妾既为皇后,便要约束后宫以正宫纪,萧妹妹虽只是正一品宫妃,却担着协理六宫的重任,若带头触犯宫规,让新受封的姐妹们如何想?让臣妾如何做?皇上,虽然臣妾并不觉自己有错,但您若一定要降罪,臣妾亦无话可说。只是皇上因臣妾一句无心之言降罪,却不责罚屡犯宫规的萧夫人,实难服众!”

    哦……原来在这里等着呢?萧月熹总算明白了皇后突如其来的举动背后的深意。她这是在挑战慕云轻的底线啊!萧月熹心中如是想着。

    陆锦绣这次是真的豁出去了,冒着自己被责罚的风险也要把萧月熹拖下水。可惜……萧月熹想。你还是不了解慕云轻。他若真那么怕被人议论,早就将底牌亮出来让人闭嘴了,他能隐忍到现在,承受那么多的非议,又岂会因为她陆锦绣的三言两语而改变什么?

    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一点,萧月熹才会抢先一步开口打断他想说的话:“皇后娘娘所言极是,是臣妾思虑不周了。”

    “月熹!”慕云轻的眉头蹙了起来,似是没想到萧月熹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下意识地用目光询问她在发什么疯。

    发疯的萧夫人一提裙摆跪了下来,“自责又愧疚”地开口道:“臣妾少时心思便是直来直去不懂变通,请皇后娘娘莫要笑话臣妾。今日您的教诲,臣妾都记下了……臣妾自请卸去职权,禁足寝殿闭门思过,望皇后娘娘莫再生气了。”

    萧月熹腰杆挺得笔直,虽垂着眸子,却依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从容之态。这一番认错的言辞颇为诚恳,颇为全面,简直让人挑不出错来。

    陆锦绣一怔,似也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如此顺利,目光下意识地投向皇帝陛下,却发现皇帝陛下压根没看她,一双泛着寒意的眼中此时只装得下跪在地上的萧夫人,面色也是忽青忽白。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陆锦绣一时分不清皇帝陛下是在生她的气,还是在生萧月熹的气更多一些。好一会儿,慕云轻才凉丝丝地开口道:“萧夫人的确需要闭门思过!”

    他说着,拂袖转身,似要离开。陆锦绣暗自呼了口气,正欲抬手抚一抚胸口以求平复欢喜的心,却忽见皇帝陛下驻足回过头,登时又不敢动了。

    皇帝陛下冷冷道:“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给朕滚回寝殿好好反省?”

    陆锦绣:“……”

    萧月熹:“……”她就一句话的口误,就让他逮住这么大的破绽,她要怎么往下接啊!

    陆锦绣迟疑道:“皇上,萧夫人的寝殿不就是……”

    皇帝陛下冷冷的一眼递过来,硬生生让陆锦绣将“这里吗”三个字咽了回去,噎得她差点背过气去,才后知后觉地想:不过是看了我一眼而已,我为什么要怕成这样啊?

    陆锦绣没能想明白,也没敢再继续这一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她被皇上那一眼瞪得遍体生寒,不由自主想起一些传闻——这位继位以来一直处于唾沫星子正中央的皇帝陛下,并没有人们传的那般毫无成算,相反,此人心机之深,手腕之强横,皆非常人所能企及。

    她原本是不信的,可这些日子,皇帝陛下为了萧月熹开了太多的特权,有意无意间,露了太多可供探究的疑点,再不起点疑心,就真的是蠢了!

    皇帝陛下那一眼,虽威慑住了陆锦绣,却没能吓唬住萧月熹,她只是愣了一瞬,便要开口拒绝。可正如萧月熹了解慕云轻一样,慕云轻对她又何尝不了解?

    慕云轻沉声道:“再废话,你以后都不必出门了!”

    这种时候,尤其是还有个陆锦绣杵在这里,萧月熹自然不想真的跟他吵,平白让人看笑话不说,看慕云轻此时的状态,似乎也不宜再还嘴。

    思及此,萧月熹只得从地上站起来,冲陆锦绣施了礼,才匆匆追上大步而去的慕云轻的脚步。

    慕云轻一路走得飞快,萧月熹本就折腾了一上午累得不轻,这会儿在他后面追追赶赶的,也就来了火气。

    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倏地停了下来,慕云轻怔了怔,驻足回头望向她。

    萧月熹正红着双眼睛看着他,不是要哭的那种,而是气得。

    慕云轻的心登时一颤,却还冷这张脸,目光也极为冷淡。

    萧月熹才不管他说不说话,要做什么要去哪里,两人正行至一处门前,萧月熹走到一尊石狮子像前倚着就不动了。两人对立半晌,仿佛也成了雕像般纹丝不动。随行的宫女太监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两位主子突然这是怎么了。

    皇帝陛下开了口:“怎么不走了?”

    萧夫人压根不吭声,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慕云轻额头上的小青筋开始蹦跶起来,瞪着萧月熹好一会儿,才咬牙挤出一句:“你还有脾气了是吧?”

    萧月熹总算舍得抬了下眼皮,慕云轻便已经大步冲到她眼前,萧月熹看破他的意图,侧身一躲避开了他打算横抱起她的动作,还没等她得意,就听皇帝陛下冷笑一声,继而,她就毫无准备地被皇帝陛下扛了起来……

    “慕……你放我下来!”萧月熹生生将皇帝陛下的全名咽了回去,最后一句话却是气得语调都在颤抖。

    皇帝陛下还是在冷笑,不顾两旁宫人都是用什么样的目光看他的,打算就这样将萧夫人扛回清凉殿去。

    刚开始萧夫人还吵吵嚷嚷的叫唤个不停,可声音越发微弱,语气也有些变化。慕云轻觉察出了些许不对,忙偏过头去看萧月熹的脸。按理说这样的姿势,加上一路气极叫骂,脸色应该极为红润才是,可是这会儿,萧月熹的脸色惨白着,颇为异常。

    慕云轻心一突,连忙放下萧月熹,手足无措地问:“你,你怎么了?”

    萧月熹摇摇头,刚想开口说一句没事,却头重脚轻的一个趔趄差点栽倒,身体软绵绵地靠在慕云轻身上,也没那个闲工夫怄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你怎么样?没事吧?”慕云轻语无伦次地念叨着。

    萧月熹蹙着眉,暗骂这病发得真是时候,真要出什么事了,让慕云轻怎么想?就算要出什么问题也不该是现在啊?

    她强打起一丝精神,突然“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眉眼间尽是欢愉:“既然皇上认错态度这么诚恳,那我就不跟你计较啦!”

    慕云轻:“……”

    他的目光先是狐疑,继而是迷茫,最后又变回气极的模样,仿佛恨不得将眼前的人一掌拍死。

    “好啊!你戏弄起我来倒是得心应手,亏我还吓得半死,以为你出了什么问题了呢!”

    萧月熹一把拉住他的手,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出了脸色白了些,根本看不出她此时有多难受。萧月熹自己也知道,此时她的脸色肯定很不好看,这一点无法伪装,倒能解释他的担忧了。

    萧月熹嘟着嘴巴道:“谁被扛着走都不会舒坦的,你这样不懂得照顾病号,我当然要吓一吓你了!”

    早在觉察出萧月熹的异常时,慕云轻的火气就消散无踪了,这会儿再让他提他也提不起来,只得无奈开口:“是谁突然翻脸,说不走就不走还不理人的?真是败给你了……”

  http://www.biqudiao.com/49/49091/192196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