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称帝 > 第48章:在家销赃

第48章:在家销赃

    良久,钱军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坚决地道:“我愿意担任族长之职,但是我不会寻找纵火之人,在我担任族长之后也不允许族人继续追究此事,这是我唯一要求。”

    钱氏众人面面相觑,一个平日嚣张惯了的纨绔愤然起身,指着钱军骂道:“你这混蛋还算是钱氏的人吗!”

    钱军板着脸,冷声道:“正因为我是钱氏的人,才要这么做,我不想钱氏彻底覆灭!你们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只希望以后也不要找我,我不会再重复往日的罪孽。”

    他这句话使出了炼体九重强者的内力,声音不大,却让三百多人觉得震耳欲聋。

    一夜变故,让钱军突破到了炼体九重,前氏唯一的顶级武者。

    前氏众人久久不曾开口,一个个眼神复杂,不甘和愤怒交织在心中。

    钱军不愿再多言,起身离开,既然钱氏族人坚持执念,那就随他们去吧。

    “等一下!”干瘦的长老叫道。

    钱军回头:“还有事情吗?”

    “我能问一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三百多名钱氏族人竖起耳朵,静静等待着回答。

    钱军停下脚步,长叹一声:“一切都是我们引起的祸。三位长老,你比我更清楚这些年钱府的所作所为。”

    干瘦长老身子僵硬片刻,三百多名族人齐齐低头,他们明白钱军的意思。

    干瘦长老长叹一声,从袖中取出金色令牌:“这是族长凭证,请收下,希望你能带领钱氏走出绝境,钱氏上下三百二十一人从此任您调遣!”

    三百多人齐齐叩拜,高声附和。

    钱军郑重地接过令牌,沉声道:“我一定竭尽全力!”

    心中松了口气,他也不希望前氏一直执迷于过去的错误之中。

    他旋即又道:“从今天开始,钱氏开始重头来过,堂堂正正做人,禁止一切欺压,违命者家法处置!”

    ……

    元家,元穹屋内。

    “死狗!你是不是偷吃了?”元穹眼神锐利地盯着狂山,装着天材地宝的三个麻袋摆在一起。

    “你别冤枉老夫,我怎么可能做偷这种事情!”狂山偏过头吹着口哨。

    “那为什么分量变少了!”

    原本满满当当的三大麻袋,现每个袋子的分量都有少,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

    但眼角的元穹一眼便发现不不对劲。

    “也许是天材地宝离开了金库,和空气接触的缘故吧,你也知道这玩意不妥善保管很容易流失药效,分量就轻了。”

    元穹将信将疑,但更相信是这家伙偷吃的,这家伙以前经常这么干。

    狂山不耐烦道:“你还想不想学丹药入门了!再怀疑我人品我就跟你急!”

    “你一个魔头哪来的人品可言。”元穹翻了翻白眼。

    不再纠结细节,元穹开始整理自己的收获,至于在钱府闹出来的动静,就没那么多心思去管了,反正查也差不到他头上。

    元穹至此和钱氏的恩怨从此烟消云散,双方都放下仇恨。

    经此一难钱氏也没有能力再为非作歹,恐怕连家族都可能被其他势力吞并。

    经过半个时辰的整理,元穹得到了五百多斤的天材地宝,犹如柴火一般堆积在桌上。

    还有一百多瓶大大小小的丹药瓶,这些全都是不入流的丹药、毒药、解药等等,对于元穹来说都只是作为转化系统灵能的消耗品。

    一切有着真气的东西都能被系统转化,并且让其失去原本效果,第二天上个厕所就完事。

    元穹一瓶接一瓶的全部吃下去,丹药瞬间转化为系统的灵能。

    又一瓶一瓶地捏碎空瓶子,销毁证据。

    他打了个嗝,系统无限储存灵能固然是好事,不过也有缺点,只有吃下去的东西才能转化灵能。

    “感觉我正在向吃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元穹自嘲道。

    抬头看着小山般的天材地宝,这几天可以不用吃饭了。

    元穹接着将百年份的天材地宝分成四分,父母共两份,自己和初月各一份,这些足够他们用上很久了。

    整理到最后,还剩下几十件金银首饰,元穹挑选着分成了两份包裹起来,一份给母亲,她这么多年来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新的饰品了,另一份自然给初月。

    元穹在家里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心想也许是出门去了,就将装有金银首饰包裹放在她厢房的桌上。

    “嗯~女孩子的屋子就是清香。”元穹不禁驻足,在屋内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少爷!”身后传来初月的声音。

    初月出门买菜归来,刚从厨房出来走到门口,听到元穹的话语,两张脸瞬间羞红了起来。

    “咳咳咳,月儿回来了,我……我是来送点礼物给你的。”

    元穹脸上发烫,居然被丫头发现,还听到刚才的话,丢死人了!

    他连忙转移话题,从袖中取出从金库得到的水晶项链:“这是送给你的。”

    女人往往对于珠宝的抵抗力基本为零,即便是初月也不例外。她呆呆地接过水晶项链:“好漂亮,一定很贵吧?”

    旋即她又把项链放在桌上,忸怩道:“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受不起,还是给夫人吧。”

    元穹宠溺一笑,拿起项链走到她身后,柔声道:“这件饰品还是你带着最适合。怎么样,喜欢吗?”

    元穹亲自为初月带上项链,原本就很清纯美丽的她,在项链的衬托下更加漂亮。

    初月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体香,这种味道很特别,比帝都豪门女子使用的极品香料还要芬芳怡人。

    元穹看着她傻傻地发呆,望着眼前长发素衣的少女,轻声长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真像仙女下凡一般……”

    此刻他也有些理解,古人为什么喜欢吟诗,只有遇到平常白话说不出的意境,作诗是最能抒发心中所想。

    “少爷……”初月双手抱怀,触摸着水晶项链,仰望着明眸黑发的元穹。

    她痴痴地凝望着坚毅的面庞,莫名心跳加速。

    “咳咳咳!”

    厢房大门敞开,屋外元志远一脸看好戏地笑着,倒是玄如意略显严肃,刚才咳嗽声也是她发出的。

    “啊!老爷夫人……”初月脸色发烫,低头不敢看人,屈膝行了一礼就匆匆跑走。

    居然被人撞见,脸皮薄的她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子有一手的嘛。”元志远哈哈大笑道。

    “你闭嘴,”玄如意翻了翻白眼,旋即对元穹说教道:“儿子啊,你可要注意点分寸,千万不能过早行房事。这样有损修炼速度,至少也要成年之后,身体发育健全。”

    纵使是两世为人的元穹也有些受不了,害臊道:“妈,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纯粹的聊天!”

    他换个话题说道:“对了,我有东西要送给你们,到我房间里来。”

    元穹领着二老进了屋子,谨慎地关上房门。

    屋内桌子上堆积着小山高的天材地宝,椅子上地上散乱着金银珠宝,有些首饰上还刻有“钱”字标识。

    二老大吃一惊,互相对视一眼。

    元志远凝重道:“儿子,这些该不会是……”

    他没有说完,但话中的意思元穹明白。

    “没错,昨夜是我做的。父母是不是还想要问我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们,但是用的什么方法恕我不能告诉你们。”元穹郑重道。

    系统的太神秘太强大,以免给父母带来祸端,不能告诉他们。

    玄如意叹了口气:“孩子终究是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穹儿,妈相信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元志远眼神忧虑,沉吟道:“你最近经常半夜外出我们是知道的,昨天我们只以为你和往日一样是去偷偷修炼,就算是后半夜钱府大火我们也没把此事联系到你身上。”

    他停顿片刻,凝望着元穹:“看来我儿子比我有才华,也比我更有机缘,现在我都看不出你的修为了。你做得很对,修士的秘密哪怕至亲都不能亲自告知,这是所有修士的一条潜规则。”

    元志远从怀中掏出将军令丢给元穹:“离武考还剩最后三天,好好加油。”

    玄如意叮嘱道:“记得以后出门在外要小心谨慎,万万不能大意。不能被表象欺骗,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元穹莞尔:“孩儿像是那种看到女孩子就把持不住的人吗。”

    “我看像,”元志远笑道:“不过你要是真喜欢,就都娶回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妈很乐意帮你带孙子孙女,尽管放心去找。”

    “一把年纪了还教坏孩子,说,你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玄如意立刻揪住元志远的耳朵就要家法伺候。

    “哎哎哎!老婆,儿子在这,你看回屋再说吧……”元志远顿时没了刚才豪言壮语时的气势,被老婆揪着耳朵出了门。

    玄如意临走时说道:“初月这丫头是个修炼奇才,对于剑道的悟性很高,你给她的武技很适合她。

    以后多教教她修炼,在这个世上只有变强才能活的更久,不要一味地让她活在别人的羽翼之下。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个道理要明白。”

    元穹点头道:“妈,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夜幕降临,元穹将初月叫到房间。

    初月心中忐忑,瞧了瞧床铺,又想起白天的事情,脸上又浮现红晕。

    “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她的两只小手忸怩地揉搓衣角。

    “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元穹取出将军令放在桌上:“你愿不愿意入宗门修炼?”

    初月一愣,原来不是说那事,心中莫名有些失落。

    元穹继续道:“这是将军令,可以直接拜入任意十大宗门修炼,我打算把它给你用。”

    初月连连摇手道:“这怎么行,这可是老爷夫人给少爷准备的!”

    元穹拉住她略显粗糙小手,这是经常做家务留下的痕迹。

    “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你永远住在我的心里,我理所当然的要把一切都给你。不许拒绝,这也让为你好。如今知道你有修炼的天资,我就不能耽误你的未来。

    将军令是父母给我准备的,可现在我的实力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给你使用是最适合的。等到武考结束,你随我一起去天启郡。”

    初月感动不已,主动投怀送抱:“我不想和少爷分开,初月也是知道的,就算考进了武院,还要再经过一次武院选拔才能有资格拜入宗门。我要是进入宗门,就和少爷分开了!我不要!”

    元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劝道:“你家少爷天才过人,武考和武院选拔哪能难得倒我。你先去宗门,我肯定随后就到,谅那些宗门老头也不会拒绝天才的拜师!”

    元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没底,毕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考生实力如何,虽然他对自己也是很有信心的。

    说了这么多都是为了安慰初月,这丫头吃软不吃硬,非要逼她去很可能误会成是要抛弃她。

    元穹抱着丫头,说了一夜的肉麻话,终于说服了初月。

  http://www.biqudiao.com/48/48347/171990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