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峰御天之浮生驭梦 > 第五十五章 神秘的失踪

第五十五章 神秘的失踪

    自是不能等他们下课,而且下课后也不一定就有机会,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得手。既然如此,不如直接一点来得方便,反正只剩她一个人,而其他人都只是普通人罢了。

    虽然打算直接要人,却也不能太过强硬,要是殃及无辜就不好了。我一边想着,拉下头套,来到门边敲了敲门。随后房门被打开了,我走了进去,众人脸上充满了惊讶和疑惑的表情。

    “我来找人的,第三排...。”

    “喂,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秦奇和王庆搞什么鬼,竟然让外人进来了。”站在房间最后靠墙位置,有一个男人大声问着,打断了我的话,边说着边向我这边走来。

    “你们别管我是谁,我只是找她说几句话。”

    “你是找我吗?”那个女人站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那被我无视的男人来到面前,指着我喊道:“你他妈的活腻了是吧,给我上,打死这小子,别让他跑了。”

    说着就率先冲了过来,跟他一起冲过来的,还有几个原本坐着的男人。看着他们张牙舞爪的冲到近前,自己两三下就把他们打趴在地,然后问着:“现在我可以跟她说话了吗?”

    被打倒在地的男人,悄然拔出一把匕首,触不及防的向我刺来。见此我心里冷笑一声,略微侧身,右手抓住持刀的手往前一拽,右腿一蹬他的膝盖,人就径直往墙上撞去,右半边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墙,流出了鲜血。

    他左手一摸,看到自己挂彩了,大喝一声,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再次向我冲来。这时我已经没心思再陪他玩了,再次避开进攻瞬间,右手砍中他后颈哑门,人就随即软倒在地上。

    其他人见此都没再敢上前,都惊恐的看着我。“你把他俩怎么了?”那女人似乎想通了什么,质问着我。

    “我们的事情最好还是出去说的好,你觉得呢?”我微笑着说,然后转身走出门外。

    那女人和里面讲课的‘老师’说了几句话,然后走了出来问着:“你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大老板让你来的?。”她疑惑着问道。

    看到她身后的门再次被关上,我迅疾上前,点中她的神阙、气海两穴,然后把她抱到了一旁平房边,防止屋内的人听到我们交谈。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大老板的意思吗?”突然的出手,让她触不及防,满腹疑惑的问着。

    “谁是大老板?”我冷冷的说着。

    “你难道不是大老板派来的吗?”她更加疑惑了。

    “我不认识什么大老板,告诉我是谁让你们三个来这里的?”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我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汲灵术慢慢运转,她体内的阴灵气,在我的引动下开始被缓缓汲取出来。“我说,我说。”她惊恐的说着,看来明白了我的意思。

    “这里是华良集团安排的,大家在这里培训学习而已。”

    “还有呢?”

    “还有什么?”

    “你从哪里学的法术?”

    “你怎么知道我会法术?”

    “嗯?”我冷哼一声。

    “是大老板教我的,他说学了能美容强身。”

    “他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大家都喊他大老板。”

    “这个大老板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最后一次见他就在桂林市区。”

    “他就是华良集团的老板吗?”

    “不知道,好像只是其中一个老板...。”

    在问清楚情况后照旧处理完她,然后翻墙回到白雪梅身边。“处理完了?”原地打坐的她问着。

    “处理完了,又发现一个新的组织。”我无奈的说着,随后把得到的相关信息告诉了她。

    华良集团是台湾一位名为郑勇森的商人,在国内开办的公司。该公司的销售手段是会员模式,就是购买公司物品成为公司会员,然后会员拥有优惠价格,更重要的是,会员可以向下发展会员,每带入一个会员,就会获得提成,下面的会员销售公司商品,自己也会有提成,只要自己下面的人够多,就能赚大钱。

    不得不说这个公司的销售策略有点意思,不过这不是我要关注的事。因为那些会员要发展下线,所以就会有新人加入,由公司派人组织进行销售培训。培训后新人们掏钱买商品,成为会员,然后继续发展自己的下线。

    华良集团就是这样循环壮大,这些最底层新人们的聚集环境相当恶劣。几乎吃喝拉撒都在一起,更重要的是他们多是年轻人,元气充足。这种地方培养阴奴事半功倍,而且因为环境封闭,所以风险极小。

    看来这个大老板应该是与华良集团合作,在各处的新人聚集培训之处安插阴奴。这些人为了力量,真是机关算尽,无孔不入。

    白雪梅听我说完,只是淡淡说着:“上报吧!”我点了点头,掏出手机。

    “要不我们在桂林多留几天,现在正好摸到了线索,就顺便从这开始吧,反正早晚都得来的。”我打完电话,发动轿车说着。

    “嗯。”她轻哼一声表示同意。

    回到宾馆,各自休息去了。第二天续了房钱后,驱车前往市区。开始多方打探消息,寻找隐匿在城市阴暗中的阴奴组织。

    第三天九部传来消息,说是华良集团一早就因非法传销活动,被通告全国工商部与公安部联合清查,现在多数培训窝点从明面转到暗处。

    虽然社会行动与九部关系不大,但却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情报消息,没过两天,在白雪梅的帮助下,桂林警方再次发现了一处传销培训窝点。这给华良集团的苟延残存,带来了致命打击。

    除了新发现的传销窝点,我还遇到了曾交过手的金轮圣殿和宇宙神功。再次处理完他们,已经在桂林呆了五天,是时候继续赶往驻守地了,虽然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大老板,但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三月二十四日一早,我和白雪梅再次启程。听说南宁那边,正有一件棘手的案子,等着我们。历经十来个小时,终于在当天晚上到达了南宁城北区,领导为我俩安排好的驻守处。

    当天晚上直接休息,第二天一早,我俩才来到警局,见到了专案负责人方队长。打过招呼后,他介绍案情说着:“这个案子实际发生在六天前,勇舟村村民周广俞的儿子周发达失踪了。周发达是个男孩,今年十岁,在良勇小学读五年级。从良勇小学到他家差不多一公里,沿路也都有人家户。”

    方队长说着给我们倒上了茶水,然后接着说:“当天晚上八点过,周广俞夫妇就与自家大哥和嫂子,出门寻找。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给乡里派出所报案,民警们连夜翻山越岭找寻,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刚开始你们认为是人贩子干的对吧?”我喝了一口茶水,接话说着。

    “是啊!农村丢孩子不是什么稀奇事,乡里派出所一开始也认为是人贩子,所以立即上报我们市里。我们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真是有人贩子潜入本市,那可能丢的就不止一个小孩儿了。所以得到消息后,立刻组织专案组,严查交通运输和货船。同时与媒体部门,发布寻人启事,希望借助大众力量,早日找到失踪的孩子们。”

    方队长拿出档案文件,递给我们看,然后接着说:“事情刚开始的确如我们所料,就在周发达失踪两天后,另一个良丰村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失踪的是一名叫赵长季的九岁男孩。这周发达是十九号失踪的,是星期五那天,而赵长季是星期天。失踪当天下午,他与邻居的两个小伙伴,在附近的小溪边玩耍,随后莫名失踪。”

    方队长叹一声:“赵长季失踪时的情况,被一起玩耍的两个小孩儿亲眼看到。不过当时我们都不信他俩说的话,还以为只是小孩子被吓到了。”

    “哦!他们看到了什么?”我急忙问着。

    “他们说,当时与赵长季追逐打闹,就在跑着跑着的时候,人一瞬间就消失了。哎...!这种事怎么让人相信嘛,人怎么会一瞬间消失呢。后来我们才相信,他俩说的是真的。”

    我心中暗想,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不能理解。方队长又接着说:“隔天下午,也就是星期一的早上。呐达村的卢群,也失踪了,而且是当着好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和大人的面消失的。当时一大早,大人们上街,小孩儿上学,路上的人不少,那天卢群和同村的小伙伴闹矛盾,所以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走在后面的人们也看到了他独自一人,相隔十来米的距离。大家走着走着,眼前的卢群消失了,刚开始人们以为自己看花眼了,直到又走了一会,有人问了一句卢群去哪了?才觉得不对劲。不过当时人们也没太过在意,以为是那小子自己躲起来了。大人们晚上回到村子,发现卢群家人找人的时候,才明白过来。”

    “后来还有人失踪吗?”我皱着眉头问着。

    “没有,目前就失踪了三个。这案子情况特殊,所以及时做了上报。这些天我们用尽了方法,可丝毫找不到线索。”方队长又叹息一声说着。

    “方队长,今天方便让人带我们去一趟他们三家吗?”我问着。

    “方便,我这就安排小王带你们去。”

    出了公安局,王用春警官跟我俩同路,一行三人往勇舟村周广俞家而去。一个多小时后,来到村里,在王用春的带领下,找到了周广俞家。

    勇舟村沿河建村,大约有一两百户人家,大多都以养殖水产为生。一进屋,就看到堂屋中放着,好些砸烂的瓷碗、板凳。一个打着不少补丁的书包,撂在四房桌上。

    “周广俞,周广俞在家吗?”王用春喊着。

    过了一会,有个男人从里屋出来,头发蓬乱,一脸疲惫,双眼通红,穿着一件灰色衬衫。看样子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折磨,整个人都无精打采。

    “你们是谁啊?”他有气无力的问着。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这两位是上面...。”

    “你们找到我儿子了?”他激动的问着。

    “不好意思,还...。”

    王用春才说了一半,他就兀自的往里屋走去,还隐约听见传来呜咽之声。我的心里不是滋味,转过头跟还想喊住他的王用春说:“随他去吧,我们自己看看就好。”

    “哎!这个小俞啊!儿子丢了,老婆也走了,真是命苦哟!”大门外一个大叔看到了一切,开口说着。

    我翻看着桌上的书包,一边问着:“王警官,这是周发达的书包吗?”

    “对,这是在找他的时候找到的。”

    自己企图从书包中,找到一些周发达的头发,用来施展法术。翻遍了书包,也没找到。也不好明说问周广俞要,只能退而求其次,问王用春:“你知道周发达的八字吗?”

    他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最后无奈,只得离开,前往第二个受害者良丰村赵长季家。沿着山路向南而行,两公里后就到了良丰村。

    赵家父母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也明显看得出他们因为儿子的失踪,憔悴了很多。因为很多人家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当唯一的孩子失踪后,给他们带来的伤害之大不可想象。

    在他们家拿到了八字和头发,我们就离开了赵长季家。一行三人回到市区已经下午一点过,没好意思在赵家吃饭,于是一直饿着回来,在外面饭店吃完午饭,与王警官分别后,回到驻守处。

    “你有办法定位?”白雪梅站在一旁问着。

    我微微一笑,看着放在本子封面上的头发,口中诵道:“三清无极,紫薇仙法,精血为引,现魂踪,三清大道急急如律令。”

    只见那丝头发微微的向南移动了一下,定位到了赵长季。定魂踪术法,以目标的身体发肤为引,定位魂魄位置,虽然不是非常精确,但却也是自己目前唯一的寻人手段。

  http://www.biqudiao.com/47/47635/17204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