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五十九章 千钧一发

第五十九章 千钧一发

    押着杜沁心的几个宫女见是赵祁睿,吓得连忙散开,哆哆嗦嗦退至一旁。

    刘嬷嬷虽心中也是一颤,可并没有慌乱,转头看了一眼也在震惊中的皇后一眼。

    赵祁睿轻拂了两下杜沁心的后背,眼如刀锋般看了一圈所有人,最后落在刘嬷嬷手上端着的酒壶。

    “宿离!给本王灌进她嘴里!”

    宿离进来看到这么些人欺负王妃一个,心中也是气愤得很,既得了王爷命令,上前一把夺过刘嬷嬷手中的酒壶,捏开她的嘴就要倒。

    “大胆!”刘嬷嬷挣扎着不肯,皇后的怒喊声宿离置若罔闻。

    杜沁心婆娑着眼睛从赵祁睿怀里抬起头,“王爷!那是毒酒!”

    听到杜沁心的话,赵祁睿眉间得皱纹又深了两分。

    宿离一听是毒酒,手上稍一停顿,见王爷没有发话,酒壶一翘,透明的液体流进刘嬷嬷嘴里。

    一壶酒灌了大半宿离才松开她,皇后喊来的侍卫也赶不及救她。

    刘嬷嬷弓着身子拼命扣喉,可咽下酒已进了肚子,能吐出来的也只能是少许。

    “娘娘!救奴婢啊!娘娘!”酒是刘嬷嬷亲自备下的,毒性有多烈她自是知道!

    皇后有些慌乱,反应过来:“传太医传太医!快点传太医!”

    赵祁睿将杜沁心上下细细打量了一番,见她除了衣衫发饰有些乱之外并没有受伤,稍稍放下心来。把她护在身后。不想让她看到滚在地上面目狰狞的刘嬷嬷口吐鲜血的惨状,只见她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动静,赵祁睿后怕不已,若自己来晚一会儿,那要命得毒酒就进了杜沁心腹中。

    杜沁心何尝不怕,躲在他身后,紧攥他的衣角。

    皇后见刘嬷嬷没了动静,痛心不已,指着宿离:“来人!将这个草菅人命的奴才给本宫抓起来!刘嬷嬷…刘嬷嬷…”

    刘嬷嬷是皇后的陪嫁丫鬟,不想最后竟这样惨死!

    得了令的侍卫,见是睿王身边的人,犹豫要不要动手。

    赵祁睿嗤笑道:“皇后娘娘好大的架势,你纵容身边的贱婢意图谋害本王王妃,竟还贼喊捉贼,说本王草菅人命!”

    皇后恨不得将赵祁睿碎尸万段,咬牙切齿:“睿王妃不知廉耻,与人苟且,腹中都有了旁人的孽种,你还护着她!这天下怕是没有你这样蠢的蠢货了!”

    “皇后娘娘莫不是疯癫了?若不然怎会胡言乱语?”赵祁睿自是不会信她。

    “呵!那奸夫已被我碎尸万段,本宫原想替你留些颜面隐了此事去,不想你不敢念就罢了,竟还毒害了本宫身边的嬷嬷!”皇后晃晃悠悠来到刘嬷嬷尸首前,将她怒睁地双眼敛上,暗下决心定会替其报仇!

    “今日你不给本宫一个交代,此事绝不罢休!”

    杜沁心拽了拽赵祁睿的衣衫,晶莹剔透的双眼望向他:“王爷!妾身绝没有做过那种事,妾身腹中的孩子是你的!”

    赵祁睿听着,猛然回头:“什么?”

    “太医说妾身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孩子是你的,妾身是被陷害!”杜沁心此时后悔之前不早早将那夜之事同他说清楚。

    赵祁睿一时有些混乱,自己同杜沁心唯有一次,且也不是一月前。脸色突然有些不好看。

    “宿离去传太医!”语气冷漠。

    杜沁心猜测赵祁睿一时无法接受这件事,轻咬嘴唇,小声道:“王爷…秦嬷嬷给您下药那一夜…我们…我们有了夫妻之实…”

    赵祁睿双眼微眯,若真是她说的那样,那自己这些时日膈应在心里面的事情就说通了。“你为何早不同本王说?”

    “我…你第二日就收了青鸢!你让我如何说…”杜沁心想起此事心中还略有些委屈,怎也没有想到,二人之间的这点小秘密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开的。一低头,眼角泪水滑落。

    旁人听不太清赵祁睿与杜沁心说的什么。

    皇后不耐烦他们二人窃窃私语,“本宫听闻宫外早就有关睿王妃的传言,不想一查还真有其事!睿王,你这头上的绿帽莫不是带着不想摘了?”皇后知晓,赵祁睿一来杜沁心的命是要不了了,可刘嬷嬷惨死,总不能让他们安稳离宫。

    “睿王妃身边的丫鬟都说你们月余前并未同房,那她肚里的孩子天上飞来的不成?”

    赵祁睿抬手拭去她脸颊的泪水,不管事情到底如何,他肯定不会信皇后鬼话。

    宿离脚程也快,没一会儿就领来了陈太医。

    皇后冷笑,心里想着,你若信杜沁心的话岂会传太医!

    “陈太医,你替睿王妃诊诊脉!”

    陈太医看这阵仗,逐一行礼问安后来至杜沁心身旁。

    赵祁祯也被侍卫松了绑,拧着眉头在一旁。

    皇后就等着陈太医诊完脉后,看他赵祁睿如何说。云锦早已将睿王府前些日子发生的事传信告知了她。

    陈太医搭脉细诊,片刻后又换了另一只手腕。他素来细致,尤其是遇到疑难之时。

    松开杜沁心的手腕,陈太医拱手说道:“睿王妃除有些食滞,气血虚并无大碍!几副药稍作调理就好!”

    陈太医一语惊得满殿人皆一愣!

    “好你个庸医!竟连喜脉都诊不出来,来人将这个没用的东西拖下去乱棍打死!”皇后气极喊道。

    陈太医突要受着无妄之灾,连忙跪地求饶:“皇后娘娘饶命!睿王妃确实没有身孕,臣再诊!再诊!”

    之前给杜沁心诊脉的太医,在宫中多年,皇后对他半点不疑。他说杜沁心有孕那定是有孕。

    “若你再诊错,本宫要了你的狗命!”

    杜沁心也有些蒙了,自己到底有没有身孕?

    陈太医再次搭脉,比刚刚更仔细。可睿王妃脉虽是有些圆滑,可不同与喜脉。

    “皇后娘娘,睿王殿下,睿王妃确实没有身孕!您可再寻旁人来诊,臣不敢欺瞒!”陈太医跪在地上,自己在宫中任职多年,怎会诊不出喜脉。

    “去将前日给睿王妃诊脉的太医传来!”皇后还真就不信了。

    若杜沁心并没有身孕,自己所做这一切就站不住脚,更有可能被反咬一口。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7459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