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五十七章 置于死地

第五十七章 置于死地

    杜沁心回去之后,隐约觉得不太对劲,沈怜月意外落胎,为何不肯让自己看望?让素青去打听也没人告知。

    晌午后杜沁心又去了一趟沈怜月寝宫,依然吃了闭门羹!

    回去时遇到了赶来看望的沈府一众人,除沈怜月大哥在外地任职没来,沈长安夫妇以及沈之文都来了!

    走了个面对面,沈府人行礼问安,许是因为得知沈怜月的事,个个脸上愁容阴郁,尤其沈夫人,一直垂着头。

    杜沁心示意他们不必多礼,侧开身子让他们过去。

    沈之文走在最后,与杜沁心擦肩而过时稍一停顿,转头看了杜沁心一眼,欲言又止,终还是不发一语随着沈大人进了太子妃寝宫。

    杜沁心远远望着,是翠柳亲自迎接的。

    原来只是不想见自己罢了!

    素青见状搀着杜沁心慢悠悠回了住处,这两日杜沁心不适越发严重,若不是真心担忧沈怜月,也不会顶着烈日赶去看望。谁知太子妃竟连见都不见,心中有些不满,却也不敢言道。侍候这两日有些嗜睡的杜沁心歇下。

    皇后派来的两个宫女一直跟在身后,见杜沁心没有什么异常,躲在一旁讨懒打瞌睡。

    杜沁心歇了约莫一个时辰,突然被争执的声音吵醒。

    “嘭!”紧接着房门被撞开。

    一连进来四五个宫女嬷嬷,围到杜沁心床前。

    “睿王妃,皇后有旨让您去前殿!”

    杜沁心见这阵仗,一时反应不过来,转头看了一眼门外,素青被押着一脸焦急道:“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如此无礼!”

    她们根本没将素青放在眼里,理都没理会。

    “皇后娘娘何事传本王妃过去?”杜沁心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开后询问。并没有惊慌责怪。

    “王妃娘娘去了就知道了,您赶紧的吧!”一位年纪大点的嬷嬷,昂着胸脯傲慢无礼。

    杜沁心简单收拾了一下,明知来者不善,却无法抗拒,随了她们去了东宫正殿。

    赶到时,已有一众宫嫔候在满脸怒气的皇后身边。

    “杜沁心你可知罪?”不待杜沁心行礼,皇后就开口责问。

    “不知臣妾何罪之有?”杜沁心早就想到皇后许会对自己不利,余光看了一圈心中思量皇后会给你自己按个什么罪名!

    皇后冷笑一声:“呵!妄本宫还信你是个乖巧懂事的!不想竟这般不知廉耻,胆大妄为!来人将人带上来!”

    话音一落,就见一俊朗丰毅得男子被押了进来!杜沁心看着是个面生的,不曾见过。

    “心儿!心儿!你救我…”那男子一进来目光就扑到杜沁心身上,言辞暧昧,让人以为二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杜沁心明了,抬头望了一眼皇后,原来是这个意思。

    “大胆狂徒,本王妃从不曾见过你,休要口出妄言!”

    那男子一脸深情地往杜沁心身边凑,“心儿,旁人都知道了你我之间的那点子事,如今狡辩怕是晚了!”

    杜沁心气极,一耳光甩过去,那男子一愣,挨下后语言上更是过分:“我对你一往情深,你要打要骂我受这便是,自从与你一处,命都是不要了得!”

    不知实情的旁人还以为那男子真情实意。

    杜沁心见他是铁了心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上前两步,跪地:“皇后娘娘,此人不知受谁指使陷害臣妾!”

    皇后一脸不屑:“你说你不认识他!可他却说与你相识已久,你常与他在外私会,月余前你还为他私自出府,与他在万国寺苟且!”

    “娘娘!妾身冤枉!”皇后话语难堪入耳,杜沁心极力反驳。

    “不见棺材不落泪,本宫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皇后撂下狠话,示意人进来。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熟悉的声音让杜沁心回过头看去,随后眉心一锁。

    “你可认得她们?”

    杜沁心不知皇后将自己院里的丫鬟抓来做什么,难不成要威逼她们陷害自己不成?

    “回皇后娘娘的话,妾身认得,是妾身的丫鬟!”

    “呵!既你承认,那你说说你肚里的孩子怎么回事?”皇后冷笑,若是那男子是自己安排,可这两丫头得话就是碾死杜沁心的利器。

    “妾身肚里的孩子是王爷的!”

    “可笑!你自己院里的丫鬟说,你成亲数月都不曾与睿王同房!月余前更是不曾侍寝,你竟敢将外面苟且怀上的孽种说成是皇家血脉!杜沁心你简直不将皇家颜面放在眼里!”

    杜沁心万没有想到皇后竟来这一招!一时凝噎。

    那俩被抓来的丫鬟,只是在胁迫下说了实话。

    刘嬷嬷给那男子递了一个眼神,那男子上前一把握住杜沁心的手,惊喜问道:“你当真有了孩子?月余?岂不就是上次在寺庙!”

    他的靠近让杜沁心恶心的不行,甩开他:“无耻狂徒,你若再胡言乱语,本王妃绝不饶你!”

    “呦,睿王妃这是恼羞成怒了吗?自己做下那等下作事,莫非还想杀人灭口?”珍妃在一旁讥笑讽刺。

    杜沁心此时心中确有些慌乱,皇后摆明了不分青红皂白置要自己于死地。

    “皇后娘娘,此事有人陷害妾身,妾身腹中的孩子是王爷的无疑!若您不信,传王爷一问便知!”

    皇后自然不会传赵祁睿,“如今事实确凿,你竟还出言狡辩,本宫乃一国之母,更是睿王嫡母,怎会让他受这般羞辱!来人将这奸夫拖下去碎尸万段丢去喂狗!睿王妃,不守妇道!与人苟且,鸩酒赐死!”

    “皇后娘娘,妾身是被诬陷得!我要见睿王!我要见皇上!”杜沁心没想到皇后竟大胆到如此地步,她就不怕赵祁睿追责,不怕皇上责难吗?

    皇后哪还顾得上那些,若此时不除去杜沁心,待她回了睿王府更是没了机会!

    刘嬷嬷端了提前准备好的鸩酒走到杜沁心面前。

    “慢着!”门外传来赵祁祯的声音,皇后一愣,不是将他支出宫了嘛!

    “母后!且慢…”赵祁祯被皇后诓骗去了军营,到那发现军营并无事,想起皇后说过的话,匆匆赶回东宫,不想果然如此!

    皇后气极,提醒赵祁祯:“事实摆在眼前,太子休要多言!”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74356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