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五十六章 落胎

第五十六章 落胎

    “本宫的皇孙如何了?”皇后一把揪住太医的袖子急切地问道。

    太医身子微恭:“回皇后娘娘,太子妃动了胎气,怕是…”

    皇后听了这话,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母后!母后!”赵祁祯连忙上前扶住。

    好在太医就在身边,急火攻心的皇后并无大碍。

    内间的沈怜月不发一言,直愣愣的看着头顶的床幔,满脸哀切。

    皇后有心责问到底怎么回事,可看她这个样子也开不了口。只得将赵祁祯唤至外间。

    “到底怎么回事,怎好端端的动了胎气?”明明今早还好好地。

    赵祁祯愧疚于心,“都是儿臣的错!”

    “究竟怎么回事,你说!”皇后没想到竟是因为赵祁祯,顿时怒气更甚!

    赵祁祯手拂了一把额头,无奈道:“母后,你别问了!您回去休息吧!”

    好好的皇长孙如今如今出了事,皇后怎可能善罢甘休,追问赵祁祯到底为何,见他咬死不说,传了沈怜月身边的丫鬟。

    翠柳当时被赵祁祯遣了出去,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隐约听到太子太子妃二人起了执着,可具体为何也不知。

    皇后气极,愤恨地指着赵祁祯:“若保不住本宫的孙儿,有你后悔的!”

    回到沈怜月床边,看着满脸哀伤的沈怜月,皇后心中不忍,“你且好生养着,太医定会保住你腹中的胎儿!”

    沈怜月伤心至极,也不回应皇后的话,唯有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满腹的委屈无处诉说。

    虽做了最坏的打算,可第二日得知沈怜月腹中的孩子终是没保住,皇后还是伤心不已。

    赵祁祯一夜守在床榻边,两相无言,想握沈怜月的手也被沈怜月拒绝。

    “是本宫对不住你,孩子还会有的……”

    沈怜月面如死灰,手一直搭在小腹,无法相信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明元帝一早得到消息,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第一个皇长孙。吩咐送来许多补品,询问了一番。

    早朝时赵祁祯没来,明元帝脸色也不好。

    朝中官员纷纷猜测何故,退朝后太子妃落胎一事就在宫中传开。

    赵祁睿得知,第一想的就是杜沁心,也不知此事与她是否有关,或会不会被牵连。犹豫要不要去东宫看一看。

    杜沁心因离沈怜月较远,天亮才得知此事,无法理解昨儿还好好的,一夜的功夫怎就这样了。赶去沈怜月寝殿看望,不想竟被拦在门外。

    杜沁心不愿离去,守在沈怜月寝殿外。

    赵祁祯得知杜沁心来,深知沈怜月绝不会见她,起身出去想让她回去。

    看着赵祁祯一步步走向门外,心中恨意更甚。

    “太子殿下,太子妃如何?臣妾能否进去看望一下!”赵祁祯一出来,杜沁心连忙上前,来不及行礼问安开口问道。

    赵祁祯见到杜沁心,心情更是复杂!不知该说些什么,吞吐半天道:“你回去吧!她谁也不想见!”

    杜沁心想再开口,被赵祁祯阻止,“回去吧!”

    望着紧闭的房门,杜沁心欲言又止,踌躇半天才回身离去。

    杜沁心走没一会儿,皇后就来了,她来就是要问清楚孩子到底怎么没的,昨晚上沈怜月那样也不能追问,今儿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母后…”赵祁祯行礼,皇后看也不看往沈怜月床前走去。

    沈怜月听到动静,也想起身行礼,被皇后拦下。“躺着就是!”

    “你们都出去侯着!”

    皇后一声令下,除了刘嬷嬷一人,其他宫人都被赶出了沈怜月寝殿。

    赵祁祯知晓皇后何意,想暗示沈怜月莫要说出实情。

    “你也出去!”

    赵祁祯看了一眼沈怜月,转身离开。

    “好孩子!你莫要太过伤心,你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皇后从赵祁祯昨夜的话里听出,沈怜月落胎一事因他。而且沈怜月对这个孩子的期望,皇后是看在眼里的,此事一出最伤心还是她。

    “你与母后说,到底怎么回事!虽你这胎还没有坐稳,可也不至于小产!”

    沈怜月未语泪先落。

    见她这般,皇后眼眶湿润:“你有什么委屈同母后说,母后自会替你做主!”

    抬手拭去泪水,红着眼诓说道:“母后不如放睿王妃出宫去…”

    “好好地说她做什么?”皇后一愣,以为沈怜月是为杜沁心求情。

    “母后,儿臣早就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而已,昨夜里太子殿下就是因为睿王妃同儿臣起了争执,还…还对儿臣动了手!”沈怜月心中凄然,怎可能还替赵祁祯思量,将昨夜之事统统告诉了皇后。

    皇后越听越气,也诧异沈怜月是如何得知赵祁祯那件事,猛一拍床榻,“混帐东西!简直猪油蒙了心!”

    沈怜月委屈的抹眼泪,替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感到悲哀。

    “让太子进来!”怎也没想到,赵祁祯竟为了那个贱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不顾。

    赵祁祯在外就听到了皇后的怒喊声,心中了然。

    抬脚进来,望着满脸泪水沈怜月,不待他开口。

    皇后上前,一耳光甩在赵祁祯脸上。赵祁祯长这么大,皇后还是第一次动手打他,若不是气愤至极,皇后也不会动手。

    若单是沈怜月落胎也就罢了,可一想到竟是为了杜沁心,还是赵祁睿的妻子,皇后如何忍得下!

    “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她到底有什么好?”

    沈怜月没想到皇后会动手打赵祁祯,顿时一惊。望着挨下这一耳光得赵祁祯,有些不忍心!

    “我早就同你说过,你想都不要想!除非我死了!如今因那个贱人,害我皇孙没了!我要她给我孙儿偿命!”

    皇后面目狰狞,她将这一切都归咎到杜沁心身上。

    “母后…”

    “你住嘴!我劝你不要执迷不悟,怜月待你一心一意,你若因那个贱人再伤了她的心,终有一日我会被你气死!”

    赵祁祯知晓自己此时说多错多,闭口不言。

    安抚了沈怜月,皇后气冲冲回了长春宫。下定决心要除掉杜沁心,只要她死了,赵祁祯就断了念想!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7415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