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五十五章 逼迫沈怜月

第五十五章 逼迫沈怜月

    素青对门外宫女说道:“这位姐姐,水确实有些凉了,劳烦您去再打点热水来!”

    门外那宫女气得跺脚,大热天那有人洗热水澡,摆明想支开自己,心中腹诽,可身边再无旁人不得不去打热水来。

    听着脚步远去,素青连忙回到杜沁心身边:“到底怎么回事啊?娘娘?”

    “我有了身孕!皇后有意扣我在宫中,你可听说外面有关我的谣言?”时间紧迫杜沁心来不及细说。

    素青一惊:“身孕?”

    杜沁心点点头。“我们得想办法出宫!”

    若是以前杜沁心许还会信上皇后几分,可蒋政一事,皇后怎可能不恨赵祁睿,绝不可能善待自己,可如今若自己私自出宫,怕是还没到睿王府,皇后降罪的懿旨已在府中侯着自己了。

    而且沈怜月也不似从前,如今若赵祁睿不来搭救自己,就只能自己想办法在不得罪皇后的情况下尽早出宫!

    低头看着光洁平坦的小腹,暗下决心,母亲定会护你周全!

    素青想再开口问什么,外面传来敲门声,“睿王妃热水来了!”

    还真是够快的!杜沁心主仆二人不再多言,沐浴后换上素青带来的衣裳,回寝室休息,再想对策。

    赵祁祯昨天就去了皇后宫里,知道了前后所有的事,也知道了皇后对杜沁心腹中的孩子起了心思。这也正是赵祁祯想做的。

    想了一夜的赵祁祯决定自己动手,若是皇后下手怕是不会替杜沁心考虑以后,若是伤了身子,心疼的还是自己。

    沈怜月是故意将杜沁心安置的远一点,尽量避免他们二人碰面,自从怀孕以后,沈怜月越来越不能接受赵祁祯喜欢杜沁心一事。

    “太子殿下,御膳房刚送来的的荷花羹,妾身食了甚是清甜可口!你可要用些?”沈怜月上前询问。

    赵祁祯摇了摇头,“不用!你们都退下吧!”

    宫人都被遣了出去,沈怜月有些不解!“太子殿下有何事?”

    “母后将睿王妃留在宫中你可知为何?”

    沈怜月也想了,皇后绝不会真心实意帮杜沁心,可总也不敢明目张胆害她于宫中。

    “妾身不知…”

    赵祁祯听到沈怜月说不知,看她的眼神带着考量,以沈怜月的聪慧怎可能不知。

    “本宫也不瞒你,母后怕是容不得杜沁心腹中的孩子,本宫念及你与她是挚友,将此事告知你!”

    沈怜月心里咯噔一下,皇后有这想法也不足为奇,可赵祁祯将此事告知自己是何意?

    “太子殿下告知此事,妾身真是两难!若妾身搭救了睿王妃,怕是会惹了母后不悦,可若让妾身袖手旁观妾身这心里怕是过意不去啊!”

    “如今她在东宫,你能护自是护着些,可若母后当真狠下心来怕杜沁心不会好过,本宫觉得,不如你出面即全了母后心意,也能护杜沁心身子不至于有大损害!”

    捧起桌上的茶盏,赵祁祯看向沈怜月。

    沈怜月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惊诧不已,紧锁眉头:“此事,恕妾身难从命!”

    赵祁祯猜到会如此,也没有动怒,细品了一下口中的茶香,轻轻放下杯盏。

    “如是母后动手,那杜沁心怕是要身败名裂,你若不帮她怕是没人能搭救!或者你私自放她出宫,担下母后追责!本宫言尽于此,你且看着办!”

    赵祁祯说完出了寝殿,留沈怜月一人不知所措。

    太子竟要自己去害杜沁心肚里的孩子,这怎么可能!沈怜月坐在软榻上,同为怀有身孕的母亲,自己怎能去伤害杜沁心,不可能不可能!

    沈怜月想了一个下午,自己绝不能去伤害杜沁心,可也不能私自放杜沁心出宫,皇后若真要对杜沁心下手,自己该如何……

    掌灯时分,赵祁祯略带醉意回来!

    “你可想好了!”遣了宫人出去,开口便是这句话。

    赵祁祯一时一刻也等不了了,想着杜沁心怀着赵祁睿的孩子,自己这心里犹如针扎。

    沈怜月刚想上前搀扶赵祁祯,被他一句话顿在半空。

    “妾身实在做不到!”

    赵祁祯看她这副样子突然头疼的很,胸口起伏,“当真不去?”

    沈怜月咬着嘴唇,半天回道,“太子殿下恕罪,妾身实在不能那样做!”

    “啪!”赵祁祯猛一巴掌甩在沈怜月脸上。

    沈怜月被这一耳光打得头懵懵作响,惊愕地望向赵祁祯!

    “呵!说什么姐们情深!也不过如此!”赵祁祯冷漠嘲讽的语气,与之前判若两人。

    沈怜月抚了抚疼痛的脸颊,冷笑:“太子殿下若舍不得心儿妹妹受苦,何不自己放她出宫!”

    赵祁祯眼瞳一紧,“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妾身有没有胡言乱语太子殿下心里不知吗?何苦硬逼妾身去做那个恶人!”沈怜月也是气极,捅开了二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赵祁祯脸上的不自在一闪而过。

    “既你知道,就应该好自为之,母后不会轻易饶过杜沁心,你并非是去做什么恶人!而是救她!”

    原以为此事说开,他起码会有丝丝愧疚,不想竟还这样理直气壮!

    “你…你…嗯…”沈怜月指着赵祁祯话还没有说出口,腹部传来的疼痛感让她跪坐在地。

    察觉不妙的赵祁祯顿时醉意全无,连忙扶起她问道:“你怎么了?传太医!传太医!”

    沈怜月用力想推开他,可奈不过赵祁祯力气大,将过她抱起放到床塌上。

    东宫顿时乱作一团,太医还没赶来,沈怜月身下的裙衫就被鲜血染红,赵祁祯守在床边望着脸色苍白的沈怜月,心中愧疚,催促让太医快些!

    还是昨日给杜沁心诊脉老太医,赶来一看深情凝重。

    沈怜月一手护着肚子,忍着腹部绞痛,“太医!太医…救我的孩子…”

    老太医诊完脉,吩咐宫人速去煎药。

    赵祁祯虽不是很喜沈怜月,可孩子却是无辜的,更何况还是皇长孙,阖宫上下多少人盼着。

    “太子妃如何?”

    太医摇了摇头,“怕是不妙!太子妃这胎本就没坐稳,如今这情形老臣唯有尽力而为!”

    听完太医的话,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沈怜月,满满自责!

    很快太子妃出事的消息就传到了长春宫,本已经歇下了的皇后得知此事匆匆赶来。看着床榻上的沈怜月,心中一凉!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7391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