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四十章 石榴树

第四十章 石榴树

    其实这也是杜沁心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明明自己走时赵祁睿是睡着了的。

    秦嬷嬷支支吾吾有话想说。“王妃娘娘,老奴有一事想问您……”

    “嬷嬷请说!”

    “那夜您与王爷可…”秦嬷嬷开口问出心中疑惑。

    杜沁心没想到嬷嬷是问这个,想起那一夜,小脸顿时通红,不知如何回答。“嬷嬷…”

    “娘娘您莫要不好意思,老奴跟你说实话,当时是听到您喊素青才将她诓骗走的,若老奴没有猜错,王爷当时应该是药劲儿上来了!”

    原秦嬷嬷是听到自己呼救了,不救自己就罢了,还将素青诓骗了去。“嬷嬷,你……唉!”

    “娘娘,你那夜是与王爷圆房了的,对吧?”秦嬷嬷见杜沁心这个反应,心中窃喜。

    杜沁心涨红的脸背过身去,不想再同嬷嬷说此事。

    “哎呦,我们的傻王爷呀!等他回来定要好好说说他!”自己做了什么竟一点不知,让王妃受了这么大委屈。

    杜沁心一听,气恼的往前一步,“嬷嬷!你这不是置我的脸面于不顾嘛……”自己那日明明否认了的。

    秦嬷嬷明了杜沁心的意思,“老奴糊涂了,王妃莫气!”

    反正二人往后有的是机会将此事说开,不急不急!至于青鸢,如今王爷已给了她名份,也是默认了一些事,再追究不休也是让大家难堪。此事就此翻篇,以后不可再提。

    杜沁心自打回府心里就乱糟糟的,想起赵祁睿同自己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在意起赵祁睿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了?

    这一日赵祁睿没有来过碎心院,杜沁心有些失落,在心里狠狠将他痛骂了一番,往后再不要信他的话。

    翌日一早,杜沁心还没有睡醒,就觉得脸上痒痒的,闭着眼睛摸了一把没有摸到什么打算继续睡!

    “该起身了……”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

    杜沁心睡意朦胧,半眯着眼想看是谁这么讨厌一大早扰了自己睡觉。

    待看清来人,一个激灵做起身来:“王…王爷?”

    赵祁睿勾唇一笑,“快些起身,今日去杜府!”

    杜沁心捏了一下脸,不是做梦啊?看着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瞪了一眼侯在一旁的素青,王爷来了也不叫醒自己!

    素青一脸无辜,想叫来着,王爷不许啊!

    赵祁睿一早就来了,见房门紧闭,猜测她还不曾起身。也没有让素青唤她。悄悄进了她的寝室,见她睡得香甜更不忍心吵醒她。

    第一次见杜沁心睡颜,瞧着她微蜷着身子卧在床上,心里一软。就这样呆呆看了小半个时辰,见她还没有要醒的样子,玩心上来,取了一旁的羽扇轻挠了两下她的脸。

    赵祁睿说完就到外面去等她,杜沁心得知他来了有一会儿了,觉得丢脸的很…磨磨蹭蹭不好意思从房间里出来。

    “爱妃,你再不出来,怕这杜府就去不了了!”赵祁睿戏虐的高喊一声。

    这下杜沁心脸更红了,怕他真不带自己去杜府了。绞着手里的帕子从房间里出来。

    赵祁睿见她垂着小脑袋瓜,一脸羞涩,想起大婚之日,那是红盖头下的她定也是这番容颜。

    二人简单用了些早膳,去了杜府。

    宽敞的马车上,杜沁心被赵祁睿看的不好意思,想坐的离他远一点。

    被赵祁睿察觉,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王妃想去哪儿啊?”

    杜沁心一惊,对上他迷人的双眼,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你很怕本王?”赵祁睿发现每次跟杜沁心亲密接触她都一副害怕的样子。

    杜沁心摇头苦笑:“没有!”

    说不上怕他,只是赵祁睿一触碰她,就会让她想起那一夜!他的疯狂索去,险些要了她的命去。

    “王爷,怎想起带妾身来杜府了?”杜沁心怕他再追问,连忙转移话题。

    赵祁睿松开她,说道:“没什么,今日无事就来了!”

    杜沁心能回杜府自是开心,也没有多问。

    看样子赵祁睿可能一早打过招呼了,这次门房见到他们一行人,并没有惊讶,笑着将她们迎进去。

    杜明朗如今在翰林院任职,白天不在府中。

    杜承业夫妇一早就得了赵祁睿的消息,早已恭候多时。

    一番叙旧后杜沁心想回自己院子看一眼今年的石榴树。

    杜夫人见她还是忘不了她那棵石榴树,无奈说道:“明明每年都是那般酸涩难咽,还当个宝贝似的!”

    赵祁睿微微一笑,看着杜沁心尴尬的脸!似在问她:‘你不是说甘甜可口的嘛’?

    没想到自己母亲会拆自己台,瞅着赵祁睿一脸得意地笑,气哼哼道:“母亲!”

    “都说你让人诓骗了,还不信!这都六年了可结出好吃的果子了?”杜夫人想起此事,心里也气恼,因这一棵石榴树,杜沁心都险些摔伤,如今出了嫁还念念不忘。

    赵祁睿一听竟还有故事,似不在意的随口一问:“让何人骗了?”

    杜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杜沁心:“就是咱们的王妃娘娘,小时让人扭伤了脚,那人没有一句赔礼道歉,给了棵石榴苗就打发了!”

    赵祁睿转头看向杜沁心,没想到看着挺机灵,小时竟那样好欺负。

    可他身后的宿离,听在耳朵里,总觉得有些熟悉。当初自己也是给了那小姑娘一株石榴树,莫非……

    咽了咽口水,怯怯的问道:“王妃娘娘可还记得是何人?”

    杜沁心眨了眨大眼睛,“不记得了!”当时自己脚疼得厉害,再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实在想不起那人的模样,只记得那人穿着一身白色锦衣。

    “那您还记得是在什么地方吗?”

    说起地点看了一眼赵祁睿,回道:“在万国寺!你问这个做什么?”

    宿离心里咯噔一下,看着一屋子人都盯着自己,磕磕巴巴得说:“没没没什么,就是想问问谁这么大胆敢诓骗王妃娘娘,要让属下知道了定好好修理他一番!”

    难怪刚一见王妃时就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可能就是当年在万国寺王爷遇到的姑娘啊,当初以为她是看着王爷英俊潇洒想赖上王爷,并不知当时她扭伤了脚啊!

    赵祁睿察觉出宿离异样,掏了个空让宿离跟自己出来。

    “有什么话就说!”二人自幼就在一起,赵祁睿很了解他,若不是有事绝不会多话。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6992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