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三十四章 心痛

第三十四章 心痛

    身体里好像有一头野兽在叫嚣,看着眼前的杜沁心,某种欲望越来越强烈!

    赵祁睿猛地抓住杜沁心的手:“醒酒汤里加了什么?”

    “嗯?”杜沁心被他吓了一跳,抬头看去发现他两眼通红,“王爷你怎么了?”

    赵祁睿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他不想伤害她,可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心智渐渐沦陷。

    杜沁心意识到赵祁睿的异常,可怎么推都推不开。“王爷!王爷你放开我!”

    门外秦嬷嬷隐约听到,为了怕素青坏事,直喊头疼让素青扶她回去休息。素青站得远一些,并不知里面的事情。没多想就扶秦嬷嬷回了碎心院。

    而长风早被秦嬷嬷支开,如今整个院子除了赵祁睿杜沁心再没有第二个人。

    杜沁心害怕得很,“王爷!王爷你清醒一点!”双手捶着赵祁睿的后背。

    “你不要怪本王…本王是在乎你的!”附在杜沁心耳边说完这句话,转头吻上了杜沁心的双唇,触上那微凉的柔软。

    杜沁心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撕拉”赵祁睿一把扯开她的衣衫,吓傻了的杜沁心挣扎着不让赵祁睿碰自己。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能阻挡得了。

    杜沁心呼喊素青来救自己,根本没人应答。

    仅存的一点意识,让赵祁睿停了手,一双桃花眼布满欲望。“本王心里只有你,杜沁心!”

    杜沁心泪眼婆娑地看着赵祁睿,“王爷…”

    虽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可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杜沁心看着赵祁睿这幅样子怕是逃不过了,紧咬嘴唇忍下……

    可一切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不知过了多久,赵祁睿才放开了她,睡了过去。

    半晌杜沁心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起身下床。可腿软地险些摔倒。

    将堪堪还能裹身的衣服穿上,慌慌张张跑回了碎心院。

    丝毫没有留意到不远处的青鸢!

    回了碎心院的杜沁心还是没见着素青,一头窝进锦被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素青让秦嬷嬷诓回来之后,又是请大夫又是熬药,此时还在秦嬷嬷房里看着。秦嬷嬷还骗她说王妃身边有长风,不用她担心,多半是留下照顾王爷不回来了。

    素青也盼着王爷跟王妃能琴瑟和鸣,就信了秦嬷嬷的话,安心留下照顾秦嬷嬷。

    第二日天刚亮,秦嬷嬷就起身了,半点没有生病的样子,唤起素青一番洗漱后直奔赵祁睿的院子。

    秦嬷嬷心里乐呵呵,此事一成即便是挨罚都不怕。

    院门紧闭,秦嬷嬷更是放心不少,来到房门前候着。谁知这一等就是日上三竿,秦嬷嬷想着二人怕是太累睡过了头,也不敢打扰。

    没一会儿,“呜呜呜……”里面突然传来女子哭声。

    秦嬷嬷一听,这不是王妃的声音!

    “呜呜呜呜,青鸢唯有一死了之!”

    秦嬷嬷敲开门,一看傻了眼!青鸢衣衫不整跪在床上,赵祁睿青着一张脸站在一旁不语,他醒了就见青鸢躺在自己身边,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这青鸢怎会跑到自己床上?

    “你怎么在这儿?”秦嬷嬷越过赵祁睿问道。

    “青鸢该死,昨夜来寻王妃,谁知王爷…王爷…”青鸢委屈地掩面哭泣。

    秦嬷嬷看到床上一抹嫣红,猛一捶胸。“哎呀!”

    素青在一旁看着气恼不已,“青鸢小姐,你……”

    “是素青该死,昨夜素青说王妃身边没人伺候,我就想着来帮帮忙,可谁知来到此处哪有王妃娘娘,只有王爷一人…”

    秦嬷嬷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作孽啊!”

    “让我死了吧,死了就干净了!”说完青鸢猛地一下撞向床柱,顿时鲜血直流。

    众人被她吓了一跳,连忙请了大夫。可这一下全府都知道此事了!

    赵祁睿头疼不已,唤来秦嬷嬷问她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嬷嬷见瞒不住了,都同赵祁睿说了。

    “老奴昨夜在王爷的醒酒汤里下了合欢散,本想着将王妃留在你房里,就…谁知竟闹成这样。老奴该死!王爷您处罚老奴吧…”秦嬷嬷无颜面对赵祁睿,更没有脸面见杜沁心。

    赵祁睿脸色阴沉,他理解秦嬷嬷的心思,可怎能这样胡来。

    “嬷嬷觉得如今该如何?”青鸢如今没了清白,终归是自己的过错。

    “王爷,老奴奇怪的很,明明我们走时是王妃在您房里的!”秦嬷嬷实在是懊恼啊!

    赵祁睿一点印象都没有,闹成这般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杜沁心。

    这边眼睛红肿的杜沁心醒来就听说了此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素青:“什么?青鸢?”

    杜沁心双目圆睁,顿时觉得恶心不已,明明昨夜才刚同自己……

    “青鸢当真在王爷床上?”实在接受不了的杜沁心又问了一遍。

    素青紧皱着眉头,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同杜沁心说了一遍。

    “呵!”杜沁心冷笑,这就是你说的心里只有我?

    “王妃娘娘,王爷来了!”素玲见王爷进了院子连忙禀道。

    此时杜沁心看到赵祁睿都觉得恶心,也不行礼。

    赵祁睿见她背着自己,肯定是知晓了此事。

    “你们都出去!”将人都遣了出去。

    “本王来是有一事想问你,昨夜你可曾…”

    杜沁心猛然转身:“不曾,什么都没有!”实在不想听赵祁睿提起此事,如今全府都知道青鸢失身于赵祁睿,难不成自己还要自取其辱与其争辩?

    见她这个反应,赵祁睿一脸失落,他多希望昨夜的人是她。

    “那青鸢…”不是她那就是青鸢,床上那一抹嫣红说明有些事确实发生过。如今已经这般,总不能当真让她去死。

    杜沁心嗤笑道:“王爷随意!”

    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只是为何这心里却那么疼,一寸一寸漫至全身。

    赵祁睿满腹的愧疚之话说不出口,更怕说了她也是不屑一听。

    赵祁睿走后。

    杜沁心愣了一会儿,“备水沐浴!”

    素青看得出王妃很伤心,可又不知道如何劝她。

    烧好水,倒进浴桶调好水温,杜沁心让她们出去。

    素青不解,以往都是自己或者素玲侍侯王妃沐浴的,难道是因为昨夜没能留在王妃身边让青鸢钻了空子,所以厌了自己……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6867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