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二十一章 往事

第二十一章 往事

    杜沁心听到金玲的声音,愣了一愣才幽幽起身,微低着头:“妾身见过王爷!”

    没想到杜沁心也在,许是起身匆忙,一头如瀑如绸青丝披在肩上,小嘴也比昨夜红润不少,赵祁睿竟觉得自己这心舒适不少。

    杜沁心察觉到赵祁睿一直盯着自己,看了一下垂在脸侧的长发:“妾身失仪,这就告退!”自己这般蓬头垢面怕是又要惹他不悦了。

    不等赵祁睿说话,起身离开。

    见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竟这般不想见本王?原本顺畅地心绪,竟一下被泼了冷水,浑身的寒气,吓得一旁的丫头大气不敢喘。

    赵祁睿走到秦嬷嬷床前:“嬷嬷,你可好些了?”

    “老奴没事,王爷你怎么来了?”秦嬷嬷看出大家的异样,莫非因自己这件事王爷怪罪王妃了?

    赵祁睿回眸看了一下那两个丫鬟,二人心里一惊!

    “出去!”两个丫鬟一听是让她们出去,松了一口气,快步走了出去。

    “王爷,老奴不过就是年纪大了,无碍的!”秦嬷嬷不知自己昏睡这么久到底发生了什么,若是因为此事害王妃受责,那就真真是罪过了!

    “嬷嬷,你是中毒了!”赵祁睿将实情告知秦嬷嬷。

    秦嬷嬷一愣,中毒?

    怎么会中毒呢,自己的吃食都是同其它丫头一样的,与王府中人也没什么过节,谁会毒害自己?

    “嬷嬷你中的是柳叶桃的毒,府中没有此物。嬷嬷可记得是什么时候觉得不适,之前吃过什么,见过什么人?”嬷嬷在王府出事,赵祁睿绝不会善罢甘休,定是要查出幕后真凶的。

    秦嬷嬷努力回想,昨儿早起时并没有不适,同素青一起用过早膳后才觉得有些头晕胸闷。素青请了大夫,秦嬷嬷怕扰了王妃,一口咬定自己无事,没有让大夫诊脉。只说休息一下就好。谁知越睡越难受,王妃来时意识就有点不清了。

    没有接触过外人,膳食同素青一起用的。“王爷素青可有中毒?”

    “没有!”赵祁睿想起昨天的事,眼神回避了秦嬷嬷。

    “这就奇怪了,能有什么让老奴中毒!是不是大夫诊错了?”秦嬷嬷实在想不起有什么疑点。

    “不会错!太医院陈太医来给嬷嬷诊治的!”赵祁睿见嬷嬷也没有线索,眉心紧锁!竟还有能在睿王府下毒,一点马脚不露的。

    “同素青用过早膳,我就回了房间,收拾了一下再出去就觉得有点不适,这中间并没有接触任何人,除了喝了点茶水,什么都没吃!”秦嬷嬷也觉得奇怪。

    这么说来素青是唯一嫌疑人,可素青并没有中毒现象,莫非她知道饭菜有毒,后服了解药?那她毒害秦嬷嬷的目的是什么?

    “嬷嬷同素青可有过节?”

    “没有没有,那丫头好得很,不可能是她!她害我一个老婆子作甚?”秦嬷嬷一听赵祁睿怀疑素青,一口否定。

    “那嬷嬷喝的茶水可有问题?”既不是吃食那茶水呢。

    说起茶水秦嬷嬷面露感伤,坚定道:“那更不可能!”水是自己井里打上来看着烧开的,若是水有问题那全府的人怕都要出事了。那茶叶即便是不能喝了,也不会变成柳叶桃毒。

    “嬷嬷,你怎么了?”赵祁睿见嬷嬷反应过于敏感,不明为何。

    “那茶叶是惠贵妃赏赐给老奴的!即便是年岁久远,也不可能变成柳叶桃的毒!”秦嬷嬷想起此事,眼角湿润。

    赵祁睿没想到会牵扯到母妃,心底一沉。

    “那是贵妃娘娘去世前一天赏赐给老奴的茶饼,哪料第二天娘娘就殡天了!这些年我一直留在身边,舍不得泡茶。昨儿是老奴生辰,便掰了一些泡了两杯!虽陈茶苦涩难咽,可老奴喝着甘之如饴!”说起往事二人心里都伤感不已。

    “嬷嬷可否将茶饼拿来我看看!”赵祁睿也觉得不可能是母妃赏赐的茶叶有问题,不过是想看一眼。

    秦嬷嬷起身在柜子里取出一锦盒,打开就是褐色的茶饼。赵祁睿拿起闻一下了,早已没了茶香。

    “来人!”嬷嬷见赵祁睿将长风唤进来,不解何意。

    “你去太医院将陈太医带来!”赵祁睿看着手中的茶饼吩咐道。

    待长风离去秦嬷嬷问道:“王爷,有什么不对吗?”

    “嬷嬷你昨天泡的茶水可还有?”

    嬷嬷听这意思莫非真是茶水的问题?这怎么可能?

    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没了,老奴没舍得,就两杯!”

    “嬷嬷不要多想,您先躺下歇息,本王只是猜测!等太医了再说!”赵祁睿不想秦嬷胡乱猜测,并没有同嬷嬷细说。

    秦嬷嬷也没有多问,只深信这茶绝对不会有问题!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长风就将陈太医带来了。

    “下官见过王爷!”陈太医行礼。

    “陈太医请起,本王请你来是想让你帮本王看一样东西!”赵祁睿说完将手上的锦盒递了过去。

    太医原以为是为着昨日中毒之人来看诊,不想竟是其他事,不敢推辞,双手接过。

    打开锦盒发现是一块茶饼,太医不明所以的看一了一眼赵祁睿。然后将茶饼取出,仔细看了半天,又闻了闻。眉心一皱!“王爷可有水?”

    赵祁睿见太医这般,自己心里的猜测十之八九是真的了。点头示意长风去拿水来。

    只见陈太医取了一点茶叶放在茶盏里,倒上开水,片刻之后拿银针一试,银针瞬间变黑!

    秦嬷嬷在一旁看得一惊!“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王爷!这不可能!”

    陈太医又端起茶水闻了一闻肯定道:“王爷茶饼上有毒,若下官没有说错这茶饼是被浸了柳叶桃的毒!因其本身就是褐绿色看不出来,而且不像是最近下的毒。”

    赵祁睿神色不惊道:“有劳陈太医,再劳烦您替嬷嬷看看毒可解了?”

    陈太医既是宫中太医,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问,替秦嬷嬷又详细诊看了一番,已无大碍,再喝上两幅解药余毒就能清除。

    赵祁睿让长风将陈太医送走之后,又将锦盒里的茶饼拿出来。

    “嬷嬷这当真是母妃赐你的?”

    “是!王爷,老奴不会记错!可怎么会有毒?”秦嬷嬷也是一头雾水。努力回想当年的事。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6710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