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九章 出嫁

第九章 出嫁

    萧央第二日醒来觉得头痛欲裂,隐约记得昨日好像去过赵祁睿那里。具体干了些啥记不清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去看一下自个昨晚上有没有惹恼他。

    打听下人得知赵祁睿在书房,萧央在书房在门口晃来晃去,刚好宿离外出办事回来。萧央想着打听打听宿离,宿离一脸怒气地进了书房。对一旁的萧央视而不见。

    “回禀王爷,出那字谜的人是沈之文,内阁大臣沈长安二子!”宿离不知道主子为何让自己调查这事。

    坐在书案旁看书的赵祁睿抬眸看了一眼宿离。

    “沈之文?”赵祁睿知道此人,京中有名的才子。

    “沈府与杜府关系如何?”赵祁睿慢条斯理地问道。

    “较为要好!”宿离如实交代。

    “哼!”赵祁睿冷哼一声。

    门外萧央偷听到二人在讨论什么字谜,偷偷摸摸溜了进来。

    赵祁睿早就知晓他在门外,懒得搭理他,见他进来:“你若还想待在京城,就给本王老实些!”

    “老实老实!保证老实。”萧央一脸狗腿样,连忙应下。

    “不过,你们说什么字谜啊?”

    刚说完会老实的萧央见赵祁睿不追究,嘴欠又乱打听。被赵祁睿一记冷眼吓的从书房退了出来。

    “等本公子喝完你的喜酒,你留我我都不在你这死气沉沉的睿王府里待。”

    睿王府如今后宅空置,女使也少,待着确实无趣。

    日子一天天过得飞快。

    二月初二这天杜府与睿王府张灯结彩,入目皆是喜庆的大红色。

    杜沁心昨儿夜里同母亲说话到半夜,便在母亲房里歇下了。感觉自己不过稍沾了一下枕头就被母亲唤起。

    睡眼惺忪的杜沁心由着母亲请来的全福妇人给自己开面。然后杜夫人用准备好的红木梳替杜沁心梳头,一面梳一面说:“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杜夫人只盼女儿与那睿王真能白发齐眉,儿孙满堂。

    给杜沁心上妆的是京中有名的绣颜阁的妆娘子,她最拿手的就女儿家的出嫁妆。

    妆娘子看着一身大红牡丹金绣嫁衣,秀发垂腰的杜沁心,惊艳不已。京中女子她见过的不计其数,像杜沁心这般明艳动人的还真不多。肌肤胜雪吹弹可破,不施粉黛就已这样倾国倾城,若上了妆岂不是天资绝色。

    杜沁心望着铜镜里从眉眼到唇,经妆娘子的手渐渐有了不一样的色彩,觉得陌生的很。

    “小姐今日可真美!”素玲从没见过小姐如此美艳的一面。

    杜沁心苦笑。

    一切收拾妥当,天已经大亮。陆陆续续有人来给杜沁心添妆。其中最珍贵的就是沈怜月的。

    一套绿翡翠打造的头面。

    “沈姐姐,你这也太贵重了!”杜沁心说道。

    沈怜月莞尔,“我还觉得拿不出手呢!”

    二人说了几句话,就见素青领着云锦过来了,欲言又止。

    沈怜月知趣地起身离开。

    “小姐,云锦姑娘哭着要见您!”素青一脸不悦,小姐大喜的日子她竟哭哭啼啼。

    杜沁心想起,还有云锦要安排。

    “云锦姑娘,我问你,你可想好了,当真要同我去睿王府?”

    泪眼婆娑的云锦:“云锦如今这残破身子,怎还能嫁与旁人,云锦感念小姐替云锦思量。云锦只愿可以留在小姐身边,望小姐不要嫌弃。”

    杜沁心前两日同她说过,若是不愿,可留在杜府或者寻一合适的夫家。

    看云锦一副生无可恋,杜沁心很是不解,去到那睿王府日子不见得会好过,今日她这模样在杜沁心看来,是执意要去得。

    杜沁心有些头疼,想着云锦身后还有皇后,也是无法!

    “即如此,你便同我一起去。只是!虽我是去那睿王府做王妃,可不见得能做了睿王府后宅的主,怕是不能再给你安排婢女侍侯你。”

    “云锦本就是皇后娘娘赐与小姐的婢女,小姐怜爱,在杜府受此照顾!往后自是悉心侍侯小姐,不敢多想。”云锦恭敬乖顺地答道。

    杜沁心让她下去收拾一番,随陪嫁丫鬟一同过去。

    “小姐,这云锦好生奇怪。今日见您似没有带她去睿王府的打算,竟自己寻来了。”素青听小姐说了云锦与睿王的事,若是自己巴不得离得远远的,永世不见才好。她倒好,上赶着往前凑。

    杜沁心何尝没有察觉出来,可又有什么办法。

    杜夫人让人端来了几个饺子,杜沁心简单吃了几口,女子出嫁这一日都是要挨饿的。

    母女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贴心话。杜夫人叮嘱又叮嘱,看着前些时日还调皮顽劣的女儿,今日就要嫁人,好不舍得。

    “小姐小姐!睿王府来接亲了!”素玲慌慌张张跑进来。

    杜夫人一瞪。“你往后去了睿王府也这般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素玲被夫人凶的一下老实了。

    杜夫人也没有为难她,只是担心会给杜沁心惹了祸端!

    给杜沁心盖好盖头,杜夫人出去看一看,谁知这一看脸就垮了下来。

    来接亲的队伍里没有新郎。长风走在最前头,也顾不得来杜府吃酒的那些宾客亲朋的异样眼神。大步走到杜承业面前,双手一揖。

    “杜大人,我家王爷自从上次受伤,至今未愈。今日不能亲自来接亲,望杜大人见谅!”

    杜承业太阳穴突突直跳,这睿王欺人太甚。明明早几日上朝,已然无恙。

    若不是担心耽搁了女儿出嫁,杜承业定是要好好同他睿王府理论一番的。

    杜沁心得知此事后,倒也没觉得有多难堪,许是早就做好了一切坏的打算。只怕明日此事会在京传的沸沸扬扬,到时母亲心里难受。

    没有了新郎官可以闹,杜沁心拜别母亲父亲,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杜明朗都红了眼眶,就莫要提杜沁心与杜夫人了。

    杜明朗就像小时候背杜沁心一般,将她背上花轿,杜沁心盖头下早已泪流满面。

    “心儿,你别怕!哥哥拼死也会护你无虞!”杜明朗说完将杜沁心放下。

    “吉时道!新娘子出阁了!”随着喜娘一声高喊,炮竹声一片!

    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往睿王府走去。

    坐在花轿里的杜沁心久久止不住眼泪,早已哭花了妆娘子给上的妆。

    杜府与睿王府相隔甚远,沿途看热闹的人无不惊叹!

    杜夫人为了给杜沁心准备嫁妆几乎掏空杜府大半,若不是考虑杜明朗眼看着也要议亲,怕是要更多。

    足足六十六担的嫁妆,撑足了杜沁心的脸面。

    估摸着走了有大半个时辰,花轿停下。

    “新娘子到了!”喜娘高唱,杜沁心听着外面吵杂声忐忑不已。

    稍等片刻听到有人踢了一下轿门。随后喜娘喊道:“请新娘子下轿!”

    杜沁心揪着手里的喜帕,一咬牙将手递了出去!

    站在轿门外的赵祁睿冷着一张脸,丝毫没有新郎官该有的喜庆。他本不想来踢这轿门,奈何皇上赐婚,若再三落了杜府的脸怕是父皇为难。

    踢了轿门还不见花轿里的出来,刚想转身走。一只纤纤玉手递了出来,赵祁睿突然想起好多年前有一女子也做过这个动作。

    杜沁心见没人牵自己的手,盖头下的脸通红。不去迎亲,不牵自己下轿,这赵祁睿是打定主意要羞辱自己了。

    一咬牙,不牵我自己下,总不能赖在花轿上不下来,让人看了更大的笑话。

    刚想收回手,便被一阵温热握住。

    杜沁心一愣,轻吐一口气,顺势下了花轿。

    赵祁睿从没有握过女子的手,竟不知是这样的柔软,这样的凉。

    二人在一片欢呼声中走至睿王府门口,杜沁心刚想抬脚跨火盆,被赵祁睿猛一甩袖,险些摔倒。杜沁心心中恼怒,这赵祁睿怎这般喜怒无常。

    “给本王滚!”赵祁睿怒吼。

    接着就听到女子哭声。杜沁心蒙着盖头不知发生了什么,稍稍转身看到一女子摔倒在地,这声音不是云锦吗?她怎会在自己身后?不是叮嘱她随陪嫁女使婆子一同入府再做商议的吗?

    赵祁睿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府,留在原地的杜沁心不知所措。

    好在喜娘在侧,牵着杜沁心跨了火盆,一路陪同来至大厅。

    今日来睿王府喝喜酒的人除了自己亲信下属,太子一党人也来不少。许是有太子撑腰,他们见新娘子被赵祁睿丢下,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而太子赵祈祯看着一身红衣着身的杜沁心,虽看不见面容,想来她心里很是难过吧。

    杜沁心生怕赵祁睿气急,当真将自己丢在这大厅之上。那这人可就真丢大了,紧攥手中的喜帕。

    好在赵祁睿并没有那样,只是匆匆行了礼,便让人将杜沁心扶下去了。

    素青素玲二人也被府门口那一幕吓的不轻,乖乖跟着睿王府的下人,扶小姐回房。

    杜沁心觉得这睿王府也太大了,怎走了这半天还没到。

    “王妃娘娘,这边请!”下人示意到了。

    杜沁心初听他人这样唤自己没做应答。任素青素玲扶至床榻上,坐好。

    待下人下去,素玲趴在门上确定外面没人,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这睿王府欺人太甚了!还有那云锦,她就是故意的!太过分了。”素玲一脸愤然道。

    素青给素玲使眼色,让她别说了。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6709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