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思甚了期 > 第五章 为难

第五章 为难

    赵祈祯走后皇后边便安排了教习嬷嬷,让杜沁心随其下去了。

    “刘嬷嬷,你觉得这杜沁心如何?”皇后看着杜沁心远去的背影问道。

    “回娘娘,论长相确实是个出挑的。言谈举止得体,奴婢让人留意了,是个懂规矩的。”刘嬷嬷昨天就安排了人盯着杜沁心。

    “本宫原想着,杜承业于立嗣一事上帮了我儿,将他女儿指给我儿做个侧妃,往后也是有诸多益处的。谁料圣上竟执意许给那个孽障!”皇后绞着手中的帕子,怒火中烧。“我儿好不容易当上了太子,任谁也不能阻碍了我儿!”

    “娘娘息怒,太子博学,心系百姓,将来必定是要继承大统得!”刘嬷嬷劝解道。

    “本宫原还想着,若这杜沁心是个容貌一般的也就罢了,偏生是这般狐媚妖娆,若是真入了那孽障的眼,那本宫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皇后越说越恨,咬着后槽牙。与刚刚杜沁心所见的皇后简直判若两人。

    “皇上将杜沁心指婚给那孽障就还是向着那孽障!本宫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小丫头坏了本宫的事”

    杜沁心随着嬷嬷去了自己住的偏殿,嬷嬷一直陪在旁边,见着不对的就提点两句,倒也没有多做为难。只是杜沁心自己心里感慨,宫里的规矩真的是又多又严格。

    就这么战战兢兢的又过了一天,到了晚上嬷嬷才离开。嬷嬷一走,杜沁心如是重负,自个儿这腰挺了一天感觉要折了了一般。

    “小姐,你趴着,奴婢跟您揉揉,这嬷嬷看着人挺和善的,竟这样严格。”素青想着今儿一天小姐那腰一直挺着,好不心疼。

    “傻丫头你就知足吧!哎哟,快给我揉揉!”杜沁心一动腰酸痛无比。

    “小姐,这嬷嬷是不是故意为难您啊?”端来热水的素玲问道。今儿嬷嬷说自家小姐身材高挑,仪态却不完美,时时要小姐挺直了腰板。

    “应该不会,可能真是我平时太随意了,你看看今天那些宫里的娘娘,个个仪态万千!”杜沁心安抚俩丫头,若是真有一为难,就不是腰酸背痛这么简单了。

    睿王府。

    “王爷,今日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只是有一事······“赵祁睿派去盯杜沁心的人回禀道。

    “说!”

    “杜小姐似与太子见过了,属下进不得殿,不知皇后是何意!”

    “哼!”赵祁睿冷哼一声。那毒妇向来喜欢干些龌龊勾当,亏得还是出身将门。

    “你继续盯着,有事来报!”

    这边的杜沁心一夜睡得不安稳,早起时精神萎靡,耷拉着脑袋由着素玲给她梳洗打扮,素青看在眼里满是心疼。

    到了皇后殿前,与昨日一般,杜沁心死撑着逐一行礼问安。等到大家都走了,杜沁心也想起身告退却被留下了。

    “杜小姐,有一人本宫想让你见一见。云锦,你进来。”不等杜沁心思索,一楚楚动人的女子走了进来。

    “云锦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福!云锦见过杜小姐!”

    杜沁心看这情况,这女子就是皇后让她见人了,杜沁心对这女子毫无印象,不知皇后让她见云锦是何用意啊。

    “哎,这事说来也是本宫的不是。云锦是我表亲外甥女,两年前本宫将她邀来宫中小住,赶着上元节宫宴本宫就将她带去了,谁知这丫头不熟宫中路径,阴差阳错碰到了醉酒的睿王,本宫寻了一夜也找不见,还是第二日宫人来报,说云锦在睿王殿里。”一旁的云锦许是想起来伤心往事,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梨花带雨的模样,杜沁心看着都好不心疼。

    “本宫赶到时,就见云锦衣衫不整跪在一旁。她一弱女子,如何抵挡得了血气方刚的睿王。本宫心中了然,本来即已发生了这等事情,睿王收了云锦随便给个名分也就罢了。谁知那睿王执意不肯,可怜的云锦,若不是本宫拦着怕是早已寻了短见。”

    杜沁心听到这里,震惊不已。果然那赵祁睿不是好人,毁了人女子清白还不负责,云锦姑娘何其无辜啊。

    “本宫愧对云锦。若不是本宫留云锦在宫中,她也不会遭此劫难,云锦这傻丫头觉得自己已不是清白之身,不配再嫁与他人,打算青灯古佛相伴了却残生。本宫实在不忍心,便将她留在身边。”皇后面露愧色地看着云锦。

    云锦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杜沁心对赵祁睿更是不喜,无耻之辈。但转念一想,皇后娘娘将此事告知自己是何用意?

    “本宫思来想去,还是要麻烦杜小姐可怜可怜云锦!”皇后这话像一声惊雷炸在杜沁心耳边。

    “臣女愚昧,还请皇后娘娘明示。”杜沁心大概猜到了皇后娘娘的用意,只是自己如今不过是与他赵祁睿有婚约而已。

    “杜小姐心地善良,本宫想让云锦跟了你,做个丫鬟,待日后你与睿王成亲她便是个陪嫁丫头。你就当可怜她若是还能入了睿王的眼,你就随便给个名分,若睿王无意,就把她当个粗使丫头。”皇后看似与杜沁心说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可在杜沁心看来,那就是一块儿烫手山芋。

    一旁的云锦似无欲无求,“多谢娘娘替云锦思量,只是云锦早就被睿王唾弃,本就不该苟且于世,就不要再为云锦忧心!杜小姐也不必为云锦烦恼。”

    杜沁心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不同意就是得罪皇后娘娘,同意了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若那赵祁睿真不喜这云锦,那就是惹了自己未来夫君厌恶。若是看上了云锦,那自己怕是要成为京城的笑话,还没成亲就给自己夫君准备好了妾室。这可如何是好······

    皇后见杜沁心半天不语,也不催促。

    “皇后娘娘,臣女听来也很是同情云锦姑娘,只是,臣女心中惶恐的很!”杜沁心这话听得皇后眉头一皱。

    “不满娘娘说,圣上赐婚臣女一家感恩戴德。可是小女儿家的私心,臣女怕得很!坊间都传睿王冷冽果决,今日得闻云锦姑娘的遭遇,心中更是不安。娘娘也是知道的,臣女父亲为了立嗣一事,怕是得罪了睿王,想来臣女即便是成亲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云锦姑娘若是不怕,臣女便带在身边,定不会亏待了她。只是睿王对云锦姑娘,臣女······”杜沁心大着胆子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皇后跟云锦没想到杜沁心会这样说,这意思就是带走可以,若是往后在睿王府云锦若惹睿王不悦,她杜沁心也是无能为力。

    皇后笑着重新审视杜沁心,杜尚书之女,果然不能小觑。

    “杜小姐菩萨心肠,愿给云锦一条出路,已是难得,至于往后如何就看云锦自己的造化了。云锦还不快谢谢杜小姐,往后好生服侍,定要感念于心。”

    事情就这么在杜沁心的无可奈何中定下了,也不知自己这样有没有得罪了皇后,。没想到晌午过后,皇后让人刘嬷嬷来传口谕,让杜沁心出宫回府。

    杜沁心带着皇后赏赐得东西,称赞的话回到了尚书府。

    虽然皇后娘娘说将云锦当丫鬟就可以,杜沁心那真敢当丫鬟。让人安排了厢房,还安排俩个丫头过去。杜沁心无奈的很,将宫里发生的事情跟倒豆子似的,全说给母亲听了。

    杜夫人听得也是心惊胆颤,杜沁心进宫这几日,她没一日睡安稳过,生怕杜沁心犯了错事,得罪了哪位贵人。好不容易平安回府,竟还带来个得罪不起的姑娘,那可是皇后娘娘的外甥女。而且还是跟自己未来女婿有瓜葛的女子。

    那云锦在尚书府,倒是乖巧的很,每日早起到杜沁心院子里。杜沁心劝了她几日不用她侍侯,她才罢休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房里。

    “王爷,要不要属下去将那贱人杀了!”宿离得知杜沁心将云锦领进尚书府,怒气冲天。当年的事宿离一清二楚。

    “王爷,这婚事你真不在仔细考虑考虑?杜承业是太子一党,杜沁心又这般!”连一向稳妥的长风都不想让主子应这门婚事。

    赵祁睿觉得这杜沁心胆子着实不小,即知道云锦的过往还敢领进府,当真如此不将本王放在眼里吗?

    赵祁睿想起两年前的事,满眼不屑!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不配死在本王手上。

    如今朝中因立嗣一事局势混乱,赵祁睿管着吏部跟大理寺,兵部跟刑部都在太子一党手里,现如今连杜承业也靠向太子一党。与他确实不利。

    其实杜府与睿王府要结亲一事在京城之中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说什么的都有,杜沁心也懒得去理会。

    转眼就要入冬了,杜沁心也越来越焦急,因为钦天监根据二人生辰八字推算,来年二月初二是大吉。皇上就将二人的婚期定在了二月初二。

    杜沁心只觉得太突然,眼瞅着没几个月自己就要嫁人了,看着母亲每日替自己操持,却面无喜色,心中很是难受。又想起还有个云锦要带去睿王府,更是头疼。

    住在杜府多日的云锦,真真一副看破红尘不理世事的样子。极少出门,偶尔杜沁心去看她,也是乖巧怜人的模样。看着是个让人放心的。

  http://www.biqudiao.com/46/46878/167099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