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跃马大明 > 第187章 那一声‘大哥’

第187章 那一声‘大哥’

    狂刮风,天一片黑,好可怕。。。

    ~~~

    “亨九兄,恭喜凯旋归来啊!”

    “亨九兄,多日不见,风采更盛往昔那。”

    “哈哈,亨九兄,咱们上次见面,还是在三年前吧?”

    “亨九兄……”

    随着洪承畴和吴三桂一行人抵达,早就在这边等候多时的一众大佬们瞬时围了上去。

    骑着一匹矫健黑色骏马的洪承畴忙翻身下马来,一一笑着与众人寒暄,但眼眶里,泪花早已经控制不住的闪动。

    事实上,洪承畴昨天中午就到通州了,吴三桂来的更早,前天就到了,不过,为了这流程,自然要给京里准备的时间。

    哪怕这段时间洪承畴早已经想了很多,也预料到了进京后肯定会遇到这种场面,有了准备,然而,真到这一刻来临,万千繁华一瞬绽放,便是洪承畴的城府一时也是真的有点不能自已了。

    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读了这么多年书,混了这么多年官场,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爽啊!

    太爽了啊!

    “洪督威武啊!”

    “洪督,您是咱们大明的英雄啊!”

    “洪督,俺给您磕头了啊……”

    随着洪承畴这边与一众重臣勋贵们寒暄完毕,不远处,早就等待多时的百姓代表终于出声了。

    很快,人群中有个干干巴巴、一看便是劳苦大众的老汉儿,在他的儿子和孙子搀扶下,端着一碗酒,战战巍巍的来到了这边,“洪督,请满饮这碗酒!老汉代全家人感谢您啊!”

    听着老汉儿熟悉的辽东口音,洪承畴再也控制不住了,热泪夺眶而出,接过酒碗,重重对老汉儿点头:“老丈,谢谢了!”

    说着,洪承畴把酒碗放在嘴边,一扬脖子,直接将这碗烈酒一饮而尽。

    “好!”

    “洪督威武!”

    “洪督威武!!”

    很快,周围已经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洪承畴老泪纵横,频频对众人挥手示意,只觉此生从未像是此时这么痛快过,已然是达到了人生最高的高光点。

    而徐长青、曹变蛟、王朴、杨国柱等人虽就在洪承畴不远处,可这种时候,徐长青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乖乖滴,大丈夫,当如是啊!等老子回了大同,也得这么搞。”

    身边,王朴忽然小声嘟囔。

    徐长青也回神来,看向老曹和杨国柱等人,果然,每个人几乎都是一个模样,眼睛中充满着遮掩不住的艳羡。

    徐长青嘴角边也忍不住挂起弯弯笑意。

    形式主义的确劳民伤财,但不得不说,这种东西如果用得好,绝对是利器!

    大明,不是没有人才,只可惜,太多太多的聪明才智,这帮人根本没用在正地方啊。

    ……

    广渠门外的欢迎仪式一直进行了小半个时辰,摆足了场面,一众人等这才犹如众星捧月,捧着洪承畴入了城。

    徐长青这时也知道,在崇文门内的迎宾楼,朝廷已经为洪承畴准备好了盛大的接风酒宴。

    不过,这酒宴估计得到晚上,洪承畴应该会马上进宫面圣。

    城外的仪式或许是官方的指引,可进了城之后,依然有着无数百姓等候在路边,只为一睹洪承畴的真容,简直比后世那些粉丝见到明星还要更为狂热。

    而徐长青当初进京的时候可没有享受到这种气氛。

    徐长青很快也回过神来。

    屁股决定脑袋。

    说到底,他徐长青的身份还是不够,又非文人,自然是要低调处理了。

    大队人马浩浩汤汤的来到迎宾楼,正如徐长青之前猜测的一样,圣旨已经在这等着了,洪承畴简单沐浴更衣,便直接进宫面圣。

    徐长青一众人到此时就没事了,三三两两的来到了一个个精致的小院里休息,可以喝点小酒,吃点小菜。

    那些大佬们也是一个模样。

    须知,他们今早上可是还上了朝的,比徐长青他们肯定更累。

    而透过刚才人群中略有隐晦的聊天,徐长青也是分析出了一个事情,如果是正规程序的话,今晚的晚宴应该是朝廷的官方场所,不过,这迎宾楼后面底子很深,设施也更好,大家更愿意来这边。

    各人都有各人的圈子。

    不多时,徐长青跟老曹、王朴、杨国柱、李辅明等人来到了一个小院里。

    至于唐通、白广恩之流,他们就算从徐长青这边买到了首级,可以脱罪,却是并没有真正的立下功绩,朝廷之后或许会安抚他们,但京城他们是别想来了,这个场面已然是失去了。

    来到这精致的小院里坐定,看着气势汹汹的曹变蛟,徐长青想避也没的避了,忙笑着帮老曹倒了杯酒:“曹叔,几日不见,分外想念。咱爷俩先走一个?”

    然而徐长青笑嘻嘻的喝了酒,老曹却没有动酒杯的意思,对徐长青使了个眼色,便是起身离去。

    看到老曹霸道的模样,旁边,王朴止不住嘿嘿贱笑,遮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两个美人儿虽好,可这后果,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啊。

    徐长青懒得理会王朴,快步跟老曹过去。

    来到小院的后花园,老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徐长青一眼,低声道:“你个小兔崽子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啊?到了京里怎么就那么冲动?你知不知道,老子差点给你吓死!这种事儿,你指望谁救你?啊?和李家吴家都快成了,你让他们怎么看?”

    老曹虽是气势汹汹,唾沫星子都要喷到徐长青的脸上,可徐长青并未生气,一直陪着笑认错,只觉心里暖烘烘的。

    纵然老曹的政治眼光并不高明,到现在也一直不明白自己‘自污’的深意,但这种关心,绝不是作伪。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让徐长青把后背给他,无疑是眼前这老兵痞了。

    骂骂咧咧的怼着徐长青喷了一顿,老曹也消了不少气,有些无力的道:“你个小兔崽子现在翅膀硬了,老子也管不了了,但是,老子得警告你,以后,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这官场上,比战场可要更危险!”

    看着老曹掏心窝子的话,徐长青忙赔着笑对老曹伸了个大拇指:“曹叔,您说的太对了。这事,小侄一定走心,争取没有下一回了。”

    “你还想下一回?”

    “没,没,曹叔,口误,口误。”

    “行了,别他娘的跟老子装可怜,晚点,酒宴上可千万别再出错了。”

    “曹叔,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保证,只吃只喝只看,绝不说。”

    ……

    消了老曹的火气,徐长青也放松了不少,刚想仔细审视下这个精致的园子,看看有什么东西能借鉴,等之后去了山东,自己也这么搞。

    这时,王朴忽然急急追过来,额头上都是出了汗,急急的低声道:“兄弟,这他N的真遇到鬼了。定国公府那边来人了,要你过去见他。”

    徐长青眉头不由一皱。

    果然。

    定国公徐允祯今天这,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

    “大哥,没事,这堂堂天子脚下,咱们国公爷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徐长青笑着搂住王朴的肩膀,“大哥,我去去就来。”

    “嗳?”

    王朴还想说些什么,徐长青已经快步离去。

    王朴片刻才回过神来,赶忙过去招呼老曹商量。

    这厮虽说浑身都是毛病,但真要到了站队的时候,还是不含糊的,这也是他最大的优点。

    徐长青来到前院,早已经有定国公府的仆从在这里等着了。

    这几个仆从对徐长青倒也不敢拿大,为首一个四十多岁、干净沉稳的管家赔笑道:“长青少爷,公爷可是久仰您大名多时了,可惜一直事务繁忙,到今天才有机会见您,您看?”

    徐长青一听这管家的称呼就笑了:“行,带路吧。”

    “好来。”

    出了这小院,兜兜转转的几个回廊,这管家引领着徐长青来到了一个更深处、更为幽静、雅致的小院内。

    里面绿色的藤蔓下,摆着一张精致的石桌,一个一身紫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慢斯条理的喝着茶,正是这一代的定国公徐允祯!

    他身后,还有一个熟悉的白衣青年恭敬侍立一旁,正是与徐长青有过一面之缘的‘四爷’徐胜元。

    看到徐长青过来,徐允祯眼睛一亮,却并未着急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徐长青。

    徐长青旁边,这管家已经有些冒汗了,忙低声道:“长青少爷,快,快行礼那。这位便是咱们国公爷啊。”

    徐长青一笑,并未跪地,只双手抱拳一礼:“卑职徐长青,见过国公爷。”

    徐允祯原本淡定的面色‘唰’的就变了!

    什么意思?

    这个分家的小子,见了他的面居然不行大礼?

    徐胜元也有些震惊的看着徐长青,想说些什么,却是没说出口来,徐长青昨天那强势的威严,现在还笼罩着他呢。

    心中暗道:‘这个小子,也忒牛逼了吧,这是想干啥?’

    管家的老脸已经煞白,都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徐允祯这时也回过神来,不悦已经摆在了脸上,但他终究是定国公,还是有着一些城府的,笑里带着三分冰冷道:“徐将军,你似乎有点年轻气盛啊。年轻人锋锐太甚,可不是什么好事!”

    徐长青一笑:“国公爷这是何意?可是卑职有什么礼数不周之处吗?”

    “……”

    徐允祯直接被噎着了。

    这个小王八蛋,还真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啊,连他么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忙对管家使了个眼色。

    管家要哭了,赶忙凑到徐长青身边,急急低声道:“长青少爷嗳,这是咱们国公爷啊,也是咱们徐家的家主啊。您,您是分家,得板板正正的行跪礼才行……”

    “跪礼?”

    徐长青陷入了思量。

    眼见徐长青似乎上道了,徐允祯、徐胜元这爷俩都稍稍松了口气,感情这是个土包子,完全不懂规矩啊。

    然而就在徐允祯已经等着徐长青重新行跪礼,先用他的威严把徐长青压制住的时候。

    徐长青忽然再次拱手一抱拳,笑道:“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大,大哥?”

    这时,徐胜元终于忍不住了,简直像是看外星人一般看向了徐长青。

    这个土包子刚才居然喊……‘大哥’?

    这是喊的谁?

    徐允祯也是一片懵逼,脸色已然阴翳的要滴出水来。

    他刚想说话,徐长青已经笑嘻嘻看着他道:“大哥,您是允字辈的吧?小弟我虽然叫长青,但也是允字辈的。主要是小时候我有点体弱多病,我爹怕我活不久,就给我起了这个名。要不然,我应该叫徐允青的。”

    “……”

    “……”

    “……”

    徐允祯,徐胜元,管家,一片无言。

    

  http://www.biqudiao.com/45/45901/17591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