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后妖娆:残少,温宠入骨 > 第242章 只有唐千絮一个

第242章 只有唐千絮一个

    秦司予……要订婚了?

    唐千絮感觉自己好像魔怔了一般,脑子里不断的回荡着男人刚才的话。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司予会忽然说这种话。

    所以他今天状态不好,是因为要订婚了?

    因为要订婚的原因,所以没心思跟她庆功宴对吗?

    还是说,秦司予的意思其实是,希望以后她跟他保持距离呢?

    唐千絮的心里很乱,前所未有的混乱,一团麻。

    她试图理清楚,却发现无能为力。

    只潜意识的举起啤酒,往嘴里灌。

    一口一口的猛灌,唐千絮平生第一回觉得,啤酒的味道淡得像白水一样。

    “唐千絮?”秦司予看着她,有一瞬愣然。

    他不明白,她怎么忽然又开始喝酒了。刚才是因为他心事重重,现在他已经把心里藏的事情,如实告诉她了不是吗?

    这丫头到底怎么了?

    男人蹙着眉,伸手便要夺她手里的酒瓶。

    哪知手还没碰到瓶子,唐千絮已经站起身去,径直换了个位置。

    坐得离秦司予远远的。

    她的避让,让秦司予心里很不是滋味。

    男人沉着一张俊脸,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甚至都不知道唐千絮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好像是生气了?

    “秦司予。”女人蓦然启唇,嫣红的唇瓣上翘着,笑意凛然:“我敬你一杯,恭喜你。”

    恭喜……

    秦司予愣住,只听女人笑道:“允许你以茶代酒。”

    话落,她就着自己手里的瓶子,直接又灌了一口酒。

    一桌的美食,两个人都没怎么碰,反倒是那两件啤酒,唐千絮一瓶接一瓶的喝,好像那不是酒,就单单只是白水似的。

    秦司予三番五次想阻拦,却是被女人接连避开。

    最终,他只好放弃,安静坐在轮椅上,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眼看桌上一个接一个的空酒瓶,秦司予的眉头越蹙越紧。

    垂眸拿手机给罗佑发了条短信,让他先不要急着上床休息。

    因为晚点,肯定需要他过来接人。

    短信刚发送出去,秦司予只听“哐当”一声。

    他应声抬眸,看见唐千絮手里的酒瓶掉在了地上,而她自己,也扶着椅子,慢慢的滑坐在地上。

    两颊嫣红,双目迷醉,目无焦距的看着前方,眸色很复杂,微微藏着一点忧伤。

    秦司予看得心头一紧,他将手机揣回兜里,转动轮椅靠过去:“唐千絮?”

    男音柔柔的,暗沉低哑,十分动听。

    女人低低应了一声,脑袋微侧,迷蒙的桃花眼,缩着他。

    秦司予不知道她是否是在看着自己,那眼神有点飘忽,迷惘且撩人。

    “喝够了吗?”他倾身,大手不自觉的落在了女人绯红的颊侧:“喝醉了,甘心了?”

    秦司予的声音很轻柔,语气里却带着责备的味道。

    只可惜,这会儿,唐千絮根本不以为然。

    她确实醉了,脑子晕乎乎的,浑身发热,看人都有叠影。

    在感受到颊侧的温度时,唐千絮微微偏头,顺势贴着男人宽厚的手掌,在他温热的掌心蹭了蹭。

    那亲昵、依赖的模样,让秦司予的心狠狠颤了颤。

    双眸略沉,男人一动不敢动,就这样顺着唐千絮,任凭她嫩滑的脸颊在自己掌心磨蹭。

    发丝拂过他掌心,略微有些痒。

    秦司予墨眸一暗,试图抽回自己的手,谁知唐千絮却忽然抬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紧接着,女人微微俯下身,顺势便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腿上。

    唐千絮就坐在地上,身体的重心倚着秦司予,两只手顺势抱住了他一条腿。

    她就像个撒娇的孩子,嘴里嘟嘟囔囔的:“秦司予……你个渣男……”

    女音柔柔的,语气却捎着不悦。

    被点名的秦司予愣了两秒,才后知后觉的垂首,侧目去看女人的脸。

    她闭着眼,绯色的唇润泽有光,又动了动:“明明亲了我……明明偷亲我了。”

    唐千絮喃喃,不断的重复着那一句。

    分贝时高时低。

    包房里又格外的安静,秦司予便是想忽略她的话,也不行。

    明明亲了她……

    墨眸闪烁,秦司予的心跳蓦然快了一些。

    他想起了之前唐千絮醉酒,以及她之前被注射药物的那一次。

    她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亲了她来着。

    但不是偷亲,那是情不自禁,并不算偷亲。

    秦司予在心里一遍一遍的为自己辩解,甚至到最后,听见唐千絮还在喃喃。

    他反驳了一句:“我没有。”

    可话落,他自己先笑了。

    也是有毛病,居然跟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较真了。

    “渣男!亲了我……”

    “亲了我不负责……”

    “渣男!”

    “居然还要跟别的女人订婚,秦司予你个渣男!”

    难得的,闭着眼叨叨的唐千絮,说了句完整的话。

    这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秦司予听着她的指责,只觉得哭笑不得,想出声哄,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哄。

    最后,他的手落在了唐千絮的后背,轻轻的,一下一下的轻抚安慰。

    他以为,唐千絮只是抱怨两句,一会儿就该睡着了。

    便腾出手给罗佑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随后,唐千絮倒也的确是安静了下来。

    脑袋埋在他腿上,两只手抱着他的小腿,身体的重心全都倚在秦司予的身上。

    好一阵,秦司予的手从她的后背,落到了她的发顶:“唐千絮?”

    他轻唤了她一声,想让她先从地上起来。

    一会儿罗佑来了,看见这丫头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地上,还抱着他的腿,怕是要多想。

    可他垂眸仔细盯着唐千絮看了一阵,发现她双肩在轻微的颤抖。

    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秦司予一颗心揪得紧紧的,猛烈跳动了两下,他再次唤她:“唐千絮?”

    音色低沉,声音轻微颤抖。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扶起女人的脑袋,继而捧着她的两颊,迫使她仰头看着自己。

    余光扫到了裤子上湿漉漉的印记。

    那是……眼泪?

    他的双腿没有知觉,所以即便唐千絮伏在他腿上掉眼泪,他也感觉不到。

    直至此刻,他才意识到,她哭了。

    半睁着眼,泪眼朦胧的对上他的双眼,鼻尖红彤彤的,因着抽泣,肩膀耸动,鼻子也跟着微微皱起。

    最让秦司予难受的是,唐千絮在哭的时候,死死的咬着唇瓣,这才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

    那张明艳动人的脸深深刻入他的眸底,眼泪一滴滴的滑落,似是地落在他心上。

    滚烫的泪滴,灼得他心尖火辣辣的疼。

    “唐千絮……”男人喃喃,薄唇艰难的动了动,喉间似是梗着什么,有些难受:“傻丫头,你哭什么?嗯?”

    他说着,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温柔。

    伸手轻轻抹去女人眼角的泪,秦司予轻叹了口气:“我承认,我偷亲你了好不好?”

    “别哭了,我……”男人音色顿了顿。

    恰巧包房的门被推开,罗佑气喘吁吁的进门,却是听见秦司予接着道:“我不订婚了,好吗?”

    那语气温柔得似是能掐出水来,给罗佑内心造成极大的震撼。

    他严重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刚才先生说什么?

    不订婚了?

    他……今晚回来之前,不是已经答应了夫人,答应和唐家的大小姐唐青染订婚吗?

    在罗佑的认知里,秦司予答应江芸的事情,可从来没有食言过的。

    所以,他现在是在哄谁?

    刚才那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在罗佑呆愣之际。

    原本一个劲掉泪的唐千絮蓦然睁大了双眼。

    水盈盈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秦司予,迷醉的眼神里透着几丝清醒。

    她抿着唇,嘟嘟嘴,声音软软糯糯的:“真的?”

    秦司予呆住。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了。

    她这会儿看上去很正常,一点也不像是个喝醉了酒的人。

    可是那眼中的迷蒙、醉意,却也是骗不了人的。

    “你骗我的?为什么不回答……”唐千絮吸了口气,作势又要哭了。

    秦司予这才回过神,大手微微一伸,捧住了女人的俏脸,俯身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嗯。”他轻应一声,嗓音低哑:“是真的。”

    他秦司予,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

    对母亲,他从未食言过。

    但凡是母亲开口,他又力所能及,便绝不会推辞。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讨好母亲,希望因此能得到她更多的目光、笑脸、赞许。

    连罗佑都觉得他在母亲面前太过卑微了。

    是啊,太过卑微了。

    从始至终,他都以小孩子的心态,去讨好母亲。

    现如今,他累了。

    因为遇上了唐千絮,所以明白,这世上那些不在乎你的人,无论你做什么,做多少,她也还是不会在乎你的。

    卑躬屈膝,委曲求全,也求不来他想要的那一丝丝母爱。

    大概因为得不到,所以他一直努力的去追求。

    现在有了唐千絮,他似乎,已经不需要那一丝丝,似是施舍的母爱了。

    从今以后,这世上能使动他秦司予的人,就只有唐千絮一个。

    薄唇徐徐挪开,依依不舍,无限留恋。

    秦司予启开眼帘,眸中的彷徨已经挥散,又恢复了往日的沉寂。

  http://www.biqudiao.com/45/45017/172049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