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关东道 > 第7章 伏虎寺参上

第7章 伏虎寺参上

    梨花派一众赶到鬼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印雪松震惊不已,心里盘算着,肖烈的功夫绝对在自己之上。

    肖烈一行人被一个彪形大汉拦住去路,这人短衫长裤,一双布鞋也挡不住硕大的双脚,青面环眼,一张大嘴好似要吞噬天地,肩抗一对四方镔铁轧油锤,虎虎生威。

    “这就是金甲将军手下的四锤将之一铁锤将青狗。”左天明一眼就认出了大汉。

    “该死的畜牲也想拦住我等去路,也不问问小太爷手中这口刀答应不答应。”肖烈知道,不打是不行了,将掌中刀一横,对着青狗力劈华山就是一刀。

    青狗见对面先行发难不敢怠慢,举双锤于头上硬生生的接了肖烈一刀,顿时火花四溅,这一刀力度之强,青狗险些摔倒,没等他站稳,只见一枪一禅杖并起拍在了胸口。只一下便给青狗拍了个口吐鲜血,青狗双锤撑地半跪在地上,抬眼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好小子,你们居然玩阴的,不把你们砸成肉饼,都对不起我这对大锤。”没等他说完,左天明的禅杖就到了,这下又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向后倒退几步抡锤便砸。只见四人兵器上下翻飞,打得青狗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之心。

    左天明看准时机,禅杖对着青狗的小腿横扫过去,青狗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顿时打了个皮肉崩裂,碎骨头散落一地。见左天明得手了,肖烈挥刀而下,将青狗的脑袋砍了下来。

    “可累死我了,这杂毛畜牲力气还真大,这要是跟他拉开架势一对一的单挑,几十回合都占不到便宜。”肖烈靠在他俩的背上喘着粗气,看着四周慢慢围上来的鬼卒:“这下好了,鬼卒全都惊动出来了,估计屋里的内几位也要现身了。”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天明看你身形灵活,一会要看到什么机会,就不要管我俩了抓紧跑,去给我大师兄报信,让他马上来救我们。”

    “不行,既然已经共患难了,我就不能做出此等不仁不义的事,大不了我与二位兄长共赴黄泉。凭咱们的本事,也能到城隍衙门当个鬼将。”

    三人相视一笑:“好,那咱们就放手一搏,杀他个痛快。”说完肖烈抢先提刀冲到了鬼卒中间,刀花翻飞与鬼卒战在一处。刑昊与左天明也不含糊,各拉兵器杀将起来。

    鬼寨大殿之内,金甲将军与三锤将、燕阳舒正在欢饮。忽听殿外有人急呼:“报~将军大事不好。”

    金甲将军放下酒杯叫那人进殿:“慌什么?有什么事快说。”

    “回将军,牢中三人越狱,在寨门口被青狗将军撞见,将军不敌三人,被一刀客斩下头颅。”

    金甲将军听到这个消息拍案而起:“什么?现人在何处?”其余四人更是暴跳如雷。

    “就在大寨门口,现正与鬼卒激战。”

    “咱们去汇汇这几个兔崽子,给青狗贤弟报仇。”五人各拿兵器前往大寨门口。

    刚到门口还没等说话,一道白光直射进来,众鬼卒纷纷哀嚎苦叫,飘飘摇摇的朝着树林方向飞去。三人会意知道是印雪松到了,这下可算给三人吃了颗定心丸,把目光落在刚到的五人身上。

    头前站着的是个金盔金甲的小矮个,掌中一口大片刀,腰插一面鹅黄旗,一颗蛤蟆头张嘴喘气。两侧各站两人,除了燕阳舒以外,其余三人穿着长相都与青狗类似,只是兵器有所区分。一个肩抗一对擂鼓催命翁金锤,二一个肩抗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最后一个肩抗一对牛头碎山赤铜锤。五人一字排开煞是威风。

    肖烈三人显得有些狼狈,瞧这阵势知道必然有一场酣战,拉好驾驶准备迎战。这时印雪松也到了,领着数十门中弟子将五人围在当中。

    “哈哈……尔等手下败将,今日前来只有一死,不可能再叫你们活着走出我这大寨半步。”金甲将军见手下鬼卒尽数失去,杀心大起对着余下四人喊到:“今天就是今天了,没有鬼卒咱也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收拾掉这些,咱们就去灭了梨花派,用梨花派余孽的人头来祭奠青狗贤弟,这长白山可就是咱们的了。”

    话音刚落,金银铜三锤将一跃而起,举锤砸向四人:“多说无益,我们要先给青狗报仇。”四人躲闪及时,没能伤到分毫。

    金甲将军晃了晃手中的大刀:“阳舒啊,你就去解决你门派的弟子吧,这四个人就交给我们了,你可千万不能在心慈手软了,等你接管了梨花派弟子要多少不就有多少了嘛。”说完便挥刀加入战斗。

    燕阳舒虽然武功平平,但用来对付这些没如排名的弟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肖烈这边,本来四个人打这三个锤将还可以勉强应付,但金甲将军的介入着实让四人压力大增。没过六个回合,印雪松一个没留神被银锤将一锤砸在了胸前,幸亏用宝剑挡了一下,要不然非死即残,锤式力道之猛还是让印雪松吐了一口鲜血。见到空隙,银锤将紧接着又抡起一锤,在这紧要关头,白智鹤带着看守八卦阵的弟子赶到,正好看见大师兄有难,连忙飞身横枪抵挡。兵器相撞间白智鹤气力吃紧,最终没能抗住这一锤,手中梨花枪被砸的飞了出去,白智鹤也跟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两条胳膊也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着,挣扎了一下昏了过去。

    肖烈被金甲将军步步紧逼,未有一刻占得上风,掌中宝刀连连挥舞也未曾伤及对方分毫。左天明、印雪松、刑昊也都被三个锤将打的连连后退。肖烈知道,再不拿出看家本领,是走不出去了。虚晃一刀,向后串出数步,左手握住刀首处的龙凤环,用力一拔,龙凤环从刀首处拔了下来。没有了龙凤环的束缚,肖烈掌中这口宝刀可算是彻底的发挥出了威力,只见整个刀身被浓重的龙凤之气团团包裹,在以肖烈自身之灵力化作刀刃,刹那间宝刀增长了数倍。肖烈借势腾空而起,在空中便把此刀举过头顶,借着下降的速度和力量重重的向下挥砍,一招裂地斩对着金甲将军劈头盖脸砍来。

    妖怪见势头不对,马上祭起腰间的鹅黄旗,看似好像抱着一颗同归于尽的阵势迎着肖烈打了过来。肖烈听左天明说过,这个就是妖怪的看家法宝灭魂幡。肖烈知道,如果跟这灭魂幡硬碰硬的碰到一起,吃亏的一定是他。没办法,肖烈只得撤招转身躲过灭魂幡的攻击,这一撤招金甲将军又抓住了一个机会,握紧手中刀直刺肖烈腰腹之处。就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候,一条禅杖单住了大刀的去路,算是救了肖烈一命,没来得及对左天明道谢就又各自为战,打作一团。

    打着打着,刑昊忽然换手攥住枪尾,找了个空隙,将梨花枪对准不远处的燕阳舒按下了枪尾处的机关,打出二十根梨花针。原来这刑昊的梨花枪与众不同,他的枪内藏二十根梨花针,可以在危难之时解燃眉之急。燕阳舒耳听疾风刺耳,抓过一个弟子挡在自己的身前,结果这二十根梨花针,全都打在了这名弟子身上,顿时气绝身亡。

    刑昊懊悔不已,注意力过于放松,被金锤将连着招呼了三锤,刑昊只得用枪硬接三锤。几人败象已漏,众妖是越打越欢,左天明锤死挣扎般的将禅杖抛向空中,双手在胸前结了个卍字佛印,一股纯阳之气护满全身,接过禅杖连打几下,都被躲过。

    四人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已然到了穷途末路之极。众人把心一横,至死方休似的继续还击。这金甲将军也不用刀了,直接用上灭魂幡,几人都不敢硬接只能躲闪,加快了四人的体力消耗。肖烈心乱如麻,心中盘算,如果不想办法走掉,非得死在这不可,一边招架金甲将军的攻击,一边大声对印雪松三人喊到:“在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撤吧。”三人也早有此意,可对方的攻势实在太猛,没有一点机会逃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今天你们就死到我这吧。”金甲将军催动法力将灭魂幡变大,玩命的往梨花派众人身上招呼,打得众人叫苦连连。

    猛然间,天空中由上而下砸下来四座金佛,说是金佛其实是用纯阳之气幻化而成。耳边响起悠扬的佛号声:“阿弥陀佛,在下冰城伏虎寺镇休,奉师命率弟子前来解围,妖孽还不速速受死。”

  http://www.biqudiao.com/44/44610/15619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