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狂兵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情丝难斩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情丝难斩

    萧轻宇哼哼一声,一脸得意,只要老家伙吃瘪他就高兴。

    林若雪坐在一旁,给老家伙倒了一杯酒,“师傅,您倒是说说他小时候的事儿,好奇的紧。”林若雪笑着问道!

    “小时候?整个一个皮猴子,就是典型的熊孩子,嗯,就爱吃鸡腿,有一次。。。”

    “闭嘴,吃饭。”萧轻宇闻言,不禁没好气的说道!

    “小王八蛋不让说,你以后慢慢问。”老家伙嘿嘿一笑。

    酒足饭饱,老家伙站起身子。“哎,我该走了,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老家伙淡淡的说道!

    “师傅,您难得来一次,多留些日子吧!”林若雪出言挽留道!

    “在这里带着浑身都不爽利。不好。”老家伙摇摇头,随即将目光看向萧轻宇,“不想我这个老家伙白发人送黑发人就给老子安生点,早点给老子生个徒孙才是正经,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神秘。”老家伙没好气的说道!

    萧轻宇闻言,心中一暖,老家伙果然还是惦记他的。

    如今见老家伙要走,萧轻宇多少有点伤感,本就难得见一面,他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舍的,不过老家伙既然已经决定了,只怕很难在更改。

    “早点给老子生个徒孙,老子就不用管你了,不省心。”老家伙咂咂嘴,摇摇头,颇为感慨的说道!

    萧轻宇不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果然,不能对这个老家伙抱有幻想。

    “别指望我儿子会跟你受罪。”萧轻宇冷哼一声。

    “嘿嘿,那就由不得你了,老子要带走你能拦得住?当年你就是。。”说到这里,老家伙随即闭口不言。

    “我怎么了?”萧轻宇眼神一凛,老家伙这话透露出的信息量很大。

    “你就是老子在垃圾堆边捡来的。”老家伙哼哼一声。

    随即,不等萧轻宇开口,老家伙摆摆手,一步跨出,已经在数米之外。

    萧轻宇咂咂嘴,老家伙的咫尺天涯,越来越厉害了。

    老家伙走了,就只剩下萧轻宇和林若雪两个人,林若雪轻轻拉住萧轻宇的手,她看的出萧轻宇有些伤感,虽然两个人一直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架势,甚至,不断的挤兑对方,但是林若雪可以感觉的到,一对师徒感情甚笃,这只是两人日常的相处方式而已。

    萧轻宇轻轻摇头,反手握着林若雪的手坐下来,“还活着,你还肯原谅我,我就没什么不知足的,至于那个老东西。”萧轻宇哼哼一声,“谁去管他?”

    林若雪闻言,淡淡一笑。将头靠在萧轻宇的肩膀上,轻轻一叹,这一声叹息,却是包含了太多的波折与期待。

    这短短的两天,两人的经历,无法赘述。

    有生离,更是差一点死别。

    “对了,师傅说鸡腿的事儿是怎么回事儿?你干嘛不让说。”林若雪看着萧轻宇好奇的问道!两人需要一些轻松的话题,来化解之前的沉重。

    萧轻宇的心态,自然毋庸置疑,生生死死的经历的多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死里逃生,在面对反而平淡,倒是林若雪承受的压力不小。

    所以,萧轻宇自然不介意给林若雪好好说道一下。

    “你不知道老家伙有多损,说好一人一个鸡腿,老家伙把两个都吃了,结果他竟然把鸡屁股按在上面,拿它当鸡腿忽悠我。”萧轻宇哼哼道!

    林若雪闻言,顿时笑的花枝乱颤。她可以想象到萧轻宇吃了鸡腿之后味道不对的委屈。

    “为这,我三天都没理老家伙。”萧轻宇哼哼道!

    “不过,有件事儿,至今我都没说,老家伙估计也不知道。”萧轻宇嘿嘿一笑。一脸得意的样子,让林若雪心中好奇。

    “老家伙有个大桶,拿来装酒的,我悄悄的往里面撒了泡尿。”萧轻宇咧嘴一笑。

    “老家伙那些日子一直叨念着,老魏酿酒的活计不好好干。酒里面带着一股子骚气。”萧轻宇嘿嘿笑道!

    这是他跟老家伙交锋以来,为数不多的一件值得称道的事儿。

    林若雪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果然,不能只怪萧轻宇的师傅不靠谱,这个家伙也是坏的厉害。

    “你小时候倒是有趣的紧。我呢,整个人一个乖乖女。”林若雪看着萧轻宇,一脸向往的说道!

    萧轻宇闻言,却是淡淡一笑,跟老家伙在一起。还算是幸福的,吃得饱,穿得暖,还有人管着,偶尔挨顿揍。老家伙也是极为有分寸的。

    不过,在他十六岁背井离乡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西伯利亚冰原,是萧轻宇出道的地方,为了一口吃的。一口喝的,都要去争,都要去抢,甚至搭上的是性命,接下来。他的日子,便在没有平静过。

    “当年,还真是幼稚的紧呢。”萧轻宇闭上眼睛,嘴角浮现一抹苦涩的弧度。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即便老家伙都不知道。

    时间。在悄然之中溜走,靠在萧轻宇肩膀上的林若雪,却是已经沉沉睡去,看着这张熟悉的容颜,萧轻宇一脸怜惜。

    他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林若雪何尝不是心力交瘁。

    有个人担心的感觉很好,但是,这种感觉也让人讨厌,若是可以,萧轻宇真的想远离那些纷纷扰扰。陪着林若雪安静的过日子。

    可惜,人在江湖,终究避免不了身不由己,他想退,有人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

    有些时候。退一步,未必是海阔天空,而是无尽的深渊。

    北方,一个古色生香的小院里,叶博渊站在一个女子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一个女人的背影。

    女子正是珈蓝龙主,当日,被护龙阁召回,所以就有了接下来围杀萧轻宇的一幕。

    珈蓝龙主大闹护龙阁,同时挑衅三大龙主。以弄月的性命为要挟,换的护龙阁不插手。

    不然,萧轻宇要面对的又岂会仅仅只有那些人。

    “这么说,他还活着喽。”珈蓝龙主听过叶博渊讲述那一战的过程之后,淡淡的说道!

    叶博渊闻言,轻轻点头,“不出意外,应该是。”

    “如何?”珈蓝龙主看着叶博渊,淡淡的问道!叶博渊眉头一皱,“你对他的关心似乎超出了界限。”叶博渊看着珈蓝龙主说道!他不认为珈蓝龙主与萧轻宇能有什么交集。

    可是这个女人,对萧轻宇却是关心过了度。

    “我杀不了他。”叶博渊淡淡的说道!

    “能然孤高的叶博渊承认这一点可不容易。”珈蓝龙主淡淡一笑。

    叶博渊沉默不言,他从未看透过这个女人的想法。

    “杀不了就是杀不了。”叶博渊淡淡的说道!这位天榜第一人,在此刻,眼中却是浮现一抹无言的落寞。

    “我关心他,无关风月。”珈蓝龙主看着叶博渊柔声说道!

    叶博渊闻言。眼神一动,这貌似是珈蓝龙主第一次跟他解释,以往她做什么,从不屑对人解释的。

    看着叶博渊离开的身影,珈蓝龙主淡淡一笑。脑海中泛起萧轻宇的身影,“若你真是。。。,那该多好。”

    “你已经背负的够多了,不能在背负叶博渊的恨意了。”珈蓝龙主呢喃一声。

    看着微醺的天空,美眸之中,流露出一抹难言的伤感。谁又知道,这些年来,她柔弱的肩膀上背负了多少。

    叶博渊不懂,所以,她永远不会爱他。

    冠盖华夏,一剑光寒九州如何?终究不是她喜欢的人。

    所以,叶博渊喜欢了她二十年,她便拒绝了叶博渊二十年。

    而这一日,天榜第七,鬼刀凌啸,为叶博渊亲手所杀。

    二十年的爱恋,他若不懂,便是傻子,可是,这份执念,他叶博渊又该如何放下?剑在如何锋利,却难斩情丝。

    

  http://www.biqudiao.com/43/43745/16222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