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魁 > 一百一十四:酒坊改良

一百一十四:酒坊改良

    从书房出来,江酒儿晕晕乎乎的,回到家中。

    “酒儿,可是他做了什么?”江大河一看她魂不守舍,却眉梢带喜的模样,不由面露担忧之色。自己这女儿模样虽算不上绝色,可在酒瓮子村里是一等一的周正,原来姚氏那位姚堪姚公子本欲收她做通房丫头,因那时江酒儿年幼且酒坊缺人手而躲过一劫,现在终于被新来的李大人下手了吗?

    想到这里江大河心情复杂,作为雇工,他自然想江家与李不琢亲密一些,可身为人父,却还是想自幼丧母的女儿能许个人家。以江家的根底,江酒儿给那位李魁首当妾都不可能,顶多做一辈子丫鬟。

    “大人说,往日咱家的月例都扣除,改从售酒的利润中分红。”江酒儿深吸一口气说。

    江大河一愣,心中大喜的同时,又向下落了一落。无功不受禄,李不琢如此优待他家,定是真的看上了江酒儿。

    江酒儿只见她爹又喜又忧,忽然站起来一把拉住她手腕,正色道:“你说实话,今日在书房,他对你做了什么?”

    江酒儿一怔,见江大河眼睛朝她身上看去,像是在打量她衣衫是否凌乱,登时脸色涨得通红,恼怒甩开手道:“你想什么,大人交代事情时,姚管事可是一直都在的!”

    “这……”江大河知道错怪了女儿,连忙松手,面色尴尬。

    这时,抑制不住的欣喜便从心底涌上来,虽说多年以来酒坊的生产基本是他江家三人一手包办,可身为雇工,拿的钱不会多出一分,就算他做事踏实,也提不起多大劲头,只是照着家传的酿酒方子造酒,碰上拿捏不准的时就靠直觉经验,从不曾琢磨改良过。

    知道酒庄每年售酒利润有数百万钱,江大河酒醉时埋怨眼红,清醒时却绝不敢奢望,怎料今夜江酒儿竟带来消息说新主家要将利润分红给他。

    江酒儿揉着手腕,委屈道:“大人还说了,以后你每半年都要去新封府走一趟了解酒市行情,若逢上好酒,想办法把配方买下。”

    “那钱呢?”作为普通百姓,江大河眼里紧着的自然是收入。

    这意思是让咱们把酒酿好,便不会亏待咱们。”江大河的长子江边柳说道。

    “你看,弟弟都比你看得清楚呢。”江酒儿道,“明日清早大人便要来查看酒坊了,今岁出酒少,阿爹你还是想想,该怎么跟大人解释吧。”

    …………

    次日清早。

    酒坊里景象如初,四个大灶建在四角,铜管连通着中央的巨大冷却槽,不过今日未开灶蒸谷,粮食都储存在地上那两百个大陶瓮里发酵。

    江大河迎李不琢一进酒坊,便把大门关得严严实实,冬天造酒要时刻关紧大门,这是江家祖传的酿酒规矩。

    江大河这时对江家祖传的酿酒秘方也不藏着掖着了,事无巨细,都向李不琢禀报,秋露白酿制前粮食先泡再蒸,火候时间都要拿捏好,然后发酵,夏日发酵三天,冬日发酵七天……

    李不琢时不时点头,虽不懂酿酒,但目光掠过,却把屋内光照、温度、酒曲发酵的气味皆纳入心中,一边听江大河的话,一边在心里推演琢磨起来。

    不易剑道不局限于剑,乃是“推演万象万物背后的定数”。

    听到一半,李不琢走到西南角靠近锅炉的一个陶瓮边,轻轻用手一拍瓮壁,道:“这瓮粮食发酵好了。”

    江大河微微一怔,心中不以为然,连他观察粮食发酵程度,都要靠近瓮口闻了,再附耳在瓮壁上听粮食发酵的气泡声才知道,李不琢如何能判断?再说这批粮食才发酵五日,按说再过两三日才能发酵完成。

    江大河正思虑着改如何自然地奉承过去,又能给李不琢台阶下,便听到陶瓮里咕咚咕咚,传出气泡冒起的声音。

    “竟真发酵好了,大人是怎么知道的?”江大河神色诧异。

    李不琢瞥了一眼身后。

    “你可知冬日酿酒为何关门?”

    “这是祖传的规矩。”江大河道。

    “规矩背后自然有原因,你若稍加思量,其实不难知道这是因为冬日太冷,所以要关门挡住屋外寒风。这也是为什么夏日发酵只需三日,而冬天要至少七日。”李不琢指向身前的陶瓮,“这瓮粮食离锅炉最近,前几日又刚酿出一批酒,炉中是生过火的,所以这瓮粮食比其他的酵成更早。”

    江大河一拍脑袋:“这,大人果然神机妙算,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不琢顿了顿,说:“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想必这也是出酒少的原因。”

    江大河豁然开朗,心中却不由羞愧,昨夜李不琢才提高江家的待遇,今早他便在李不琢面前展现出无能无知的一面,叹道:“小人惭愧,说到底,还是我的缘故,我若能将祖传造酒之法钻研透彻,也不至于连这些都想不通。”

    李不琢道:“你有这心,就证明我没看错人。”

    江大河心中感动,暗下决心日后定要精研造酒,让酒庄经营更上一层楼。

    “屋上这几处窗户,挂上厚重些的羊皮帘子封死。”这时李不琢指向头顶,又至地虚划了几道,吩咐说:“今日你便去找些帮工,在这几处地方用砖砌出横三竖五八条地炕,连通四座锅炉,冬日发酵粮食时,便在四座锅炉中烧炭,温度一够,出酒便不成问题。这几日地炕未建成,就把藏粮食的陶瓮移到生火的锅炉边。别离太近,到此处就够。”

    说着李不琢站到锅炉边三尺外,这是他考虑句芒山上常被村民用来当柴烧的油桐木在炉中燃烧时,这距离则不至于温度过高。

    江大河此时看向李不琢的目光已由对主家的畏惧变为带着一丝敬佩,李不琢入坊一看,指天画地,就轻松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奉承一番后,江大河连忙去村中寻找帮工。

    李不琢又叫上姚仲豫,一道视察村周情况,作为他的唯一实业,虽然酒庄规模还不大,却是钱财来源的根基,修行之余也要用心发展。

    

  http://www.biqudiao.com/42/42078/15545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