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三卷 征讨黄巾 第一百四十章 冲突(下)

第三卷 征讨黄巾 第一百四十章 冲突(下)

    书接上回。

    李知见刘备插言,便转身看向他,拱手问道:“不知这位将军尊姓大名?”

    见李知问自己姓名,刘备立刻拱手回礼道:“不敢称尊,在下刘备刘玄德见过神候。”

    “果然是他!”李知心中惊叹了一声,随后便虚扶道:“原来是玄德公当面,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李知确实没有说客套话,他确实久仰刘备之名,在后世之时,刘备的名字都快被别人说烂了,李知亦是听得耳中生茧。

    而刘备却不知此中缘由,只以为李知是在客套,苦笑一声之后说道:“神候过誉了,备虽是汉室宗亲,但如今不过是一介白身,如何能入得了神候之耳?”

    李知闻言,不知可否,转而问道:“玄德兄过谦了,不知玄德兄为何要称呼在下为神候?”

    听到李知问此事,刘备满脸敬服的回答道:“黄巾四起,令百姓民不聊生,天下百姓无不盼望有一能人能够诛灭黄巾,我等无能,没能完成此愿。

    而神候前些时日把那波才和张曼成一一诛杀,所用之计谋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百姓感古乡候之恩,见古乡候剿灭黄巾之时的神机妙算,便以神候称之。”

    李知闻言,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天下百姓折煞本候了,在下不过是做了一个臣子该做的事情,如何能当得上如此称呼?”

    李知就是对于“神候”这个称呼有些哭笑不得,在后世之时电视剧中好像有一个叫朱无视也被人称之为“神候”,不过他的下场可不咋地……

    刘备并不知道李知内心的想法,只以为他是在谦虚,所以对李知的印象更好了。

    一旁的董卓见他们两个人聊的火热,把自己撇在了一旁,不悦的插言道:“不知神候来此有何事?”

    李知闻言一拍脑袋,自己见了刘备之后太过于激动,只顾着与刘备聊天,把董卓给忘了。

    李知赶忙向董卓赔罪:“董将军见谅是本候疏忽,本候来此,乃是奉卢公之命,前来迎接董将军。”

    董卓此时也恢复了其倨傲的神态,他方才不过是被李知的名声所慑,等回过神,想到自己的身后的十万大军,也就不太在乎李知了。

    在董卓看来,李知不过是运气好所以才能够屡战屡胜,换了自己一样能够做到。

    所以董卓对李知这个来历不明,又靠着献酒才当上了侯爵之人,又有些瞧不起了。

    只见董卓满脸不悦的对着李知问道:“本将带十万大军前来援助尔等,乃是何等恩情?

    为何那卢植不亲自来迎接本将?可是小瞧与本将?!”

    “哼!”董卓话音刚落,一旁的关羽便冷哼了一声:“董将军慎言!莫要为了口头之快丢了性命!”

    说完,关羽紧握手中大刀,眼光在董卓的脖子和心脏等要害部位来回巡视,像是在挑选好下手的地方一般。

    一旁的华雄见状,赶忙走向前,挡在董卓之前,怒视着关羽。

    董卓见关羽如此无礼,怒声问道:“你这厮又是何人?!”

    董卓心中暴怒不已,方才便被那黑厮威胁了一番,

    差点被刺伤,而如今又被这红面大汉威胁,自己就如此的好欺负?!

    见此剑拔弩张的局势,李知赶忙打起了圆场:“诸位切莫生气,且听在下一言。”

    见几人都望向自己之后,李知微笑着说道:“诸位来此皆是为了诛灭黄巾,不管兵马多少,都是自家兄弟。

    何必为了一点口头之争便拼个你死我活?如此岂不是让黄巾看了笑话?”

    说到这里,李知对着董卓和刘备朝着巨鹿城一引手:“两位请先随本候入城,卢公在城内已经等候诸位多时。”

    董卓闻言,瞄了一眼一旁的一个文士,见那人微微点头之后,董卓便冷哼一声,迈步向城内走去。

    李知看着跟随在董卓身后的那个文士灵光一闪,心中想道:“想必这就是那李儒吧?观董卓所行、所言皆要问询与他,想必其在董卓心中一定分量颇重,倒是个不好相与之辈。”

    就在李知脑中胡思乱想之时,刘备没有跟在董卓之后,反而对着他客气道:“神候乃是位高爵重之人,备不过是一介白身,如何能够行在神候之前?神候先请。”

    说完,便面色恭敬的朝李知一引手。

    “大哥!”在一旁的张飞却不同意了,扯着大嗓门嚷道:“大哥乃是汉室宗亲,如此尊贵的身份岂能行在人后?

    以老张看来,便是那董卓亦得排在大哥身后,如此才能算是尊卑有序!”

    “额…”被张飞大门一喊李知回过神,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就这谁前谁后的小事情,也值得如此小题大做?

    见如此谦让也分不出个先后,所以李知便对着刘备说道:“玄德兄,我等也不必分个先后,我二人把臂同入如何?”

    “善!”刘备点点头:“备正有许多事情要请教神候。”

    二人言定后便同时入城,而跟随在各自的兄长身后的关羽和张飞二人则是互相瞪视着。

    等他们来到大厅之后,刘备首先向卢植见礼:“学生刘玄德见过恩师!”

    “玄德?”卢植对刘备这个爱好华服,喜好游玩的学生倒是有些印象,见他来此,疑惑的问道:“玄德不在家中好好读书,来此作甚?”

    听到此言,刘备老脸一红,他也知道自己年轻之时,行事荒唐了一些。

    随后,刘备面带惭愧的说道:“如今黄巾乱起,学生无心读书。

    听闻老师在此处招兵纳将,便召集了一些乡勇,想为大汉尽一份微薄之力。”

    “嗯。”卢植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抚须赞道:“玄德有心了,位卑而不忘国,不愧为老夫之徒。”

    随后卢植指了指一旁的一个排序稍微靠后的空位:“玄德入座吧。”

    刘备闻言,朝卢植行了一礼,又一把抓住正要说话的张飞,向自己的席位走去。

    自从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董卓,正仔细打量着主位之上的卢植,见卢植一个干瘦老头坐在主位之上,觉得甚是碍眼。

    在董卓看来,也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这个位置,所以也没有太重视卢植,随手拱了拱,大大咧咧的说道:“在下董卓见过卢公。”

    “嗯

    ”见董卓如此无礼,卢植也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随手指了一个位置对他说道:“董将军有礼了,先请坐下吧。”

    董卓往卢植所指的方向一看,见到自己竟然李知下首,只排在第三位,猛然转过头,指着那个席位,对卢植怒声问道:“本将军只能坐此席位?!”

    卢植见董卓不仅行为无礼,更是反驳自己之言,心中亦有些恼意,语气生硬的说道:“其他座位都已有了人,董将军来得晚了些,只有此位!”

    “哼!”董卓闻言冷哼了一声,随后,他目光一转,往自己上首之位的李知看去,其意不言而明。

    本来老老实实坐着也不招惹的谁李知,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席位而遭了了无妄之灾。

    不过李知也不是个怕事之人,微眯着双眼,迎着董卓的目光,声音冷冽的问道:“怎么?董将军欲夺本候之位?!”

    说着,李知站起身,缓步走到董卓的身前,直视着董卓的双目,声音如严冬一般:“董将军想要本候的位置,倒也不是不可。

    你我各自回营,点齐大军,大战一场,谁生谁死交由天定,死者已矣,生者得位!如何?!”

    说完,李知死死地盯着董卓,只要董卓敢开口答应,那李知当真会与他大战一场。

    虽然有董卓有十万大军,但李知还就真不怕这他,李知剿灭的黄巾都快过百万了,区区十万人,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董卓被李知长期征战所产生的气势所震慑,又想起了李知往日的战绩,眼中惧色一闪而逝,

    随后,董卓见李知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不敢直视李知,把目光挪向了皇甫嵩,却是放弃了与李知争位。

    李知见此,也见好就收,扭身便往自己的席位走去,待他坐定之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皇甫嵩。

    皇甫嵩见董卓向自己望来,脸上怒色一闪,随后他便把目光看向了卢植。

    而卢植此时亦是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的老友,一边又是自己强援,他哪边也不想得罪。

    不过卢植也知道如今不是左右逢源之时,对着皇甫嵩微微的点了点头,让他把席位让出来。

    大战将近,卢植也不想与董卓闹得太僵,所以便只能委屈自己的老友了。

    而皇甫嵩见卢植居然帮着董卓,心中狂怒不已,不过他此时手中无兵无将,不能如李知一般硬气。

    “唉…”皇甫嵩垂头丧气的起身,长叹了一口气,勉强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老夫老了…不宜久坐,出去巡视一下军营。”

    说完,皇甫嵩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卢植见此,眼中不忍之色一闪而逝,随后便恢复正常。

    此时确实不是儿女情长之时,只要能够获胜,莫说是委屈一下自己的老友,便是杀了自己,只要能够诛杀黄巾,那卢植也心甘情愿。

    “哈哈哈…”董卓见皇甫嵩狼狈而逃,哈哈大笑,走向席位一屁 股坐下,左右挪动了一下后,神情愉悦的说道:“此处果然是佳座,本将在此处甚为舒坦!哈哈…”

    说完之后,董卓又哈哈大笑起来,其状甚为可恨……

    

  http://www.biqudiao.com/41/41531/15362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