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声望系统 > 第59章 献犁

第59章 献犁

    程咬金酒劲有些上来了,跑到后花园,苏白跟程处默紧跟其后,程咬金手里还拎着那一坛‘烧刀子’,坐在后花园的石凳上就又喝了大大一口,黑脸通红,酒劲上来浑身燥热,把上衣随随便便脱了下来丢到一边,大冬天的居然就这样赤裸这上身,看的苏白是目瞪口呆的。

    “哈哈哈,你这娃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程咬金哈哈大笑,不以为意的挥挥手,毛茸茸的胸口抖动的厉害,苏白嘴角一抽,这个画面怎么说呢?就是,很容易做噩梦的那种!

    下人们把曲辕犁抬了过来,程咬金一看果然是和平时见到的犁不一样,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啊,怎么也不像是普通犁工作效率的五倍啊!程处默看着程咬金手里的酒坛,那叫一个垂涎欲滴啊。脚步轻轻挪动,往程咬金身边凑趣,提鼻子一闻,那个香气,当时口水都快留下来了。程咬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你才多大就学老子喝酒!”程处默一脸委屈道:“爹,不是您教我的吗,说男子汉不喝酒怎么能行”“放屁!老子什么时候说过!”,程咬金眼睛一瞪,那是压根就不承认自己说过这话,这酒本来就不多,怎么能分给这个小兔崽子。

    “公爷!牛买来了!”几分钟后,下人进来通报,手里还牵着一头壮牛,程府家大业大的,哪能去真借牛,老爷吩咐下来,直接去取西市快马加鞭买了一头回来。苏白指挥下人把牛套好,左右看看也没有什么地能耕啊,这后花园都是花根,是要留着明年再开的,正要问程咬金在哪里试验的时候。程咬金一把接过曲辕犁,赶着黄牛就在花田上犁了起来,看的苏白嘴角直抽抽啊!

    这国公府能种便宜的花吗?这要种多少粮食出来才能弥补这笔损失啊,程处默的脸也有些绿了,这可是他娘最喜欢的一片牡丹花田啊,明天怕是要闹翻天啊!周围几个下人也全都吓傻了,目瞪口呆的盯着程咬金‘大展神威’。

    “哈哈哈,小子果然没有骗我,这犁真的很不错,哈哈哈哈,来人,备马车,老爷今天要去给陛下送礼!”程咬金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有部曲下去套马,苏白看程咬金喝的已经有些上头,赶紧劝道:“程伯伯,要不明天再去献给陛下吧,您今日喝了这么多酒,身上酒味很大,别再冲撞了陛下”。

    “哈哈哈,老夫知道你小子在担心什么,放心,这点就对我老程来说还不叫个事,且在家等宫中封赏吧!”,说完把手中的曲辕犁一扔,回后宅换衣服了。

    “你老爹平时也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吗?”苏白有点尴尬的问道,程处默完全没在意这些,盯着程咬金远走的背影,嘴中呢喃道:“老爹这是一口也不打算给我留啊”。

    ......

    “陛下,卢国公求见,说是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陛下!”李世民正批阅奏折,门外宦官的声音传了进来,李世民轻揉额头笑道:“这老货,鸡毛蒜皮的事情到他那里也能成为大事,宣吧”。“是”,门外答应一声,脚步声渐行渐远。

    “陛下,大喜啊!臣为陛下贺!”程咬金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李世民有些纳闷,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朕怎么感觉好像前两日子听过一样呢。程咬金推开殿门走了进来,带来一股子的酒气,李世民不由皱眉道:“知节,怎饮如此多酒!”,程咬金一愣,随后傻笑道:“臣就喝了半坛酒,没多喝,没多喝”。李世民哈哈大笑道:“你这老货,什么时候敢做不敢为了?什么酒半坛就能有如此气味?”,程咬金嘿嘿笑了两声道:“陛下若是不信,臣马上就把酒给陛下拿来”,李世民哈哈笑了两声道:“这却不急,你刚才不是说有喜事要告诉朕吗?是何喜事啊?”程咬金这才反应过来,正事可还没干呢!

    “禀陛下,还记得王丑牛这个人吗?”,李世民点头道:“自然记得,这才过去几天的事情,朕怎会忘了呢?莫非你说的喜事跟这个王丑牛有关?”。程咬金点头道:“陛下圣明!这次的事情的确和王丑牛有关系,前些日子陛下不是赏赐了他百亩良田嘛,这孩子的心思就放在了农事上面,这两天更是研究出来一种新型犁,工作效率是普通犁的五倍!更是只需一头牛就能耕种,方才臣在自家花园试过,就是冬天也能犁地半尺多深!”。李世民又被震惊了,作为大唐帝国最高领导人,他什么没见过?可是这不由得他不震惊啊!普通犁五倍的效率,冬天也能犁地,更是只需要一头牛!这,这不就上天赐给朕的吗!

    大唐粮食不够吃,为什么?是地不够吗?当然不是,大唐的土地足够用,缺的是人!这些年的战争,大唐的人口已经不足四千万,无数的壮劳力死在了战争中,留下了无数的荒地。现在有了这种方便的农具,一个人能种五个人的地,什么概念?自己国家的粮食甚至是能翻一倍啊!

    想到这个美妙前景,李世民也有些坐不住了,“知节,新型犁何在!”,程咬金指了指殿外道:“陛下,新兴犁和黄牛臣已经都准备好了,此时正在宫外!”“快宣!带着新犁去御花园!”,说完李世民也不打算等着,起身领着程咬金就往御花园走去!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是勤俭之人,跟前朝有四时之花的御花园不同,贞观年间的御花园只有三两株梅花开放,剩下的早已冻死。长孙皇后也和一般女子不同,对这些花花草草的兴趣不高,她更加钟情于相夫教子,特别是现在她还怀有孩儿,对这些就更不上心了,以至于御花园一片荒芜。

    两人站在御花园中,李世民笑道:“怎么王丑牛的两次格物都是你来通报朕,怎么,你与这王丑牛有旧?”,程咬金酒意有些上头,站都有些站不住了,扶着一旁的柱子道:“前些日子,我家处默已经与他结拜为兄弟,那是一个灵醒的娃子,俺老程看好他!”,李世民眼睛微眯,俗话说酒后吐真言,这程知节跟了自己这么多年,君臣的默契度是很高的,他也知道这种状态下的程咬金,说的往往都是心里话。

    “很看好他吗?”李世民微微呢喃道。

    “陛下,新犁已经带到”御花园外的小宦官喊道,“进来吧!”李世民回了一句,门外答应一声,随后就见一头壮硕的黄牛晃晃哒哒的走了进来,身上还挂着一幅犁。皇宫守卫怕犁坏地面,只能一路抬了过来。到了李世民面前,李世民挥挥手示意他们先下去。李世民是会种地的,之前当秦王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走进村中,与百姓探讨庄稼的好坏。

    当了皇帝以后到了春种的时期,也会在皇宫里开出一小块地,作为一个农耕为主的王朝,农民在大唐有很重要的地位!李世民扶住犁,仔细的打量了两眼,就看出了苏白的改动。

    “驾!”当下喊了一声,犍牛听到号子,慢悠悠的在前面走了起来,李世民放下犁铧,犍牛的脚步一滞,随后再次行走起来,御花园的地面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犁出一条垄来!

    “王喜!”李世民呼唤一声,就在程咬金的靠着的柱子后面就走出了以为老宦官,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头发白了一大半,身材佝偻,跪在地上让人看不清他的面目。

    “老奴在”,老宦官答应了一声,李世民继续耕地,仿佛是在对空气说话一样:“去给我调查清楚这个王丑牛到底是何来历,是否是哪个世家辅佐起来的,明白吗?”。“老奴明白”老宦官答应一声,身形隐匿在刚才的柱子后,程咬金现在已经靠着柱子睡着了。要不然当他发现一个老宦官离自己这么近,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一定会吓傻吧。

    李世民来来回回耕了两圈地,不由长叹一口气,不是说曲辕犁不好,而是这种‘犁’太好了,如果早几年有这种犁,朕怎么还会担心今年的旱灾呢,如果有两倍的粮草,渭水河边,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

    程咬金在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才回来,诡异的是这次皇帝并没有什么封赏下来,苏白也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展开啊?不科学啊,这么好的东西唐太宗陛下都不喜欢了吗?问程咬金是怎么回事,他也说不明白,就说陛下还是挺高兴的,苏白一脸黑线。

    他高兴?他高兴怎么不赏赐点什么下来呢?程咬金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当初自己走的时候可是说好了要给他请赏的,接过自己带着曲辕犁去睡了一觉就回来了,在面对苏白的时候就难免有些尴尬起来。

    想了想,看见苏白空空的双手,眼睛一亮道:“听说你也习武?”,苏白郁闷的点点头,程咬金哈哈一笑道:“可有趁手的兵刃?”

    ......

  http://www.biqudiao.com/41/41036/14570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