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战国当公主 > 第五十九章 准备

第五十九章 准备

    夏荷和张仪找不到如意正在着急,怕她出了什么事情。

    刘掌柜解释说,姑娘非要亲自去通知其他墨者,一早就去了。

    如意回来后,被张仪好一阵数落。

    如意笑着应下了。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碰见了巫尤,并且交换了条件,怕他们担心。

    “张师兄,烦请你去趟庞府可好。将师父的锦囊交给孙师兄。”如意等张仪消了气,才笑着说道。

    张仪点点头,“我这就去一趟。看看孙师兄可还好。”

    “让孙师兄随时做好准备,等我们查明苏睿卿和聂政关押地点,救出他们一起离开。”如意说道。

    张仪也不废话,说去就去。

    再说庞府里,孙膑除了日日默写兵书,日子过得倒也顺遂,庞涓除了日日派人催问进度,最近也不常来了。

    孙膑自从腿伤了以后就很少出门,这日实在闷的慌便叫侍从抬了出去,在花园里廊下吹吹风。

    还没坐一会儿,就远远的听见假山那边有人询问,声音正是每日来催进度的总管家。

    “这两日差不多该写完了吧?”

    “回总管话,应该还要两日。”这是孙膑身边伺候的小侍从的声音。

    “写完了,即刻把药喂给他,找个席子卷了埋后山去。”总管家说完又小声嘱咐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孙膑听完,心下一片冰凉,原来庞师兄一直打的都是孙子兵法这本兵书的主意。

    等了会儿,孙膑叫人将自己抬回屋中。孙膑坐在案几前,看着这几天默写的兵书手稿,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这是他用心写的,想以此回报庞师兄的救命之恩的。可是到头来就是一场笑话。

    孙膑愤愤的将手稿摔在案几上,有几张飘到地上,有几张沾了墨渍。

    小侍从看见了忙跑过,捡起地上的几页,“先生这是干什么啊?这都是好不容易写出来的,糟蹋了多可惜。”

    “你识字吗?”孙膑问道。

    “小的,不识字。”小侍从低着头说道。

    “我这些都写错了,你还留着它有何用,扔了吧。”孙膑摆摆手,一副萧索的样子。

    小侍从很是惊讶,“写错了,那还要重写吧?”说完竟带着一些雀跃和高兴。

    “是,还得重写。”

    “那太好了,先生慢慢写,不着急的。”小侍从高兴的说道。

    孙膑瞧着小侍从的样子不像作伪,是真的很高兴自己要重写,难道这个小侍从并不想杀自己?

    孙膑虽然如此猜测,但也不敢大意,又接着说道,“我最近经历了太多变故,可能心绪难平,思维有些混乱。好多内容写的有些混乱,我可能需要重新理顺一下思路。”

    “没事的,先生,您尽管慢慢想。”小侍从笑着说道,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孙膑接过小侍从递过来的几页,转手就投进了腿边的火盆里。自从膝盖没了以后,由于不能活动,腿部比别处要怕冷,虽然还没到正经冬天,但他的屋子里已早早的升起了火盆。

    之前他还感念庞涓考虑周到,照顾周全,现如今都变成了讽刺。

    孙膑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挥挥手让小侍从下去了。小侍从知道孙膑的规矩,在他写字时,是不喜欢旁边有人在的。小侍从正好借这机会跑去和总管家汇报这一新情况去了。

    孙膑拿着笔,看着面前的纸愣愣的出神,现在只能拖一时是一时了,怎么才能逃出这个魔窟呢?

    孙膑还没想个所以然来,就听后窗户有轻轻的敲击声,然后窗户被推开,跳进来一个人。

    孙膑看着进来的一身青灰色长衫的张仪,一脸的喜出望外。“张师弟,你怎么来了,真是太好了。”

    “嘘。”张仪比了一个小点声的手势。小心的关上窗户。这才走近孙膑问道,“师兄你怎么样,腿……”张仪不知道要怎么问,只得闭口。

    孙膑倒是无所谓的摆摆手,似乎已经接受了失去行走能力的现实。

    “师弟此来是?”然后捉紧时间问道。

    “我来救师兄的,这是你们下山前师父给如意的锦囊,让关键的时候给你,兴许能救你一命。”张仪将师父的锦囊递给孙膑。

    孙膑赶紧着急的打开了锦囊,只见锦囊上写的三个字“诈疯魔”。

    孙膑将锦囊扔进火盆,然后坚毅的朝着张仪点点头。“我明白了。”

    张仪接着转述了如意的话。孙膑表示早就做好准备了,随时都能离开。两个人又简单的交流了下。张仪就又从后窗跳了出去。

    没多久,小侍从就回来了,还带来了总管家,总管家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直到进了门见了孙膑才住了口。而小侍从一脸垂头丧气的低着头跟在后面。

    “孙先生,听说前面的都写错了,先生又开始重新写了?”总管家假装一脸和悦之色的关心的说道。

    “正是。”

    “前面那些也是先生辛苦写的,不若就给我留个纪念,反正我也不懂那些兵法道理。就是看看字罢了。”总管家哄着孙膑说道。

    “真不巧,总管晚来了一步,我刚将前面写的那些都扔进火盆子了。你看看都化成灰了。”孙膑一脸惋惜的指了指火盆。

    总管家嘴角抽了抽,终究是不敢说什么,只得点头道,“好,那不打搅先生写字了,这就告辞。”然后转过身就换了另一副面孔。

    小侍从瞧见,一脸惊恐的哆嗦了一下,被总管家狠狠的瞪了一眼,小侍从赶紧低下头去。

    等两人都走后,孙膑在心里盘恒,要怎么做才能真实又自然。

    庞涓那边听了侍从总管的汇报,气得直拍桌子,“一群废物。”走了两圈才冷静下来。

    “那就再给他几天时间。这一次不能再出差错。”庞涓冷冷说道。

    总管家答应着,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庞涓望着窗外,面色阴沉,孙膑你不会是跟我玩花样呢吧。庞涓有些不放心,这时间点卡的有些巧合,庞涓决定明天亲自过去瞧瞧。

    庞涓没时间多想匆匆收拾了一下就进了宫。王后召见他,不知是有何消息。

    庞涓见到赢曼时,赢曼脸上竟有一丝慌张,这个一向端着王后架子的女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庞涓行了礼,刚落了座。赢曼就有些急切的说道,“庞将军,王上将聂政带走了,而且在大规模搜宫。”

    庞涓一听,心下也是一惊,“王后莫急,我已将孙府的老管家解决了,已经死无对证,而聂政那没有解蛊的方法,只能一直痴傻下去,蛊虫没了药血的滋养,很快就会掏空他的身体,不治而亡的。”

    “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安,是不是我们漏了什么。”赢曼依然端着,只是神色已不似以往轻松。

    “不会的,这些都不足以把我们牵扯出来。你还是最尊贵的王后,我还是将军,王上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庞涓说道,给赢曼打气,也是给自己打气。

    “那如果那个如意并没有被烧死怎么办?”赢曼继续假设,仍不放心道。

    “她即使没烧死,她也回不来了。就算王上想让她回来,发生了这些事之后,她还会回来吗?怕是两人早已离了心了。”庞涓肯定的说道,“就算如意回来找王上,她也没有证据说是我们干的。王后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赢曼听了点点头,心下稍微宽慰一些。等这些事过去,她再好好安抚一下王上的心,何求留不住王上呢。越想越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只要没了如意,其他的小狐媚都不算什么。

  http://www.biqudiao.com/39/39771/144317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