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策马狂奔

第四百七十二章 策马狂奔

    尽欢状若焦急地来回踱步,考虑了好几分钟之后,才咬牙说:“行!就当是多存点木料好了,大不了被领导骂几天!”

    王主任风风火火带着尽欢去了长乐路的仓库,尽欢把她购物狂的模式,在仓库又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一遍。m.

    最后选了总共21647元的家具,打了八五折,金额差5分钱就是18400元。

    尽欢从军用行李包里面,拿出了184沓大团结,放在了王主任的办公桌上。

    王主任倒是个会安排的人,提前就打电话就叫来了银行的人。

    钱都不用过他的手,直接让淮国旧的会计,盯着银行的人点钞,点完了到银行直接存到淮国旧的账户上就成。

    王主任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尽欢把商店和仓库的家具存货,扫空了四分之三。

    尽欢扫除了王主任压在心上的一桩大事儿,他投桃报李,趁着银行的人点钱的功夫,他从办公室拿来了一些淮国旧内部销售的“瑕疵品”,让尽欢挑着看得上的买一点。

    于是,尽欢又买了军用棉被、出口转内销的羊毛毯,布料毛线还有衣帽鞋袜。

    等钱点清楚,所有手续交割完成,又等了半个多小时,那些家具才拆散装车。

    拔步床和桌椅板凳等占空间的,能拆的尽量拆成零碎,实在是拆不出开的箱子柜子,就大的套小的,装成套娃模式。

    这就样重重叠叠,还装了冒尖儿的三辆中型卡车,尽欢也都有些惊到了。

    尽欢现在是个中年男采购,待人接物方面都表现的非常圆滑。

    见着三个司机也是散烟说好话拉关系,尽欢坐在最尾部的那辆卡车的副驾驶。

    一路颠簸到快九点半,终于到达了南翔镇外围的一片农田。

    尽欢以同事可能在路上耽搁了为借口,让三个司机帮忙把三车木卸到了农田边的大马路上。

    开始司机还觉得把尽欢单独撂在这里等,有些不地道,但尽欢坚持,他们便把木料都卸了。

    司机大晚上开夜车辛苦,还搬搬抬抬帮忙卸车,花了大力气,自然要重谢,尽欢给了他们每人一张大团结作为辛苦费。

    等三辆车都开到看不见了,尽欢觉得彻底安全了,才把三车木料收进了空间。

    东西收好了之后,尽欢突然想起,她现在要怎么回去啊?

    南翔镇现在是真正的城郊小镇,估计连招待所都没有,难道要靠两条腿走回去?

    来的时候卡车开了快两个小时,要是靠步行走回去得花多长时间?

    本来她大可以在空间睡一晚上,明早再赶回沪江。

    但昨天跟胡君澜已经约好,明天约着一起去吃早饭逛豫园,临时失约还玩失踪,尽欢真的干不出来。

    在空间木楼的院子里转了一圈,看到牲畜圈就有了主意。

    尽欢从马圈里面牵出一匹马,给马按上缰绳、马鞍和脚蹬,准备骑马回沪江的招待所。

    马,尽欢当然是会骑的,上辈子学会的。

    她骑马的技术挺好,不过不是在马场花式表演的技术,而是跟放牧的牧民一样,能骑马长途跋涉的那种。

    连这仅有的两匹马,也是当时用大米和面粉换来的。

    当时这两匹马当时刚满两岁,该装备的都装得很齐全了,现在一蹬脚蹬就能上马。

    马有夜视能力,尽欢也没打手电筒,控着缰绳一夹马腹,马儿就撒开四蹄跑起来。

    开始的时候,人和马都有些不适应,已经很久没这样一路狂奔过了。

    很快尽欢就跟马儿,一起找回了曾经的默契的感觉。

    这匹马吃的是空间里最好的草料,两匹马还能随时结伴出圈溜达,养得那是相当的好。

    在速度和耐力上,并不比那些所谓的纯种血统马逊色。

    两个小时后,尽欢就回到了沪江城区,幸好现在晚上没有执勤的交警,不然估计也会被拦下来。

    尽欢在招待所后面那条街,把马收回了空间,蹑手蹑足地绕过那位“谈兴旺盛”的值班阿姨,做贼似的回到了房间。

    她迫不及待地进了空间,她把那些拆散了的家具,全部塞到了地下仓库。

    那些没办法拆,几乎成了套娃形状的箱柜斗橱,里里外外被尽欢摸排了一遍。

    她还真在这些箱子柜子的夹层里,发现了不少漏网之鱼。

    金银之物都算是寻常,光大小黄鱼,尽欢都清出好几斤。

    珠宝首饰也有一些,能藏在夹层里不露人前的,多半极为有价值的。

    翡翠项链火油钻戒指,羊脂玉手镯祖母绿耳坠,都是很养眼洗眼睛的极品。

    居然还有一沓清朝时期的银票,和两张1934年上花旗银行的存单。

    银票当然兑不到银子了,但尽欢记得在84年85年这段时间,只要办理好手续和证明,是能取到钱的。

    不过看这长存单,一直在夹层里没被发现,家具在送到淮国旧之前,就已经换过几任主人了。

    存单的主人,这个叫“张闰元”的存款人,到底还在不在世都难说得很。

    要是他的亲属还在国内,现在估计不是在被改造,就是正夹着尾巴低调生活,存单的事情就是知道也不敢声张。

    尽欢在一个黄花梨的斗橱的夹层里,翻到两盒小黄鱼和一皮箱的英镑美金外币,还有一把手柄上带着黄金环扣的军刀。

    尽欢带着疑问打开刀鞘,刀如同刚开刃一样寒光闪闪,上面还刻着“昭和十一年”和“小林一郎”的字眼。

    难道这些黄金和外币,是侵华日军掠夺的产物?

    如果不是,那就多半就是哪位抗日军官缴获的战利品!

    不过尽欢推测前一种可能性大一些,毕竟这种军刀一向被国内的军人看不起,被认为只配敌人用来玩切腹,当武器那只能用呵呵来形容。

    尽欢拿两盒黄金的时候,盒子的锁扣不掩饰,黄鱼全撒在了柜子底部,砸出咚咚的声音来。

    不过这声音听着,怎么像是中空的响声?难道……

    除非,除非这夹层的下面还有夹层!

    尽欢在柜子摁了好一会儿,终于打开了其中的关窍,里面真的有个很薄的夹层。

    翻出一个被油布裹了一层又一层乌木长条匣子。

    

  http://www.biqudiao.com/35/35138/167269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