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来一笔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来一笔

    瘸腿青年看着尽欢憋屈的脸色,语气冷漠而阴森,“你要憋不住在这里画地图,我一定会把你做成肉酱!”

    尽欢听了这话倒是不害怕,就是觉得心里发毛,本来想着这瘸腿青年被仇恨蒙了心,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但现在看来,她没有谈判专家的潜质,一点也没撼动青年最初的想法。

    不过不管结果如何,尽欢还是想再努力一把,因为青年的遭遇确实很悲惨。

    这样的悲惨局面,跟时代背景有关系,但是主因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心狠手辣的结果。

    尽欢能理解青年的愤懑和仇怨,但对于他的报复方式却不赞同。

    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他不好好打起精神来面对那些迫害他父母姐姐的人,反而心灰意冷地走上绝路,还要顺便拉上这么多无辜的人,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尽欢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估计青年也是被刺激得精神不正常了,疯狂执拗的想法也是轻易改不过来。

    现在又没有镇静剂和精神病院,已经走上偏执之路的人,是很难拉回来的。

    尽欢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把巧克力和大白兔来,“大哥哥,我请你吃奶糖和巧克力!”

    “你还有心思吃糖?是不是脑子有病?”青年没好气地说道。

    尽欢腹诽:你脑子才有病,看在你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我不跟你计较!

    “大哥哥,你请你吃糖,你陪我去厕所好不好?”尽欢努力装得楚楚可怜,“如果你不喜欢吃糖的话,我还有蜜饯和肉干,你就陪我去一趟嘛!”

    青年听了尽欢的话脸色更黑了,他觉得刚跟尽欢搭话就是一个错误。

    眼前的小丫头片子不仅愚蠢还是个话唠,让他连最后一刻都不得安宁。

    但是要说真的现在弄死尽欢,他也不想白费力气。

    反正一会儿点爆炸·药,所有人都得跟他一起上路。

    这个时候,尽欢看着沈云旗从车厢的最后一个包房,轻手轻脚地走出来了。

    倒数第二个包房门缝里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周广川已经瞄准了青年的后脑勺。

    尽欢这时候又从挎包里面摸了摸,然后摸出了一包长中华烟递给他,“我听我舅舅说的,不高兴的时候抽根儿烟,就看什么都顺眼了!”

    “我们搞化学的都不抽……”青年自嘲地说道:“反正一会儿就要死了抽就抽吧!反正这些年严于律己也没得到什么好结果!”

    他接过了尽欢的烟,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火柴,“我警告你啊丫头片子,我就抽你根儿烟,你别想动我东西!”

    “大哥哥我没想动,再说你抽烟不也得看着我吗?”尽欢便是很无辜,“不过你抽完烟,陪我去一趟厕所好不好,我真的快憋不住了啊……”

    尽欢说话的声音很大,因为沈云旗已经靠的非常近了,为了掩护沈云旗的脚步声,她就是故意的。

    沈云旗距离青年后背三米

    “大哥哥!”尽欢站起来跺脚,“你快点抽,陪我去厕所!”

    距离两米

    “催催催,催命啊,真是嫌命长!”青年厌恶的看了尽欢一眼。

    距离一米

    尽欢的两条腿都要扭成麻花状了,“我是真的快憋死了啊!”

    “早死晚死都是死,反正你的命也不长了,咳咳……”青年说这话的时候,沈云旗左手臂弯锁住了他的喉咙。

    那边周广川看着沈云旗这边已经得手了,就赶紧推开倒数第二个包房的门出来帮忙。

    瘸腿青年抱着必死的绝心,怎么可能轻易就范,他死命挣扎想摆脱沈云旗的钳制。

    可惜他文弱书生的身板,跟剽悍刚硬的沈云旗比起来,简直就是蜉蝣撼大树。

    眼见着计划功亏一篑,他自嘲地说道:“我果然高估了自己,费尽心机地计划了一个月,却败在了一个丫头片子的手上!”

    “你败在了自己手上,冤有头债有主,是你一早就选错了报复对象!”尽欢摇了摇头。

    “枉我自认为聪明绝顶,现在看来不过是自作聪明而已!”青年心如死灰地说道。

    沈云旗拖着他往后退,生怕他离炸药近了会产生变故。

    瘸腿青年失去了家人和一切,他计划了那么长时间,费了那么多精力,怎么甘心就这么束手就擒?

    他从半握的右手里面悄悄挪出了刚刚的烟头,把他生平最强的爆发力量用食指和拇指,把烟头弹出来。

    然后烟头的火光,呈抛物线的轨迹发射,目标是尽欢脚边的液体炸·药。

    沈云旗这时候直接把青年甩到旁边包房的门上,然后一个虎扑就想去截火红的烟头。

    旁边的周广川本来也想扑上来,但车厢的走廊就那么窄,根本就容得下两个人。

    眼看着烟头的目标就是冲着尽欢脚下的液体炸·药,沈云旗爆发了全身的力量把身体往前推也无济于事了。

    毕竟他也没长翅膀,怎么赶得上那么轻巧的烟头?

    眼看着烟头就要快落到炸药堆里面,尽欢的精神力比脑子的反应更快,精神力在炸药的面前筑起了一道墙。

    在场的几人,看着烟头“啪嗒”一下,垂直地掉到了地上了,都觉得刚刚有点诡异。

    沈云旗现在终于相信徐祖爷说尽欢福运深厚了,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刻,烟头垂直落地简直就是神来一笔。

    “天意啊天意!连老天爷都不肯帮我!”瘸腿青年哀叹不已。

    他看着自己最后的点球也没中,那就真的是一败涂地了。

    周广川反剪着他的双手喝道:“给我老实呆着别动!”

    沈云旗看烟头落地,双手在地上的毛毯上一撑,就弹跳起来了。

    他三步两步就走到了尽欢的面前,拉着尽欢的开始上下检查,“小鱼儿你有没有受伤?”

    尽欢赶紧制止沈云旗的动作,“舅舅我一点事儿都没有,不过咱们的动作都要轻点!这些可比一般的爆炸物要危险!”

    “刚刚我以为你只是个烟雾弹,没想到你才是主力军,小丫头!我输得一点都不冤枉!”瘸腿青年笑容惨淡。

    自认为惨淡收场的失败者,肯定是不想收到假想敌的任何安慰,他会认为你说的话是对他的嘲讽。

    尽欢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是顺着他的想法,维护了他最后的尊严和体面。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打扫战场,周广川出去叫列车长和乘警去了。

    沈云旗虽然是首长级别的人物,但是这毕竟是人家铁路部门的主场。

    在人家的地盘上把仗都打完了才通知人家,本就是有点不合规矩了。

    如果战利品也要全部带走的话,这样会被说成没有人道主义精神的。

    

  http://www.biqudiao.com/35/35138/13501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