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佛系商途 > 第二卷 海国云天 第一五一章 翻江倒海(二)

第二卷 海国云天 第一五一章 翻江倒海(二)

    我们迦南起事的队伍还没到达骑士堡,就与安东尼奥的军马在一处土城郊外的荒原之中短兵相接了。┏┛

    周边各地领主庄园的亲兵家将如今都已汇聚至这位罗马将军的麾下,再加上骑士堡本身的三百多驻军,总计有四五千兵马,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一千多军马的骑师部队,坐骑身披细甲,马背上的军士重甲长刀,如同虎贲之师。

    步兵方队长盾如墙,标枪如林,让人望之胆寒。

    反观我方虽然全是骑兵,但所用军马全是从各家庄园缴获而来,与骑手仓促磨合,还无法做到驾驭自如。

    更要命的是我方战士都是刚刚解放的奴隶,体力与实战经验从场面上观之远远不敌对方的气势。

    “兄弟们!强敌当前我们唯有奋力一搏方有生路!杀啊!”

    关键时刻作为全军主将的罗尼尔,拿出了他那冲天的气概,干脆扯去身上的护甲,手挥长刀赤膊上阵。

    双方第一轮标枪羽箭的远距离投射之后,罗尼尔在阵前振肩高呼,率领我们三千之众分为十路,向安东尼奥的罗马军阵冲杀了过去。

    对方骑师自恃实力的强悍,也放马迎面驰骋而来,如同滚动的铁流一般。

    从未有过阵前攻伐、两军对垒的我等,刚开始还有点两股战战的惊悚之感。

    但真正纵马飞驰起来,也就把所有的生死都放下了。

    耳边的杀声震天,长标的尖啸之声漫山遍野,身边不时有兄弟中标落下了马背。

    我一手以长弓拨打着迎面飞来的投标,一边弯弓搭箭射向了敌阵。

    秦冲、沙米汉、刘真儿各自带了一队骑士,如今已经顾不得我了。

    平时精于骑射之术的小妹古兰朵紧紧跟在我的身后,不时提醒我注意前方的险情。

    两军对垒便如电光雷鸣一般,转瞬之间两支相互攻伐的骑师就冲到了一起,以罗马长剑对阵波斯长刀,狭路相逢勇者胜也!

    真是感谢当年在清风泽家园时,有外公尉迟彪这位于阗国禁军教头的悉心指导,我练就了一身的功夫。

    如今与敌迎面搏杀之时,才能势如破竹一般。

    与我交锋的第一位罗马军士,不到两个会合就被我砍下马来。

    而中土飞镖的功法用在罗马国的标枪上,更是出神入化。

    前方骑士掷来的梭标顺势接住再回敬过去,对手应声落地。

    锋利的尖刃尽然穿破了敌方军士的护胸坚甲,给他来了个贯通,热血如喷泉一般汹涌而出。

    战场之上双方都杀红了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快意杀戮便是。

    我们练家子的优势就在于眼疾手快,借力打力、化千钧于无形。

    遇到这群只会蛮力的罗马武夫,其杀伤力足以以一当百。

    很快我便杀出了一条血路,跨下的大宛乌青也似乎心有灵犀一般,或停或奔与我配合的天衣无缝。

    等我回过神来,已杀入了敌阵的深处,这才发现身后古兰朵的坐骑不见了踪影。

    抬头仰望天空,但见我们的青鸾大鸟正在不远处或高或低的奋力搏杀救主呢!

    小妹身手灵敏、功夫精熟,不足之处在于力量不够,难以招架对手两三位罗马骑士的围堵阻杀,正陷于危机之中。

    扔了已经卷刃的波斯长刀,我从一具尸体上拔出了一杆梭镖当作枪棒使唤,甚是顺手。

    左劈右戳的来到了小妹身边,三两下就解除了她身边的强敌。

    这时敌我双方的步兵、骑师已完全搅合在一起,但见血气弥漫、尸横遍野、杀声震天,不到最后一刻究竟鹿死谁手已经很难预料了。

    对方的步兵很坏,专砍我部骑师的马腿,我身边已有很多军士从马上摔了下来。

    这样的厮杀大约经历了一个时辰的功夫,身边的敌手越来越少,人已死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秦冲、沙米汉、刘真儿三位兄弟现在状况如何,他们如遇不测,全是我的罪过也!

    “哥你看!他们都还活着!”

    朵儿的眼力比我好,专寻战阵中奔跑的大宛乌青,很快就找到了这三个老伙计。

    我们的主将罗尼尔的坐骑已被杀死,正赤膊挥刀在死尸堆中奔跑,杀得酣畅淋漓。

    还有萨兰德他们,已在集中围杀一些落单的残敌了。

    如此情景可以判断,这次实力悬殊的遭遇战,我部军马已经惨胜。

    前方有十几位罗马骑士正贴身守护着一位将军模样的家伙,向大漠深处飞速奔逃而去。

    不用猜也知道,他们中间的主将就是骑士堡的安东尼奥大人。

    这个恶人,整个迦南半数以上的奴隶都是经他之手转卖给各个领地庄园的,岂能让他逃之夭夭!

    “尼尔!安东尼奥要逃跑!前面那个马队!”

    我大声的吼道,赶紧率领身边的几十位军士纵马追逐而去,秦冲、沙米汉他们也兵分多路,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把这群骑士堡的恶魔包抄在一座石山的脚下。

    自知插翅难飞的安东尼奥一行放弃了逃路,掉转马头摆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

    “少主!让我来!”

    善射的秦冲打马来到我们跟前,从箭壶之中抽出了最后几支羽箭弯弓射出。

    但见为首那位身披重甲的安东尼奥大人在第三支羽箭飞啸之后,缓缓从他那头高大雄峻的罗马神驹上摔了下来。

    其他随从顿如惊雀一般四散奔逃而去,怎奈我方的骑师已经聚集,堵住了所有的去路。

    这些罗马军士就如东土秋田围猎中的困兽一般,左冲右突找不着半点出路,全部死在了我们的刀下,场面残酷而壮烈。

    这场厮杀我部原来三千军马只剩一千来人,而对方的罗马军团差不多全军覆没,连个活口都没剩下。

    打扫战场缴获的马匹、盔甲、军械、钱粮,足可装备一个五千人马的劲旅。

    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战前所没有想到的。

    我部的全部军士都是从周边领主庄园中刚刚解救出来的奴隶,身体普遍羸弱又没有作战经验。

    安东尼奥的罗马军团兵力多于我们,又都是强壮威猛之徒。

    所以当第一眼见到对手征伐我们的重甲骑士与盾牌如林的步兵战阵时,我的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

    刚才策马冲杀时,唯一的念头便是能活着突出重围,而不再有其他的奢望。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难道是上帝的慈悲、佛祖显灵了?帮助我们这些可怜之人渡过了这次劫难?

    或者对方领主们手下的这些护院家丁,都是一群恃强凌弱的老爷兵。

    别看他们表面上英姿雄武,实则贪生怕死不堪一击。

    安东尼奥大人手中唯一有战斗力的,可能就是骑士堡带过来的那三百罗马军士,结果却碰上了我们这般的“亡命之徒”。

    圣者老子有言: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我们这些各家奴隶临时拼凑的队伍,在安东尼奥大人和他那帮军士的眼中,都是毫无战力的乌合之众,大战未开对手已经轻敌。

    谁承想这些奴隶全是为了自由敢于以死相拼的壮士,明知强敌如山,却能慨然赴死。

    此所谓,哀兵必胜是也!

    

  http://www.biqudiao.com/27/27359/148073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