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佛系商途 > 第二卷 海国云天 第一三七章 陷阱

第二卷 海国云天 第一三七章 陷阱

    “好吧!自然来了就见上一面,从此以后也再无牵挂!你们几位谁愿意与我同行?”

    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从案榻上平静的站了起来。

    亚米卡已婚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在我们东方,家中女子年过十五如还未出嫁,就会被视为父母的包袱。

    这位罗马佳人与我同年,掐指算来已经年过二十,三年前嫁作他人妇并不为过。

    “少主,安东尼奥夫人的意思是我们全商队的人都过去,在骑士堡玩上一段日子,她连我们下榻起居之所都安顿好啦!”

    赫斯鲁尔一旁建议道,看不出是将军夫人的建议还是他自己的主张。

    “不必了,我们速去速回!秦冲,刘真儿,你俩随我同行!兰顿,老汉,古兰朵!你们三人留在店中做些采购,五日后我们归来就马上启程!我也想家啦!哈哈!不如归去!”

    见大伙都不太积极,我只能亲自点兵了,心情也比刚开始好了很多。

    鲁尔大哥见我如此安排,也就不再坚持。

    没有人察觉到他当时的情绪变化,后来我回想当时的场景时可以感到,赫斯鲁尔明显比刚开始焦躁了很多。

    谁也不会想到在我家清风泽商队尽忠职守几十年的老赫斯鲁尔,尽然能干出卖主求荣的事情来,况且我爷爷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真是人心似海,难以揣度啊!

    古兰朵把我送给亚米卡的五匹吴地薄羽蝉丝用棉布包好,放在了随身携带的锦囊之中。

    然后与兰顿、沙米汉一起,把我们送出了安条克城邦的南门之外,大伙才挥手依依惜别。

    我们四人一路无语,沿着罗马国南下的驰道向耶路撒冷圣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五十里外的一条长桥边上,照例是通关纳税的哨卡。

    长桥的对岸,赫斯鲁尔所言骑士堡的管家大人与十来位亲兵早已在那边等候多时了。

    不过没有多少客套和欢迎之礼,隐隐中还带有丝丝的杀气,因为这些人全是身披轻甲、腰挎短剑、手指盾牌长戈的罗马剑士模样。

    但一直到这时候,我对赫斯鲁尔大哥还没有丝毫的戒备,认为这只是安东尼奥将军大人为我们所准备的特殊礼仪。

    越往南去沿途的景致也愈加的荒芜苍凉了起来,下午在一处石山古堡简单用餐之后,我们换乘了驿站提供的快马,自家的坐骑临时寄养于驿站之中,等返程时再来这边领取。

    石山古堡之后,放眼所及之处便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海,与我们的西域大漠很是相像,连一旁的大海也变成了乌墨一般的颜色,不似安条克海滩的那般蔚蓝。

    如此马不停蹄,五百多里的路途我们短短一日便跑了下来。

    这是一个没有月色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惊涛拍打着海岸发出了瘆人的咆哮之声。

    前方出现了一片灯火,和几幢鬼影一般的城堡,赫斯鲁尔告诉我骑士堡到了。

    “鲁尔大哥,安东尼奥夫人怎么住在如此闭塞的地方?”

    在古堡前面的广场上蹬鞍下马,有军士前来接走我们的马匹。

    “骑士堡是一处关卡要塞,与你们东土的玉门关、阳关差不多,只有驻军没有人家!不过这边白天的景致还不错!少主,你们请随我来!”

    赫斯鲁尔热情的解释道,黑暗中秦冲谨慎的拉了拉我的胳膊,我浑身的寒毛几乎都立了起来。

    这个老鲁尔不会把我们带到鬼门关里来了吧!与他的家乡人一起给我们下了个天大的套子。

    周围隐隐绰绰的都是罗马军士的身影,如今再想后退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待机而动了。

    或许是我太过敏感,任何地方的黑夜都是这样的。

    “少主我们快到了,将军府就在前面!”赫斯鲁尔依旧走在前面带路,很热心的为我做着介绍。

    就在这时,一张铁网忽然从天而降,把我和秦冲、刘真儿三人牢牢套在了里面动弹不得。

    “鲁尔!老鲁尔!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曾亏待与你。为啥要如此待我们!”

    被欺骗的屈辱感瞬间令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任我如何的咒骂现在已经无济于事,赫斯鲁尔早已不见踪影。

    我们三人被十几位蜂拥而上的罗马军士瞬间困了个结结实实,身在网中没有了任何招架之力。

    从未见过如此阵势的刘真儿尽然吓得“呜呜”大哭了起来。

    “少主,这是怎么回事啊?少主!我不想死啊!”

    “少主!这个老鲁尔编故事骗了你,我们上当了!”秦冲倒时十分的冷静,贼溜溜的环视着四周希望能够想出逃生之策。

    我瘫坐在冰冷的石条上,反绑的双手钻心一般的疼痛,眼前的一切让我如坠入了万丈冰窟一般,每个毛孔都透着冷气。

    不长时间,几个罗马军士连抬带拉的把我们牵入了一个有灯火的房间。

    赫斯鲁尔已经换了副面孔站在了那儿,坐在他一边的罗马将军应该就是他所说的安东尼奥大人了。

    “鲁尔!你为啥样这样待我们!我哪点亏待了你!为什么!”我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恨不能冲向前去,把这个恶魔一刀劈为两段,怎奈手脚已被铁链困死,一点也动弹不得。

    “金城少主,我鲁尔得罪啦!呵呵!说实话,你与老爷都不曾亏待与我!但身为罗马国的自由民,眼见外邦人士在帝国境内盗画密图,就不能不如实向将军大人回报此事!”

    赫斯鲁尔光明堂皇道,让人望之作呕,这还是我几个月来尊敬有加的鲁尔大哥吗?

    “老鲁尔,你为啥在贝罗埃亚城、安条克城不去告密,非要把我们骗到这个地方来!看在多年一起同生共死的老伙计的份上,你这么做太不地道了鲁尔!”

    秦冲满脸的不解之色,他也自思与鲁尔这个老伙计在江湖路上从来都没啥恩怨,又要害了我等性命。

    因此相比较我与刘真儿,秦冲要镇定许多。

    “我也不想这么做啊!可你们中土有句古话说得好,叫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安东尼奥大人答应我事成之后,分我三千金币并委任我做迦南行省柴克山地的领主!而在安条克或贝罗埃亚,我一个铜子也不得到!”

    赫斯鲁尔哈哈笑道,如实说出了他设下此套陷害我们的主要原因。

    看来自从进入罗马国的境内,这个老鲁尔把我当作奇货可居、待价而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鲁尔,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少主能把在那一万个金币交出来,你的这位安东尼奥大人就会放了我们,是这个意思吧?”

    刘真儿从赫斯鲁尔的言语里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讨好的问道。

    “我以耶稣之名起誓,只要明日安东尼奥大人拿到了那袋金币,我不但会请求他放了你们,还会赠送足够的盘缠给诸位!”

    赫斯鲁尔庄重的指天发誓道,这一点点的真诚我到时不太怀疑。

    毕竟我们与他之间既没有杀父之仇,也没有夺妻之恨,他没有必要斩尽杀绝,自毁阴德。

    “少主,钱都给他吧!你家也不缺这几个钱财,我们大伙保命要紧!”听说还有生的希望,刘真儿赶紧向我哀求道。

    对方如果只是求财那就好办了,我一直绝望的内心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钱袋在古兰朵那儿,这你也知道!”

    赫斯鲁尔这个卑鄙的小人,我现在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这一点我们将军大人都已安排好啦!明日上午古兰朵小姐她们三人便会到达骑士堡与你们会合,交完赎金后立马放人,从此我们分道扬镳,各不相欠!”

    赫斯鲁尔狰狞的笑道,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鲁尔,你就不怕这位安东尼奥将军把你也一块干掉,独吞了那袋金币?毕竟在这迦南行省的户籍名册上,你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安东尼奥将军大人听不懂我们的语言,一直手按长剑站在一边看着我们的交流,大有随时准备拔剑而出,把我们这些猎物斩杀于脚下的架势。

    “易少主还是自求多福吧!祈求你们的佛祖保佑古兰朵她们明日能够按时到达这儿,呵呵!今晚就委屈三位啦!”

    言罢,赫斯鲁尔向他的新主人深鞠一躬,说了些我们听不懂的罗马官话。

    但见那位将军向四下的军士挥了下手,马上有士兵上前打开了我们手上的枷锁。

    少顷,赫斯鲁尔陪着他的罗马将军走出了房间,士兵们也撤走了灯火。

    但听啪嗒一声巨响,牢房的大门被紧紧的锁死了,只留下饥肠辘辘的我们三人在黑暗中苦苦挣扎。

    我隐隐中感觉招古兰朵、沙米汉、兰顿他们三人前来送钱赎人,又是这位安东尼奥大人与赫斯鲁尔联合设下的另一个陷阱。

  http://www.biqudiao.com/27/27359/14375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