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佛系商途 > 第一卷 阳关东去 第六十四章 上林冬猎

第一卷 阳关东去 第六十四章 上林冬猎

    回到长安的第二日,洛城邮驿来了一批发往东海诸郡的急件,不日就要启程送达。

    前几日那场早来的暴雪,把那些跑长差的总站伙计都堵在了外地,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因此,刚刚回长安休整不足半月的上官燕喜,不得不披挂上阵,亲自接下了这单送邮的差事。

    山遥路远,来回足足需要一个多月的行程。

    当燕喜小姐满脸遗憾的过来和我们辞行时,我很是诧异,但也无可奈何。

    洛城邮驿就是做这门生意的,既然开门迎客,什么样的邮件都要接送。

    而且原本就是一单很平常的业务,如果不是这场暴雪,根本也不会轮到她这位西域楼兰总站的女主,去干长途送邮的活计。

    真是天不遂人愿啊!

    前日从陇上塬归来,我慨叹辛老先生收养弃儿的壮举之时,上官燕喜告诫我在商言商。

    她说行商也是一种无需出世的修行和善举,就如她家洛城邮驿这般的生意,每一次跑单她都会被深深的感动。

    白发苍苍的老者收到万里之外子女兄弟报平安的家书,或者年轻女子收到戍边的夫君寄回的书信钱物,那种呼天抢地的狂喜之情,是万金也难以买到的。

    所以但凡有急件到站,务求及时送达,哪怕相隔万水千山。

    “易兄,新春除夕之前我肯定能够赶回,陪诸位戏酒赏灯!长安繁华之地,易兄切不可见异思迁,忘了燕喜啊!”

    上官燕喜是在出邮途中路过客栈,来与我们临时告别的,一身行者的打扮,马背之上洛城邮驿的风旗在寒风中飒飒作响。

    “燕喜小姐,我陪你去吧!反正我家商队暂时还不会离开长安,和你搭伴上路也好有个照应。”

    我真诚的关切道,一个小女子上路途中遇到歹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多谢易兄,我们邮商有邮商的规矩,送邮途中不可与外人随行!告辞啦!”

    上官燕喜言毕,英气逼人般的跨上了马背,左手还牵了一匹替换之用的凉州乌青,和平日里见到的那位委婉动人的汉家小女简直判如两人。

    挥手道别之后,燕喜小姐的坐骑“嗒嗒嗒”一路小跑着向东门方向而去,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伙计结账!”

    我无比失落的返回店里对着店家喊道,没有上官燕喜的长安城于我而言,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了。

    “少主,桂、桂之坊的兰、兰姑娘她们不是约好了今晚过来吗?少主,我、我们再在这待一晚吧!”

    看到我要退房,锅盔刘面红耳赤的急道。

    “带来的银钱全部花光了,要住你们自个掏腰包,我可不想让爷爷拿钱来赎我们!”

    我有点愤懑的上前去了,这个锅盔刘,都啥时候了还想着他的兰姑娘!

    秦冲与老汉比锅盔要灵光了很多,在我与店家结账的功夫,已经把我们随身带来的衣物、马匹坐骑全都备好了。

    四人出了客栈过厨门,沿着渭水南岸的坡道,向终南山易寨的方向疾驰而去。

    时间已过晌午,晴空万里,冬阳暖暖的照着四野。

    从长安城西墙一直延伸到终南山北麓的这片山岗林地,谓之“上林苑”,是昔时皇家的休闲狩猎之地。

    历经汉末百十年的天下祸乱之后,早已荒废,成了寻常百姓人家的结伴郊游之所。

    正值雪后暖冬的天气,沿途不时遇见三五成群、从长安城里出来的马队,在林中河畔野营围猎,弓羽的呜呜之声响彻耳畔。

    “少主,回头我们也准备准备,去山中打猎!秦岭终南山这一带的野猪、黑熊甚多,这个季节也最为肥硕,猎上一头够我们全队的人吃上好多天!”

    锅盔刘终于不再提他的兰姑娘了,打马上前来讨好的建议道。

    “对啊少主,留在寨中的伙计们可能早就上山啦!往年每次在长安滞留期间我们最大的消遣就是狩猎!老汉,你前年不是还射杀过一头麋鹿吗!四百多斤好家伙,我们几个人抬回来的!”秦冲听罢开心的嚷嚷道。

    “可不是!那段时间的麋鹿汤可是大补啊,喝得人直流鼻血!哈哈!”说起当年的壮举,后边的沙米汉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啊!明日我们就上山,带上盐巴、帐篷、干粮,鲜新的猎物在野外烧烤着吃那才叫畅快!”

    众人关于狩猎的建议,把我的兴致一下子勾了起来。

    每年秋季在于阗国昆仑猎场上纵马捕猎黄羊的场景,一下子跃入了眼帘,还有当年查理叔叔月光下大漠边上的烧烤舞会

    青春少年就是好啊!刚才还在为上官燕喜的离去而闷闷不乐,现在又有了山中狩猎这种新的玩耍之法,心中的郁闷也顿时荡然无存。

    正如秦冲所言,当我们回到易寨时,爷爷他们在长安城中应酬还没有归来,除了晚间准备饭食、照看牲口的留守伙计,所有人差不多倾巢而出打猎去了。

    餐堂外背阳的墙壁之上,已经有了十来只大小不等的猎物,被剥皮清肚之后,光脱脱的晾在那儿。

    野兔、肥獾、麋鹿,不一而足。

    这才仅仅是雪后三天来的战利品,照这个速度下去,接下来全寨的肉食不仅完全可以自理,连明年上路的肉干也可以备好。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赶紧回屋把桑弓羽箭取了出来,以备明日使用。

    不长时间,寨外人声鼎沸了起来,狩猎的伙计纷纷踏着夕阳的余晖,凯旋归来了。

    今日最大的战果是一头野猪,还有几只野兔之类的小物。

    和众伙计热情拥抱互致问候之后,我取出了从长安西市带回的糕点让大伙品尝。

    秦冲、锅盔刘、沙米汉三日已毛遂自荐的做起了屠工,把野猪在场地外河边的吊杆上挂了起来,准备对它开膛破肚、剥皮卸骨了。

    寨中大厨听了我的建议,在寨前的场地上架起了一堆木柴。

    今日的晚宴大菜是篝火烧烤野猪肉,外加猪骨高汤和粟米饭的主食。

    美中不足之处是上官燕喜不在现场,否则她给大伙献上一曲《凤求凰》的汉赋古歌,那该是何等的快乐之事。

    我甚至有了一种把桂之坊的几位歌女姐姐们,请回易寨来给大伙助兴的遐想。

    但知道此事只可假想,决不可为之。

    第二日起床后,我们四人早早的备好了弓箭、鞍马、进山的干粮还有帐篷地毡等物,随着大伙离开易寨,向终南山和上林苑相交的山林河谷地带进发了。

    也终于感到在上林苑中狩猎,远远没有老家于阗国昆仑大山下的千里荒漠之中纵马驰骋、猎杀飞禽走兽来的痛快。

    山高林密,坐骑无法奔走,视野不够开阔。而且发现猎物之后,稍稍停滞猎物就会钻入密林之中不见了踪迹。

    所以秦岭山间的猎户,没有几个像我们这般骑马进山的。

    都是牵上几头黄犬、带上几副挖坑下套的木夹、竹钉,嗅着野兽的粪便踪迹,找到熊虎野猪的藏身之处。

    然后采用守株待兔之法,躲在大石或者古木的后面,静待猎物的出现,突然出击一箭毙命。

    如此狩猎,山中猎户们用来聊以谋生换取米盐衣物还算清闲。

    但对于如我这般消磨时日,娱乐为上的异乡来客而言,此等的狩猎太过憋屈。

    为了品尝这山间的野味,还不如去长安的西市,啥样的山珍都有,一两银钱就可以买上一整条的野猪。

    所以尽管每次进山的时候,众伙计都如当年皇家狩猎的那样,从四面八方出击,把野物赶到草低林疏的山间阡陌农田之中供我射杀。

    但这样的玩法太过无趣,我本人的箭法又不怎么娴熟,好几次到嘴的猎物都让我弄丢了。

    感觉很是不好意思,辜负了大伙的一片期望。

    因此三日之后,出门狩猎之事还是按原来的规矩,有当值的老伙计带队安排。

    我则和秦冲、沙米汉、锅盔刘三人在上林苑这座昔日的帝王园林之中,整日的游山玩水了起来。

    我们顺着林中的古道,用了十几日的时间,玩遍了整个上林苑的12宫、35观、36苑。

    尽管这些秦汉时期的宫阙楼台,早已成了一堆堆的废墟,但在这些砖石瓦当的碎片之中登高怀古,也别有一番滋味。

    不禁想起了老先生讲述的太史公《史记》中的“黄犬之叹”来。

    当年秦国宰相李斯父子被腰斩与咸阳街头时,曾无望的对子慨叹道:“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繁华之后的落寞,盛极之后的悲凉,莫过于此。

  http://www.biqudiao.com/27/27359/12147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