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天神捕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药君的家事

第六百六十四章 药君的家事

    “你让我好生想想。”李汪海表情特别的凝重,毕竟,九幽药君也是个秘密,李汪海可是不敢随便的泄密。

    不然,将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对了,听说你刚破了陈桥大案?”良久,李汪海突然又问道。

    “嗯,这事传得相当快啊,都到五绝药宫了?”萧七月点了点头。

    “那倒不是,刚好我的弟子从宋国回来,所以,我才知道这事儿的。”李汪海摇了摇头,道,“二百多年前,九幽药君其实还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非常正派的药师。

    而且,天赋奇才,一出生时天上霞云凝成的居然是一株‘阴阳参王’,这可是一代药道大师降生的天兆。

    后来不久,他就给一个神秘人物带走了。

    从此后,药君的药业步步高升,十二岁的时候就通过了六品药师考核,二十岁成为天下最年轻的七品药。”

    刚讲到这里,李汪海看了萧七月一眼,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把你这奇才给忘了,你的药道天份不输给他的。”

    “无妨,你继续说。”萧七月摆了摆手。

    “这就要讲到他的母亲‘姜霞’,传说是‘烈山氏族人’。

    在九幽药君四十岁,刚拿到九品药师证书的那一天,正在家中设宴款待宾客。

    不过,发生了极为不幸的事。他的母亲姜霞居然被人毒死了。

    这对他来讲,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好像对手就是为了煽他这个天才耳。

    为此,九幽药君气疯了。

    醒过后就有些神智不清,而且,发誓要找到凶手。

    所以,他改学毒药,专门研究毒业。

    就是想找到杀母之凶手,只不过,一百多年过去了,药君已经成为了一代药道大师,堪称毒王。

    但是,母亲之仇还是未能报。”李汪海意有所指。

    “你的意思叫我去试试破案?”萧七月明白了。

    “这事很难,要知道,此案六扇门的高手都出动过,不过,最终还是成了未解之谜。

    当年,六扇门的捕王项东就去过,不过,还是没找到头绪。

    结果,九幽药君大概是受了刺激,突然发狂了,居然干了项东一巴掌,为此,捕王回家趟了十年。

    直到现在,还落下了病根。”李汪海道。

    “你现在处境好像有些不妙。”萧七月也就不再问了,毕竟,李汪海知道得有限。

    这事,不如直接问捕王还好。当然,萧七月也不想凭白的欠别人人情。

    “唉……有什么办法,世人都知道,我跟范征不对付,也得挪窝了。不过,这窝哪有哪般好挪的。这五绝药宫我住了几十年了,故土难离啊。”李汪海叹了口气。

    “呵呵,这事也不能就此绝对了。”萧七月笑了笑。

    “没用了,大局已定。过段时间,药盟的任命书一到,金老走人,范征上位,这是谁也更改不了的事实。”李汪海摇了摇头,一脸苦涩。

    “范征上位,一个是金老的推荐,不过,药盟肯定有什么靠山是不是?”萧七月问道。

    “欧原!此人也是位九品药师,地位不输给端大师。”李汪海道。

    “他们有亲戚?”萧七月问道。

    “没有,不过,欧原是他师尊,虽说范征只是一个记名弟子。但是,终究是自己人。”李汪海道。

    “我知道了。”萧七月点了点头,这个欧原,极有可能也是器王欧非子家族族人。

    因为,萧七月在范征身上居然意外的发现了武林令。

    既然是这样,萧七月打算今后有机会把这两个家伙一锅端了。

    尔后,萧七月拜访了金老。

    发现金老身旁侍立着一个温婉可人的女子,长相跟范征有一些相似,大概就是范征的女儿范香了。

    不过,此女并不像刘锐所说的**。

    不光不骚,而且,看上去清纯可人,难怪金老这位一百多岁的‘老人’了居然还动春心。

    “呵呵,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饶舌范香什么?”金老老道得很,一眼就看穿了萧七月的心思。

    “嗯,不过,我想,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萧七月笑了笑,倒也坦然的认了。

    “世上事,若是两情长远,又岂再乎年龄之差距?更何况,作为药师,年龄对我们更不是什么问题的了。”金老指的是武道手段以及丹药保养肉身。

    他虽说一百多岁了,但看上去就五十出头左右。

    “年龄虽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不过,金老,假如,我是指假如。”萧七月话讲了一半。

    “你直接说就是,我一大把年纪了不容易生气的。”金老一摸颌下胡须,坦然笑道。

    “那行,假如金老没有现在的地位跟能力呢?假如金老不是要高升,而范老正需要这个位置呢?”萧七月决定恶心一下这个有些自信过了头的老头子。

    就是没有效果,但必将在金老的心里埋下祸根,如芒刺在背。

    因为,萧七月能看得出来,范香很得宠。

    对于五绝药宫候任者人选,金老有很大的话语权,而药盟也会尊重上任宫主的推荐。

    不过,萧七月并没有从范香身上发现幽兰草的痕迹。

    “呵呵呵,天下皆为利。无利不起早,就是情字来说,又何尝不掺杂‘利益’?你我皆是凡人,焉能脱俗?”金老冷笑三声。

    人气都竖了起来,变得冰冷冰冷的盯着萧七月。

    看来,自己‘埋刺’的计划已经成功。金老,对自己上火了。

    “那我得恭喜金老你了,居然如此豁达开朗,倒是我有些着相了。”萧七月一脸不好意思。

    对于这个老家伙,萧七月一点好感没有。

    当年楚国皇族要朝着自己下手,这家伙作为药宫宫主,不但不帮衬着作为下属的自己,而且,居然睁着眼默许了楚江山对自己的追杀。

    也不晓得这老家伙从楚江山处捞到了多少好处?

    “着相不着相倒是无所谓,你我,只是观念不同罢了。不过,年轻人,我想提醒你。有些时候,飞得越高,跌得越惨。就拿我们五绝药宫管理的这一带区域来说,其实,八大药宫之中,我们的区域实力垫底。”金老微摇了摇头,有些老气横秋模样。

    在金老眼中,你萧七月无非就是破案能力突出,就是青龙榜上排名如此高位也绝大部分跟这方面能力有关系。

    更何况,你一个才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难道还能超越自己?

    更何况,自己一进入药盟就担当了一个重要的职位。

    你萧七月虽说是药盟新晋的内门长老,但是,只是一个虚衔的身份而已,在药盟之中既无职也无权,就是在药盟长老排名之中也比自己低得多。

    

  http://www.biqudiao.com/0/9/148188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