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爸戏精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给钱不如花钱

第四百二十九章 给钱不如花钱

    做工作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还有一个,教育群众。

    人民群众当中也是有坏人的!

    关荫没把人想的太好,虽然不至于想的太坏。

    剧组遇到这种情况,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当初来选定地方的时候,大胡子就尤其说过这个,这里的人不好勇斗狠,但也不一杠子打不出一点声响,属于蔫儿蔫把黑手就给你下到身上的那种。

    他不担心。

    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他有那个底气,有的是和群众斗智斗勇的机会,而且这还不亏心。这种事情,遇到顺手帮着给解决了,推动一下人民群众往好日子奔的事情,那是他很乐意做的。

    但在做事情之前,先把屋子打扫干净再说。

    省里俩领导本来气的不行,一看这人装模作样过来添油加柴,面面相觑之下,均看到对方眼里的意思:“这货真是个惹事精啊,别人告黑状生怕人看出来,这人告黑状生怕人看不出来,怎么就遇上这么个人了呢?”

    想想几个小时前握手寒暄时候,这家伙表现的跟个老油条似的,嘻嘻哈哈就把他们代表省里提出来的要求给化解了,再看看现在公然来告黑状,俩大头头都有一种看到一个假关某人的错觉。

    艺术家是脆弱的?

    你要说别人,那我们或许信,但对你绝对不信!

    你脆弱,你把炮派打成狗,你把人家伯爵拉下马到现在据说还没恢复精神,你网上骂这个骂那个不够,据说还差点把人贩子给打死,你脆弱?

    “小关啊,事情够多的了,咱就别再添乱了。”三头领下车,看看感觉气氛不对,有点往后退缩,但还是没离开的一帮老人,很客气地问,“这件事,你看怎么解决?”

    你可拉倒吧,想让我别给你们先宣传出去就明说。

    “哎呀,领导在这,我没啥意见,领导说了算。”关荫耍滑头,话锋一转,很唏嘘,“扶贫扶成这样,人才啊,但是在县城绝对看不出问题!”

    嗯?

    好话坏话?

    关荫看两眼对他怒目而视的几个县领导,笑嘻嘻地道:“办公楼号称小白宫,广场号称小天坛,啧啧,胜景,美不胜收啊。”

    县里的几个人立马围过来,试图把关荫跟俩大领导给隔开。

    关荫眼睛一瞪:“你来推我一下试试,打不死你。”

    这人横,动手肯定不行。

    大头头敷衍:“还是赶紧去剧组吧,我们把群众赶走就是了。”

    这动手可不行,这还有部队上的人跟着了,附近就有一个工兵营,要不然,杀人抛尸什么的……

    呃,那也不敢。

    关荫往车盖上一蹲,笑道:“那着什么急,我们是为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享受服务的,精神文化享受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们也看看,看看新时代的县政府是怎么个赶走群众的。对了,村里说话算话的去哪了?村长啊,扶贫干部啊,驻村干部啊,怎么一个都没见?”

    县里的四号部门二头领真想动手,可看看这群人,哪一个是他敢动手的?

    算了,算了,先把人哄走,只要人离开这,怎么办就由咱们说了算,回头想办法再找这帮人的麻烦。

    关荫是啥人,哪可能被哄走,装腔作势道:“这么离开可不行啊,回头回帝都,去公安总部跟人张部长汇报,说我们的任务失败了,那人家得问,你是干啥吃的,咋就失败了呢?我没法回答嘛,难道让我说,当地扶贫出了大问题,为了不影响人家内部处理,也担心回头被当官的报复,我们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对付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打倒在地,再狠狠地踩上两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要不然,东郭先生的故事可讲了两千年了,难不成让咱新时代再出个著名的东郭先生?

    刚刚有点想先把这些文艺界的人哄走再自己内部处理的俩大领导一听,明白了。

    是啊,这小子不仅仅是来拍电影的,还是给公安总部搞献礼的,公安总部张毅部长可交待过了,省厅必须无条件配合:“这是为百千英烈做宣传的好事,大好事,要是谁在这件事上给我带着私心,还想赚点好处,捞点钱财,总部去找监察总部。”

    更何况,这还有军方的参与,先不说那么高,副大战区级别的邱司令员可在那盯着呢,省里还有个高政委派了人跟了下来。

    把人哄走?

    人不走,你轰一下试试。

    那片场是搭建完成了,可人家能拆,人工费耽误下来,非让你当地给人家赔偿,要不然,以后谁还会跑到你这地方来给你做宣传?

    这可是建设旅游强省的好机会,两位天后在那,如果能做好工作,请人家做一下形象代言人,那得节省多少事儿?

    三头领开玩笑地半带埋怨说:“小关看来对扶贫工作很有意见嘛,你是帝国子爵,也对民间生活比较了解,要不,我们这个贫困大省邀请你来担任一下农村扶贫工作总设计师?”

    关荫抠两下下巴,总设计师?

    这个不行,没那么大本事,也没那么大影响力。

    不过,要说提提意见,那我还真会。

    只不过,你们肯听?

    一看这家伙还真要白话白话,四头领索性也跳上车盖坐下,摆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三头领一笑,一个演员,哪懂什么扶贫工作,那可牵涉到方方面面了,光经济上的事情就是一个大工程,从规划到实施,还有一个人的因素在那摆着呢,说白了,扶贫扶贫,扶的是贫,也要人去扶贫,你对体制内的方方面面不了解,你还怎么扶贫?简单的一个例子,这件事你是交给哪方面去做?现如今,社会上可有很大的一个声音,说要把扶贫工作交给市场去解决。

    关荫在原时空可参与过扶贫,原时空的南海,扶贫工作难度不比别的地方小,他那个小公司可被统带到扶贫工作中去的,别的不会,因地制宜四个字,关荫还是能把握住的。

    “要我看,扶贫工作就两个问题,一个是人的问题,这个放在后头说,先说第二个问题。”关荫侃侃而谈,“本省的扶贫工作,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转瓦工抹墙,墙是不是结实不管,只要表面好看就行。每年几十个亿的资金,对一个贫困大省来说那就是一大笔资金,数据做的很漂亮,似乎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实际上钱落哪去了,没人问,没有追问问责制度。”

    这可不是他多管闲事,短期来说,把靠扶贫喂肥了的当地一帮官僚给抓进去,这能保证剧组的正常运转不被打扰,而从长远来看,脱贫致富的群众,在文化生活方面的消费必然大大提高。

    要不然,就这种烂人,关荫愿意管才怪,爱死哪死哪去,我又不是皇上,哪能管得了千家万户啊?

    这话一说,俩大领导神色顿时郑重起来,听起来,这小子还真不是无的放矢啊。

    “那我们得好好请教一下,你给这个县出个脱贫的好办法,就说那个什么,那个转瓦工抹墙的事情,这个比喻,现在看起来是很形象的,数据做的很好,但效果怎么样,我们已经看到了。”

    县里的大头头连忙辩解:“这就是个不可避免的……”

    “闭嘴。”三头领皱眉呵斥,“下去,等待组织处理。”

    秘书给他拿来手机,上头搜出了当地的“小白宫”“小天坛”,上头没有批一分钱的拨款,他们哪来钱盖那么奢侈的办公楼?

    必然出在扶贫专项资金上。

    关荫嘲讽道:“这个问题是意外,那个问题是偶然,奇了怪了,百分之百的问题,百分之百的偶然,偶然就那么容易出现?省省吧,但凡偶然事件,自有必然因果——我接着说我的吧,一点个人看法,能用则用,不能用拉倒,反正也影响不到你们的扶贫计划不是?”

    四头领道:“先听听再说,能用必然要用。”

    “本县地处边境,自然风光足够优美,这里距离号称人间天堂的旅游景区可不远,距离春城也没多远,每年大量来游玩的,甚至长时间客居本省的游客怎么就没吸引过来?且不说新开发多少游客,能从别的地方再发展一批游客过来在这边游玩,就够当地人发家致富的了,经济发展是个配套系统,不是说游客来花了一千块钱,那一千块钱就落直接跟游客有过生意往来的商人手里了,最后还是会循环流通在当地社会。”关荫掐着手指给算了一下,“在我看来,问题就一个,路不好。”

    那么美的自然风光,多的是愿意来玩的游客,可你交通问题不解决,人怎么来?游客不来,商人就不会过来,无商不富,没有把商业做起来,一个地方还怎么发展?

    “就拿我们剧组来说吧,我们每天买菜的钱,当地恐怕没留下吧?不是存银行,就是拿到外地去消费了,那对本地能有什么促进作用?”关荫点着脑瓜子,他还有长篇大论要说呢。

    “基础建设的确要跟上去。”四头领狠狠挖了县里那群人两眼,转过头问,“招商引资恐怕不容易啊,你有好办法没有?”

    关荫乐了:“领导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一个风景秀美的旅游城市,游客大量增加,你还用得着去招商引资?商人带着资本,全跟着游客过来了。总结起来,其实就一句话,给钱不如花钱,直接给老百姓钱,能不能落到老百姓手里都不一定,何谈怎么花?花钱也分俩部分,一是基础建设,二是扶持贫困群众自力更生,要不然,等靠要得害死决策者,闹不好,这可是边境,要发生大规模群众行动,那可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好了好了,你别往下说了,咱们不乌鸦嘴,不要乌鸦嘴,就说解决办法。看书还要自己找最新章节?你OUT了,微信关注  美女小编帮你找书!当真是看书撩妹两不误!

    

  http://www.biqudiao.com/0/48/99093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