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爸戏精 >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又是不务正业的一天!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又是不务正业的一天!

    日光略昏暗。

    关荫换上一身阴沉的衣服。

    比起刚才的那套略显明媚的朝服,他这次穿的近乎便装。

    但这身便装出现在朝堂则会显得更加压抑。

    关荫展开双臂,他没从状态中走出来呢。

    红色的略微暗点的暗花长袍,外头套上一件黑色大氅。

    “腰带。”关荫自己昂起下巴整理衣领而后伸手。

    化妆师心里凛然不敢怠慢立即送上腰带。

    关荫不转身从肩膀上回头一看。

    化妆师吓得手一发抖差点跪下。

    她仿佛看到一头轻回头的猛虎。

    不!

    那是一头回首凝望的怒龙。

    小姐姐低着头不自觉地小碎步过来,接过腰带连忙系上。

    她这时的状态倒让胡枚眼睛一亮。

    这才是她要的演员!

    “下一部拍《贞观王朝》必须用小梁!”胡枚对水媚有一些不满。

    这个时候如果稍微有点状态就应该学小梁啊。

    胡枚的小抱怨没敢说。

    关荫活动了一下脖子,一把提起放在旁边的长剑走了出去。

    这一次给他搭戏的有十多老戏骨了。

    长剑压在书案上,关荫打破传统的跪坐方式选择比较轻松的斜靠着坐。

    临时扮演卫青的老戏骨连忙低下头。

    关荫居高临下看一眼面前诸臣,嘴皮子轻轻一扯,原本都粘在一起的嘴皮重重地扯开。

    胡枚差点忍不住高喝一声采:“好!”

    这个形象足够霸道,但嘴皮上的戏足够体现汉武大帝的谨慎。

    她坐在监控器后面,紧盯着在场所有演员的表现。

    她要把这段视频剪辑精彩发到网上。

    们该看看什么才叫演员!

    可她不懂关荫的状态为什么会这么好呢。

    景姐姐在旁边看着监控器,轻声提醒了一下。

    关荫的状态不是来自于随意猜测,他昨晚翻了地图今早看了当时的资料。

    可以说整个大汉朝前半段的地图和战力都在他心里,甚至把当时的兵力配备和战争形势都记在脑子里了。

    所以他对整个形势很掌握,他要做的就是把那种骄傲压下把肃杀提升上来。

    这恰好是他的强项,他可天天给世界地图和敌我形势分部地图相面着呢。

    胡枚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演员。

    现在们该知道人家是怎么当演员的吧?

    关荫一开口胡枚又震惊了。

    他和刚才的刚烈的年轻的声音完全不同了,这一次他宛如舌下含着核弹。

    气势!

    这应该就是凌厉的汉武大帝才有的气势。

    诸公低头不敢抬头目视,关荫很满意,彷佛摇头晃脑一般,在每一位臣工面前转了一圈,舌头轻轻一舔嘴皮,满面是桀骜,他开口道:“朕召们来,是要告诉们一个朕的重要的决定。”

    老戏骨们入戏,前头扮演李广的老戏骨既惊喜又不解地偏头抬起来。

    “朕已决定对匈奴开战。”关荫一手搭在座椅扶手上,在正对他的群臣后方的摄像机的眼里,他像一头靠着山岗睁开双目的猛虎。

    老戏骨们虽然穿着简单的服装,但明白此刻应该怎么演。

    诸将面色大喜互相对望,文臣之首韩安国小幅度猛抬头。

    采!

    胡枚已经确定这场戏怎么拍。

    就要让这些人用这个状态去拍。

    但她不满意的是老戏骨们的精神状态。

    他们完全凭着剧本去演。

    另外,他们被关荫的气势威慑住了。

    关荫盯着前排的每一个人看过去,他感觉自己就是汉武大帝。

    他脑海中深深烙印的“匈奴的”地图此刻换成了一切当面之敌。

    下令,六军出击剿灭一切敌人!

    他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到了使用们的时候了。”

    李广脸上横肉顿起:“陛下,您就说吧,怎么个打法?”

    有人说李广是个悲剧,也有人说李广养寇自重。

    这是胡说八道,只是李广对反击乃至全面反击的战法还真不熟悉。

    应该说他是一位被时代迅速丢弃的老将。

    关荫对这些祖先充满敬意。

    但他此刻是汉武大帝,他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扶手。

    他说:“朕决定,兵出四路,越过边境,主动地找匈奴打!”

    韩安国老迈身体挪动几下,他有些欲言又止。

    李广大喜:“好啊,长途奔袭,十几年来,我们早就等着这一天啦!”

    此时,扮演卫青的老戏骨两边看了几下。

    他也有一颗不安分的心,这颗心就叫杀敌立功名垂青史。

    关荫脑海中始终浮现着当时的敌我双方势力对比地图,他虎视群臣吩咐:“目前的形势是:匈奴右贤王一部已突入上毂,其前锋已深入我境内两百余里;据情报,匈奴大单于诸部,业已离开云中向南进发。朕的意思是,乘敌军高速向南运动后方空虚之机,我军实施一次长途奔袭,直捣匈奴后方的老窝。以我军一部,牵制匈奴人回防,这样,们就可以在匈奴境内,肆意行事。”

    刚开始讲解战术的时候,关荫是身体动作比较多。

    但最后一个“肆意行事”,彷佛一把上空扑来的斩马大刀。

    什么叫肆意行事?当然不是和草原舞载歌载舞饮酒作乐。

    这就叫惹了我我就让死无葬身之地。

    群臣之中文臣更加俯首,武将们却兴奋地低沉地呼喝了几声。

    这是不追究他们任何责任,只要消灭敌人就是好将军。

    镜头直接推到书案前面,关荫因为化妆戴头套眼睛往两边后斜方吊起。

    他给镜头前的人一个直观印象。

    这哪里还是他演过任何一个角色?

    这简直就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他冰冷地发出灭掉一切敌人的指令,彷佛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可今天到来的都是知道点大汉历史的人。

    汉武大帝一句“肆意行事”那是铁和血构成的杀伐。

    他眼睛里没有任何悲悯,只有十万铁骑马踏狼居胥山的无情。

    “诸位将军可否体察朕的用心?”关荫在这个台词上选择了改编。

    他稍微停顿几秒目视诸将。

    他就是要把汉武大帝杀伐无情的决心传达清楚。

    将军们低下头不敢有一句言语。

    “朕总的意思就是,要把我们历来对匈奴的防御守备作战战法,转为寻找匈奴主力,主动予以打击的攻势作战战法。这个想法,朕已经考虑很久了,也早已准备了好几年。所以们这次出击,不用重车,朕会给们全部配备骑兵,口粮饮水也用马驼,轻装简从,”关荫想到如今的战法,尤其是他全力负责的舆论战场上的战法,轻笑出声但落地有声地道,“其实这也是匈奴历来的战法,朕就是想告诉们在快速运动中抓住敌人,给朕狠狠地打!”

    这一段近乎独角戏的镜头,足够让所有竞争者迎难而退。

    汉武大帝点起四员大将,又要每个人述说自己的看法。

    这一段关荫的肢体语言多了起来。

    他既满意又挑剔地选择着自己的将军们,又考察着他们的战术战法。

    但这一段也表现汉武大帝的霸道。

    他启用从未上过战场的卫青,任何人都不要有一个字的意见!

    “朕要警告们,此次之所以全线出击打的就是声势之仗,朕不在乎一兵一卒一城一池的得失,我汉室七十余年来,对匈奴屡战屡败以致士气蹉跎国威沦丧,这种局面,”关荫猛挥手要求将军们也要求自己,“从今以后必须彻底扭转,此战,朕就是要明明白白告诉世人跟匈奴人,”关荫高昂下巴凌厉宣布,“从此以后攻守异形了!”

    他虎视驾前所有臣僚将领,他几乎俯身在书案上空彷佛一头盘旋待击的老鹰。

    满面桀骜变成一抹森然微笑,他说:“寇可往,”而后声音有压不住但一定要压住的狂妄与铁血,他彷佛向四野怒喷出火焰的铁块,“我亦可往!”

    满堂寂静无一人大口喘气。

    这人一个人居高临下俯视着所有人,他彷佛一头盘旋在所有人头顶的怒龙。

    不!

    镜头里因为化妆和角度正中他看起来就是一头凌空向着匍匐在脚下的将军们和臣僚不容置喙地下令万物跪拜在他面前的巨龙。

    君王!

    这才是我汉家的万代称颂的霸世的君王!

    胡枚一口气提在嗓子眼里,她感觉这一段应该叫亢龙无悔。

    汉武大帝带着他的将军和士兵们用根本不回头的姿态,比破釜沉舟更壮怀激烈渲染了整个历史的霸道横扫八荒。

    她感觉这个人彷佛虚脱了一般有些亢奋也有些疲惫。

    她要宣布今天的试戏就结束。

    可摄像头却忠实地记录到关荫的表演。

    他缓缓往背靠上一依,左臂舒缓地搭放在上。

    他右手轻轻一挥,长袍大袖彷佛千军万马狂涌而出。

    但这无声的动作却收住了一路直冲九霄的巨龙。

    他的汉武大帝彷佛化作一座雕刻,与那座简单的椅子和历史一起永恒!

    呼——

    全场过了十几秒才有人轻吁一口浊气。

    小可爱压根没在乎介些,人家就看着爸爸教训辣么多人。

    “拍完惹?”一看大家都安静惹,爸爸都坐在上头好久惹,小可爱左右看看,眨眨眼举起小手手,人家觉着要鼓励爸爸,于是就很高兴地拍手手惹。

    小可爱的掌声打破了凝固了一样的气氛。

    胡枚从最后一个肢体语言回过神儿。

    “把汉武大帝复活了我也不考虑换这演员。”

    这一句话宣布整个剧组搭建完成。

    这时,水媚彻底心服口服。

    啥叫神?他就觉着带头大哥这才叫神!

    可是……

    水媚忽然感觉有一点难受。

    那种感觉就好像那啥之后的那啥。

    她忽然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连忙转过头一看。

    谁?

    小姐姐已经小碎步往外跑了。

    干啥?

    水媚略一犹豫跟着也跑。

    得赶紧去放空一下,然后用清水擦下脸。

    要不然当着他老婆们的面儿,那种那啥感觉实在太尴尬。

    这要被人家误会以为咱真的要对那货做点啥或者联想跟那货做了点啥……

    不!

    联想是不行的!

    可是小姐姐也在那边啊!

    这要让她看到尴尬的状态,万一被她误会了怎么办呢?

    对了,这姐姐难不成还……

    小姐姐捞起两把冷水就往脸上拍,她反正就觉着那种感觉来的让她颤栗了!

    

  http://www.biqudiao.com/0/48/22316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