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正版修仙 > 第814章 取消婚事?

第814章 取消婚事?

    男的是楚浩然!

    而女的……却是自己未曾见过的人。

    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雪落霞心头莫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头仍是如千万把尖刀剜过,一瞬间,几乎痛的连呼吸都忘记。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啪啪?”

    苏闲的声音响在她的耳边,他同样凑了过来。

    雪落霞却瞬间仿佛被蛇咬了一口一般,猛然打了个冷颤,震惊的看着苏闲……脸上浮现浓浓的羞耻神色,忍不住转身向着远处跑开去。

    自己的未婚夫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或者说啪什么来着?

    这几乎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

    他竟践踏自己至如此地步。

    如此想着,她甚至连面对苏闲的勇气都没有,抽泣着向着远处跑去……

    而屋内。

    楚浩然犹还什么都不知道,仍然紧紧搂着怀中的女子,虽然触感有着些微的异样感觉,但他从未曾接触过薛袭人,哪里知道这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们非得做的这么绝情吗?”

    薛袭人悄悄自苏闲的背后出现,脸上带着些微不忍神色,望着雪落霞落荒而逃的身影,她明明什么都没做错,结果却反而必须要逃跑才行。

    “不然呢?”

    苏闲轻声叹道:“你出面引她过来,阴谋的感觉就太重了,而且……就算让雪落霞看清了楚浩然的本来面目,不致落入虎穴,但谁知道她日后会不会再埋怨你呢?所以我出面最好,让她无意间看到……嗯,她自己过来的,没人引她,所以自然也就无人可以知晓了。”

    “那现在的话……”

    “什么都不做,就等呗。”

    苏闲冷笑道:“接下来,就是看戏的时候了,走,咱们躲远点,这事可别牵扯到你的身上,毕竟于你清誉有损,这事咱们不搀和,后面到底怎么样,都跟咱们无关了。”

    “确实,我本来还当楚浩然是朋友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恶心,竟然……哼……”

    薛袭人愤怒的悄然关上了房门。

    然后……

    转身往外走去。

    她真是够够的了……如果不是为了让雪落霞看清楚楚浩然的真面目,她是真的想宰了他!

    而此时。

    雪落霞脸上满是泪水,心头更是委屈愧疚的难以用言语言说,爷爷用家传三代积攒的蜃海陨铁当作给自己作嫁妆,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个男人,自己心头本已经满是愧疚了,但想着日后若是能与浩然一起好好孝敬他老人家,也算是还了自己的恩情了。

    可谁知道……

    爷爷与爸爸如此的牺牲,竟然为自己换来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郎君!

    一想起这段时间里,爷爷时常长吁短叹,似乎颇有隐忧,自己只是喜悦,视而不见……可现在回想起来,他定然是早就知道楚浩然的真面目,只是碍于自己喜欢,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而已,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将家族的多年来收集的蜃海陨铁都给交了出去!

    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而已。

    她委屈的几乎哭出来……

    更多的,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自己的爷爷。

    冷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至于之前种种,都视而不见了。

    她脚步急切的奔向了大厅。

    她已经迫不及待……

    现在所有人都是自己的见证,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自己自然定不能再嫁他!必须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取消这个订婚仪式,自己接连两次取消婚礼不打紧,丢脸都无所谓,但家族的珍藏……不能因为自己而丢失。

    送出去,事后再讨要回来的话,那可就真的丢了大脸了。

    如此一想,她的脚步比之前更快了几分,甚至于连眼泪都顾不得擦。

    快步奔到了大厅里。

    里面推推杯交盏之声仍是不绝于耳,所有人脸上都满是兴奋神色。

    尤其是薛辛雷,这会儿正自紧紧搂着雪暗天的脖子哈哈大笑……

    可笑声才刚到一半。

    他望见眼角犹还有泪,气喘吁吁的雪落霞,脸上露出了错愕神色,霎时间须发皆张,喝道:“小霞,你怎么哭了,到底怎么回事,大喜日子的,谁欺负你了?”

    “什么?”

    其他人顺着薛辛雷的目光望去,正看到雪落霞眼角红肿,看来,分明是才刚刚哭过。

    未来的新娘子被人给欺负了?

    大厅里瞬间寂静下来……只是这寂静中,却分明带着几分冷冽。

    所有人脸上都带上了些微凶险神色。

    会来到此处,自然都是跟雪暗天有些关系,军队里的老兄弟,哪能容忍自己的后辈受了委屈?

    “没……没什么。”

    雪落霞吸了吸鼻子,带着重重的鼻音,慢慢走到雪暗天的身边,搂住他的胳膊,轻声道:“爷爷……这……这定亲仪式,还是取消吧。”

    “什么?这是为何?”

    楚天行惊道:“落霞,是不是浩然那小子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打死他。”

    “不……不是的。”

    雪落霞喏喏道:“只是……只是我感觉,蜃海陨铁是我雪家数代珍藏,怎可因为我一人而舍掉?之前心头便满是愧疚,而现在越想越是觉得不合适,我……爷爷,不可以牺牲咱们家的珍藏。”

    她抬头看向了雪暗天,轻声道:“爷爷,真的不值得为我牺牲到这地步。”

    “只是这样?”

    雪暗天脸上带着凝重神色,把手里的酒杯重重顿在桌上,嘭的一声,吓的雪落霞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低喝道:“小霞,你爷爷我还没死,你就敢这样欺瞒我了?到底是什么事……你哭过,突然又要取消婚礼,这不可能仅仅是因为蜃海陨铁,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爷爷从来都将你看的比蜃海陨铁更重!”

    “是不是袭人欺负你了?”

    薛辛雷须发皆涨,喝道:“如果是她的话,别担心,薛爷爷替你教训她!”

    “跟袭人没关系……跟她没关系的。”

    雪落霞哽咽着摇头。

    “那就是跟楚浩然有关了?”

    雪暗天狠狠的瞪了楚天行一眼,道:“跟爷爷说实话,小丫头片子,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你想骗老子,还早了十万年呢!”

    他太过了解自己这个性情柔弱的孙女了……

    知晓她定然是受到了欺负,不然,何至于甚至都顾不得周围这么多人,便明言要取消定亲。

    连订两次,连取消两次……对女儿家的打击,怕是天大!

    可她竟也全然顾不得了。

    

  http://www.biqudiao.com/0/24/16571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dia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iao.com